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世间最大的博物馆在民间

 2007-06-20

  随着古玩热的兴起,爱好收藏的队伍近年来极剧扩编。应需求而生,仿古造假也如影随形,使玩古者四面楚歌,如涉雷区,这是一个严酷的实际存在。专家告警:“某某瓷全世界存世只有多少多少件,都在那些那些博物馆。若想在市场上买真品,简直是异想天开!”“高手”也说:“想用几十元、几百元就想买个宝贝,简直是痴人说梦!”“真想真宝贝,买张门票去博物馆开开眼得了!”你提醒他警告,耳提面命,直若“世人昏昏他独醒”,业余收藏者队伍似乎全由傻子构成。

  民间真无宝么?通过对现实的分析以及本人的实践认为恰恰相反,余以为世间最大的博物馆正是民间。种种警告不能说毫无道理,但我认为过于偏激,可以说是对现实完全不了解的反映,是坐井观天也是自欺欺人。真品少,绝对是事实,多了能叫“宝”么?玩古者把去市场觅宝叫做“淘宝”即说明如沙里淘金,并非闭眼做傻梦。宝从何来,我想还是让事实说话:

  1.来自全民古玩意识的提高。长期以来,在民众中视宝无睹,根本无古玩意识,特别是“文革”,更是对文化的浩劫,那时的古玩叫“四旧”,是焚和毁的对象,见古如遇魔蝎,谁敢收存?在农田建设中挖出墓葬品,也一锨拍碎,大感晦气。小时候记得家中的古籍文献特别是中医书籍是以捆来计的,但早已荡然无存。现如今随着人们视野的开阔,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央视鉴宝之类的推波助澜,“乱世藏金,盛世玩古”的理念再度雀起,连乡村的农民也将家中旧货翻出,拿到央视求鉴价值几何,现在可以说是“天翻地覆”觅古董。

   2.来自“铲地皮客”。这类人大多来自农民,他们的强项是熟悉农村环境,能跑善跑,再偏僻的地方他们也能跑到,到农村挨门逐户问宝,地毯式搜索,行内人称这种觅宝方式为“铲地皮”。其弱点是对所获之物的实际价值知之甚少,对真假也认识有限,拿普品当宝贝或拿宝贝不当宝贝是常有的事,能不能从这里拣到“露儿”就是你知我知的事了。

   3.来自“铲子”。“洛阳铲”这个词在古玩行内应是大名鼎鼎,这种曾不齿于人的盗的技巧早已上了工程定额,可见铲的水平。玩铲者就叫“铲子”,从古到今,“铲子”生生不息,且大有后来人,能不能铲出宝贝,你自己想去,我知道“越王勾践剑”就是从洛阳流到海外又被国家花钱买回的,我觉得他们铲出的东西是不会送到博物馆去,也不会送给那些乱七八糟的专家去掌眼过目再作统计,专家只知道博物馆有什么,但能知道这些人经手的博物馆级的东西有多少么?专家说民间无真品,“铲子”们肯定在心里嘲笑其无知。听说一事:几个“铲子”发现一塘货,暗夜盗掘,没想到盗洞紧挨铁路,竖洞挖好,平洞也打成,快见宝时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恰遇一列火车驶过,列车巨大的震动造成洞穴塌方,铲子遭活埋,事后同伙悄然处理后事,厚恤遗属。这些人死都不吱声,还会告诉你什么呢?

   4.来自水中。中国在汉代即有少量瓷器外贸,唐代即已大兴,到清代,中国瓷器对欧洲人的影响更属“震撼”,主要运输途径是海运,海难常有,海捞瓷现已是热点,每有发现,数量惊人,但在平常,渔民作业也常意外收藏到古瓷,东海的“碗礁一号”为什么叫“碗礁”?我认为应是在很早渔民捕鱼常在此捞到碗,才有此名。专家们不知对这方面数字有何种掌握?就连东海沉船考古时捞上来的清代瓷器,有些器型专家们竟不知为何用途,但在平时专家表现得可是无所不知、“专”气冲天呢,你要拿个这器型的东西给他看,他不枪毙三百回才怪。现在福建沿海“捞瓷”甚热,海边渔民有意识的弃渔捕瓷,有专门捞瓷“水鬼”,这些海捞品流入民间的数量是极不易估量的。另有“河捞瓷”,仅就经过河南濮阳和商丘的古运河中所出的瓷器来讲,数量也相当可观,且历代各窑瓷器皆有,绝大部分均流入民间。前两年在濮阳清理运河的工地上,古玩贩子来回巡视,宋代耀州窑、龙泉窑青瓷碗,刚开始十元一只,随着收古董者人数增多,涨到百元一只也是见物即走。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5.来自工程建设工地。近年来国内各地高速公路建设、运河清挖、城市改造、西气东输、南水北调等工程四面烽烟,在这些工程中,挖出了多少古墓?出土了多少文物?文管部门管理触角触及了多大范围?多少力度?想必他们自己也不敢给出答案,若仍有顽固透顶者以“没有什么宝贝”做答,我想只能是欺国欺民又欺已了。

   还有别的什么方式淘宝,我想也是各有其道。单从以上几方面来讲,我认为民间收藏者的淘宝来源应是八面来风。郑州睿雅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河南外国艺术博物馆终身馆长王雪,现年59岁,专事收藏外国文物达六万余件,基本全为民间淘得,仅日本文物就达三万件,其中二千件属日本国宝级文物。其中一只铭文为“大日本帝国天皇御赏为乃木希典将军特制”的三节葫芦瓷瓶,曾有日本人出价二亿美金欲购。实际上,单从瓷器来讲,由于其本身所具有的不确定性,对许多名窑器物的确认,专家们也是在见仁见智、喋喋不休地我真你假,不认识就说假,这是现实中专家们的专长。曾有一个许多人熟知的故事:一批高仿唐三彩器被海关扣留,理由是一级文物,私人不得所有,需予没收并予惩罚;但货主自己定做的东西心中有数,当然不服,于是乎海关请来国家级专家鉴定----看真!唐代无疑。货主仍不依,于是又请来洛阳的土专家,土专家指物说主-----这一件是高家做的、这一件是李家做的……,件件有源。

  地大物博一词,在古玩收藏方面最具反映。虽说宝物源头不枯,但面对与日俱增的庞大的业余收藏队伍,新兵为多,告诫小心是应该肯定的,宝物为少是不争的事实,本身物以稀贵,遍地是宝也显得过于幻想。即使真品,还有普、粗、精之分,并非是古就是宝。多些研究,积累真功方为正本。

  眼力+勤奋+毅力+运气才能淘到真宝。

  还有不得不提醒的是:目前我国在文物收藏方面的法律法规是很不完善和很不健全的,法律对于目前业余收藏者的保护是极为有限的,所允许的仅是三级文物。所以,目前业余收藏者所处景况属于不尴不尬,毫不夸张地说,是说你犯法你就犯法了。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来路不明之物不收为好,对于来路违法之品更不可触。不可利令智昏。

  来源:中国文物之门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