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燕京八绝”之金漆镶嵌

 2007-10-11

  金漆镶嵌是中国传统工艺的重要门类。1978年在浙江省余姚县河姆渡村古文化遗址发掘到的一件漆碗,“造型美观,腹部瓜棱形,有圈足,内外都有朱红色涂料,色泽鲜艳。”七千岁的漆碗,证实了我国是漆器艺术的发祥地,其工艺品种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丰富发展。如今金漆镶嵌更加受到人们的重视,已经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笔者近日走访了北京金漆镶嵌厂的工艺师陈同友先生,向他了解金漆镶嵌的历史及现状。

  被誉为“燕京八绝”之一的金漆镶嵌是以象牙、骨、玉石、螺钿、大漆及金银等各种材料运用雕填、刻灰、镶嵌、彩画等多种工艺技巧制作的工艺品。在3500年前的西周燕国墓地中出土有多种漆器。汉代时期制作精美的木器都要髹漆,乃至古代陶器、青铜器上也有髹漆的。明代帝王所用的坐具、围屏、盘、盒等均有漆器镶嵌制品。发展至近现代又有了仿旧断纹、雕填、刻灰、矫嵌、虎皮漆等工艺。

  北京作为六朝古都,历史上文人荟萃,工匠云集,元代油漆局、明代果园厂、清宫内务府造办处都是作为皇家御作的漆器生产场所。清王朝灭亡后,一直主要为宫廷服务的漆器工艺也散布民间。

  陈同友说,北京金漆镶嵌从师承传统、工艺技法到艺术风格都流动着皇家独有的气派:古朴典雅、端庄华贵、雍容天成而又富丽堂皇。它以其独特的风韵格调、久远的历史积淀而在民族传统漆器艺术的园林里独树一帜。金漆镶嵌的工艺种类繁多,艺术表现手法丰富多彩。一件产品可以只采用一种工艺制作,也可以将多种工艺综合运用,变化万千。或穆然古朴,或典雅清新,或鲜活艳丽,或金碧辉煌。题材广泛,有历史典故、文学名著、宗教神话、民间传说、山水人物、龙凤花鸟、名人字画、民俗民风等,几乎涵盖了各个文化领域。大多有繁荣昌盛、前程锦绣、福禄寿喜、吉祥如意之寓意。

  北京金漆镶嵌产品既是工艺产品,又是文化产品;既是自成体系,相对独立的一种艺术,又与家具文化、屏风文化、牌匾文化、壁饰文化和建筑装饰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应该说,每一件精美的金漆镶嵌工艺品都具有收藏价值。尤其是历史性作品、精品、孤品、绝品、大师作品更是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然而,陈同友不无忧心地告诉笔者,传统金漆镶嵌工艺正面临着濒危的境遇:有些绝技面临“绝迹”。金漆镶嵌技艺精湛,产品精美,但劳动强度比较大,工艺繁复,很少有人能掌握全套技艺。以金漆镶嵌工艺中的髹饰漆胎和断纹为例:髹饰漆胎,首先要在木胎上披麻或裱糊布、纸,涂刮数道灰腻子,道道打磨,以起到平整、加固、托漆的目的。再施以数道天然大漆或合成大漆,道道打磨平整,还需抛光,制成漆胎。要求漆色匀正,平整光洁。再说断纹,即在漆地之上制作均匀细密的裂纹。从工艺上划分有晒断、烤断、颤断之别;从艺术形式上划分有龟背断、流水断之别。漆纹裂而不糠,仿古旧而不脏,给人以饱经沧桑后自然形成之感。其要领是所出断纹必须均匀,不可有多有少,有大有小。而从事单调的技法,很难吸引年轻人坚持学艺。目前金漆镶嵌厂技艺娴熟的不过几十位师傅,而且全部都在四十岁以上。前几年,企业通过北京市工美技校定向培养了35名学员,目前只剩8人。如果不采取有力的保护措施,金漆镶嵌绝技将会“绝迹”。

  陈同友说,传统工艺蕴藉着一个民族深厚的底蕴和文明的见证。金漆镶嵌的古老工艺正在承载着我们这个民族久远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薪火相传。今天,我们更加有责任和义务将这项悠久的工艺发扬光大,使之在弘扬民族文化、推进人文奥运的征程中再添一笔浓墨重彩。

  来源:北京日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