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文房必备话纸镇

张大根   2008-02-22

  纸镇(亦称镇纸),是书斋中一道亮丽风景,也是案头上不可缺少的器物。在翻阅书籍时会用纸镇,书写或绘画也离不开纸镇,在写作时,纸镇则能起到“休教风过乱文思”的作用。其实,纸镇说白了只是一件重物,可以压住纸张即可了,但是一进书斋,一经过文人的手,即被注入了文理,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文化。

  作镇纸的材质多种多样,常见的有紫檀、黄花梨、金丝楠木、乌木,还有铜质、玉石、陶瓷、玛瑙、水晶的,形状更是千变万化,有戒尺形、方形、圆鼓形、伏兽形等等,其产生年代更是悠久,大约有了绢绫纸张就有了它。

  书斋主人因个人喜好而选择不同材质形状的纸镇。上世纪50年代初,我在杭州栖霞岭黄宾虹书房中见到的文房用品,大多是汉砖晋瓷的。因宾翁喜好金石与古文字,所以书桌上的水盂水勺都是晋瓷的;笔筒、笔架、砚台纸镇,都是汉砖制成,上面有年号、纹饰,非常古雅。而潘天寿先生则喜石头,画室中的纸镇是拳头大的石块,形状自然,浑厚朴实,有大象不雕的感觉。在唐云先生的大石斋,文房器物则是琳琅满目,多种多样,光纸镇就有青花瓷、紫砂、楠木、紫檀、铜质等等。有趣的是,唐先生喜好把玩这些,所以好多东西都是自己设计形制,或是在上面题句作画。反正通过唐先生的手,这些纸镇便透出一股文雅之气。就拿两块四方的经寸大小的黄铜块来讲,经唐先生寥寥几笔山水,刻成后即显得韵味十足,更绝的是,两块方寸大小的铜块,拆开单看是两幅画,合起来是一幅画,左右放是一幅画,上下放也是一幅画,让人爱不释手。

  其实有好些大家都是个中高手,如朱屺老在铜镇尺上写的兰竹、十发先生绘的牧羊女,都为文房增添了几分雅致。来楚生先生与我恩师张大壮,在小小铜块上作的花卉游鱼,虽草草几笔,却极其传神,也能上下左右拼合,与大石斋的山水有异曲同工之妙。而吴湖帆先生则喜欢在紫檀木、金丝楠木的戒尺形纸镇上题词,赠送给友人,让人上手读了从心眼里透着雅气。

  我也喜好把玩纸镇,为此也收藏了好些。有明代鸡翅木的上面刻有杨继盛书的“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句,真是铁划银钩,掷地有声。有一对清代金丝楠木纸镇,上面句子是“谢草郑兰燕桂树,唐诗晋字汉文章”,透着大气的句子与字体配上厚薄正好的长方形金丝楠木,可以说是完美的结合。有吴湖帆先生书刻紫檀木戒尺形纸镇,词曰:“意悠悠,兴悠悠,意兴阑时情怎休,烛摇红影楼。用白香山韵,长相思,鸿士老兄属,乙未午月吴湖帆。”极其雅致。另有一件青花镇纸,长21厘米,宽2.5厘米,厚3厘米,周身绘青花卷草纹,是元末明初之物,比较少见。还有一块齐家文化的玉,大小像一块糖年糕有个斜面,刻有兽面纹饰,因包浆很好,我也拿来作纸镇,因书写作画时常用,包浆更好了。我最喜欢的是一种汉代水晶的卧虎形纸镇,大小正好一握,造型大气,刀法简练,耐人寻味,每次把玩,都久久不能释手。

  来源:新民晚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