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从香港古玩行业“地震”说开去

雅博   2003-04-11

  今年一月十九日美国“西亚图时报”上刊登了一篇文章,报道香港著名经济学者、香港古玩界的重量级人物张五常卷入一宗买卖“假古董”风波。西雅图时报记者在一间张五常为股东并任古玩顾问的古董店买了两件古陶瓷,一件据称是唐代三彩茶壶,另一件称是明代的瓷砖。经文物专家目鉴认为两件器物很有可疑,于是记者另外要求英国Oxford Authentication Lab(牛津鉴证) 和美国Daybreak Lab.(黎明考古实验室)这两家国际知名的科技检测实验室对这两件陶瓷进行热释光测试,结果牛津鉴证创办人Doreen Stoneham明言,「古董」瓷砖年份不足100年,甚至可能是全新;黎明考古实验室主管更狠批,该批「古董」面世可能不超过5年!香港《明报》对此事做追踪报道,发现事件愈闹愈大:美国政府已经正式落案控告张与妻子13项控罪,张五常亦于2003年1月29日召开记者会,叹称“今次真是穷途末路,坐监……死就死啦”。他更估计事件会令他“身败名裂”、“倾家荡产”。(详情请参阅香港《明报》的连续报道或者登陆雅虎网站浏览)

  此事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地震”,令原来在世界中国古玩行业中享有盛誉的香港古玩市场遭受“信任危机”:一时之间荷里活道行人稀少,古玩交易一落千丈,古玩店东唉声叹息。其实更深层的冲击却是心理上的:过去古玩行不成文的规矩,买错买假只怪买家自己眼力不足,卖主是不需要付上责任的,故此专卖假货的有,半真半假鱼龙混杂的有,拉线做托假扮公正的有,正正经经做真品的反倒落得惨淡经营,古玩界成了风险最高,失去约束的行业。现在人们终于看到原来卖假货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是要吃官司的,是要被罚得“身败名裂”、“倾家荡产”的了。

  由此联想起另外两件事情,一是2000年世界两大拍卖机构苏夫比和嘉士德同时宣布不再拍卖中国古代书画作品,理由是“无法保证拍品的真伪”。二是1995年浙江国拍以一百一十一万的价格拍出的“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被指为赝品,买卖双方各自提出权威专家的鉴定意见,打了7年的官司,去年才以拍卖公司退款结束法律诉讼。这三件事情虽然没有直接的关联,却揭示出一个严峻的事实,就是现在古玩行业缺少令人信服的鉴证手段和拥有权威公信力的鉴证机构,艺术品投资者的利益根本无法保证。

  中国人“玩古”由来已久,只要社会安定,经济条件允许,不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有“收藏”的雅兴。特别是改革开放的这二十年来,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手头上的闲钱多起来了,很多人就加入到收藏队伍里来。“玩古”除了提高个人文化品位,陶冶自身性情,更重要的还是希望能够作为一种投资手段保值、增值。但是在中国,“文物”这个东西很神秘,是一个相对而言比较封闭的领域,一般的人是无法得其门而入的,因此很多玩家只能以书为师,按图索骥,这样玩的结果不言而明。还有一些比较幸运,能够接触到一些专家或者是行家,以他们的经验作为判定真伪的依据,俗称“掌眼”。但是由于“掌眼”人的专业经验、社会关系、地域环境甚至道德品质等各方面因素不尽相同,同样一件“古玩”鉴定的结果也常常是因人而异,不尽相同的,浙江国拍的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就是典型例子。文物鉴定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标准,就造成了很多的矛盾与纠纷。还有相当一部分玩家相信拍卖机构,认为拍卖机构具有鉴证的能力和公信力,在拍卖行买古董应该没有错了。可是我们仔细看看拍卖机构的游戏规则,却发现几乎所有的拍卖行对拍品都没有提供鉴定保证,全都是“责任自负”,“出门概不退换”,这样的条款保护了拍卖公司的利益,却牺牲了投资者的利益,实际上为制假、贩假者大开绿灯。拍卖公司贩卖假货的例子屡见不鲜,很多热心玩家因此吃了大亏,从此心灰意冷退出收藏。对比一下95、96年拍卖市场的火暴和近两年拍卖市场的冷清,不难看出由于古玩经营者急功近利的短视行为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现代商业社会,文化产业地位日益提高,艺术品投资是文化产业重要的组成部分,与房地产投资、证券投资同列产业投资前三位。艺术品投资所带来的经济利益和对所在地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都是十分巨大的。因此,如何将艺术品投资引向规范化十分必要,而规范化的先决条件就是要建立健全游戏规则,发展出令人信服的鉴证手段和创立拥有绝对权威公信力的鉴证机构。其实近年来国内外有识人士早已看到了这里面隐藏着的危机,也在不断探索克服危机的种种方式方法。对于古陶瓷这个专项来说,建立古陶瓷标本研究中心、建立古陶瓷成份分析数据库、利用高科技手段进行科技检测就是最可靠的方法之一。

  目前欧洲、日本和美国主要采用热释光方式对陶瓷、青铜器等文物进行绝对断代,并把这些断代结果作为鉴证依据。上文提到的英国Oxford Authentication Lab(牛津鉴证) 和香港中文大学中科古物鉴证实验室就是世界公认的两大鉴证机构。对于同一件器物来说,只要操作人员没有大的失误,不同的机构各自测得的结果是完全一样的,这样就消除了很多人为的误差。而且科技检测的数据是客观性的,没有包含任何人为主观的因素在内,因此也是可信的。国内近年来也在发展科技检测手段,上海博物馆科技部、复旦大学和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就是开展科技鉴证工作比较早也比较有成果的单位。安徽中国科技大学、广州中山大学辐射实验室等也在为开设文物科技鉴证做准备工作。

  张五常事件引起香港政府的高度重视,正在组织专题研究如何恢复香港古董行业的公信力,并提出要大力发展文物市场,建立具有国际领导地位的中国文物艺术鉴证中心,发展国际认可的科技鉴定技术,减少文物真伪的争议,加强消费者的信心。对比起来,国内的文物管理部门何时能够意识到文化产业的重要性,如何强化对艺术品投资的指导和管理,如何确立推动艺术品投资发展的政策体系、建立健全艺术品投资的游戏规则就显得十分重要且迫在眉睫了。

  相关链接:

  http://hk.news.yahoo.com/030126/12/pmmz.html

  http://hk.news.yahoo.com/030129/12/ppiv.html

  http://seattletimes.nwsource.com/html/localnews/134622572_cheung27.html

  http://seattletimes.nwsource.com/news/local/links/chinese_art/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