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牧情古朴话辽瓷

羽洛 木蓉   2008-03-11

  我们一般简称辽代瓷器为辽瓷,特指契丹时期在其辖区内利用当地资源建窑烧制的陶瓷器。其质朴浑厚简约而稳重的制瓷风格在现在这个复古潮流风靡于群体审美意识的时代,从鲜有问津到备受关注,进而在艺术市场上掀起了一股辽代古朴之风。

  辽瓷作为我国古代陶瓷史上一朵意蕴迷人的奇葩,是我国北方契丹民族在深受唐五代时期汉文化影响的基础上,结合本民族习俗,创造出来的富有浓郁游牧生活气息的实用工艺品。辽瓷具有很强的地方和民族特色,反映出古代契丹族勇猛、质朴、刚烈的部族气质,是当时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生活的凝聚和缩影,飘弥着一股浓浓的草原游牧情调,让人回味无穷。

  辽瓷造型独特、富于变化,这一方面体现了辽瓷的民族特色,另一方面也体现了辽瓷的高超工艺和烧造水平。同时,在不断演变和此起彼落的发展过程中,吸收了外来因素使民族形式得到进一步加强,民族传统愈加丰富。在契丹人完成对中原地区的征服以后,吸收了中原瓷器丰富的造型艺术,融入本土艺术的血液里,构成了辽瓷粗犷、雄浑的造型风格,与中原瓷器安详凝练的静态姿势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辽瓷的造型可分为中原式和契丹式两种。前者是指按照中原汉文化固有形式烧造的器物,深受定窑、磁州窑口影响,主要有碗、盘、碟、杯、盆、盒、瓶、壶、瓮、钵等,以及棋子、砚,各种动物雕塑的玩具、佛教用具等。但是器物形制粗犷,胎体粗糙,修胎欠精,有的施化妆土,釉色多不纯,浊性较大。但也不乏品质较好的器物,例如当时的北京龙泉务窑的白瓷可与当时的定瓷相媲美。这些造型的瓷器与中原瓷器相比大多制作较为粗糙。后者主要指适合自身民族特点的器物,这种类型的瓷器主要是生活方面的日用器,在中原地区十分少见,如凤首瓶、穿带瓶、鸡冠壶、鸡腿瓶以及颇具辽瓷代表性的摩羯器等。这些辽代特有的瓷器,其新颖特别的形制,丰富多彩的装饰,五彩斑斓的釉色和精致的工艺,富含造型美和意蕴美。

  凤首瓶是辽代特有的器型,它将生动形象的凤首与器型巧妙结合,打破了一般盘口瓶单调呆板的造型,细颈遍施弦纹,口颈间的凤除头尾外,躯干贴附于器表,由全凤形象变为器身细瘦口颈间的凤身躯几乎全部退化,仅首尾突出,产生变化优美的艺术效果。主要特征为花式杯口,环纹长颈、宽肩、瘦足,底足外展。口下塑一张目曲喙衔珠或曲喙张口的凤首。有的花式杯口作凤冠形,有的长颈作竹节式,也有饰以弦纹两道。辽早期至晚期是由口部的四曲花式口变为花式杯口,颈部由伸颈直立的全凤,张目曲喙衔珠,变为晚期凤尾突出、颈与腹瘦长,底部也由平底变成圈足。早在唐代,凤首瓶在西亚地区就已盛行,唐代陶瓷中有类似的制品。到了辽代,发展出了高体凤首瓶。

  鸡冠壶(辽代称马盂)是辽瓷中最为典型的器物。瓷质鸡冠壶仿自皮革缝制的皮囊,壶体扁圆,腹部靠下且隆起,酷似装了液体的皮袋,故又称之为皮囊壶(因便于马上携带,又称为马蹬壶)。鸡冠壶一般为两个一起使用,用绳子穿起来,分放于马背两侧,因此扁平的鸡冠壶很适合草原上奔驰。早期的鸡冠壶表现出浓郁的游牧特色,器型短扁,容积较小,尚保留着模仿皮囊的平底单孔的原始形态,无任何花纹装饰,工艺简单,便于携带、捆扎和固定,是一种适合马上游牧生活使用的容器。中期鸡冠壶的形制演变为双孔,增加了固定的功能,出现了纹样装饰。到了晚期,鸡冠壶的做工较为复杂、精细,器身由扁体逐渐变为圆体,并加圈足,从便于马上携带的穿孔皮囊式发展为宜于室内使用的提梁式,彻底脱离了以前鸡冠壶的使用价值,这与契丹逐渐接受汉人的生活习俗有关。鸡冠壶有一个显要特点,即壶身上有一条今天看起来原始而简单的线条和仿皮子缝合的针脚痕迹,这是契丹人对马背生活的一种深厚情感的表达。尽管后来鸡冠壶几经变化,但是壶外周边那条独特的赋有象征意义的装饰性缝线却一直留有,直到辽晚期才完全消失。

  辽瓷中另一款典型的瓷器为鸡腿瓶,鸡腿瓶较中原地区的梅瓶更为细长,因形似鸡腿而得名。鸡腿瓶多胎质粗糙,甚至为缸胎;烧结程度也不高,更接近于陶制品;施釉不到底,且多有爆釉现象出现。从整体来看鸡腿瓶的制作工艺处理较为简单,大多鸡腿瓶从器外即可看到拉坯留下的弦纹。目前鸡腿瓶的存世量较多,釉色品种丰富,其中以黄釉鸡腿瓶更为出名。

  辽代的三彩瓷也是非常有特点的。它仿唐代和渤海三彩,工艺精致,意蕴独特,是在辽中期严禁以金银器随葬后的背景下发展起来的。与唐三彩相比,辽三彩的色彩相对单一,以黄、绿、赭三色为主,多有白彩出现。例如首都博物馆藏有一件辽三彩菩萨像,其色调就是以白、绿、黄为主的。三者搭配十分和谐,此尊菩萨与中原菩萨相比虽有变化,但仍存在不少相似之处。

  辽代三彩瓷中最出名的要属摩羯器了,摩羯源于古印度神话,在唐代金银器中常见,其形象长鼻利齿,头有弯角,鱼身鱼尾,是印度艺术造型中常见的异兽。辽代金银器直承唐代风格,接受了摩羯纹,并将其扩大到更广泛的领域,特别是辽三彩之中。辽三彩摩羯的基本形态主要是以唐代摩羯为模式,将龙、凤的局部形象巧妙结合,更加随意夸张,造型更为生动。科尔沁左翼中旗出土了一件三彩摩羯壶,色调以褐色为主,摩羯呈遨游状,仰卧莲花底座,昂首摆尾,体态丰满。嘴部中空为流口,鳞翅纹理清楚,釉色黄绿相间。造型优美,线条流畅,为辽代三彩器之上品。香港的九如堂也藏有一件辽代三彩摩羯,较此藏品更为精美。

  本民族文化和中原文化的交融同时体现在辽瓷的装饰纹样和表现技法上。辽瓷的装饰技法有刻花、划花、剔花、印花、贴塑、描金、堆釉、剔花加彩等。这时期的装饰纹样内容丰富,在人物、动物、植物等方面,既有传统的题材又有反映时代的题材,常见的有:牡丹、莲花、芍药、荷花、葡萄、萱草、草叶、游鱼、大雁、野鸭、兔、犬、奔马、虎、龙凤、蝴蝶、蜜蜂、昆虫,此外还有云纹、钱纹、水波纹、火珠纹等。其中卷草纹、卷云纹等多用于鸡冠壶或器物的边饰,虽是寥寥几笔,却是显得简洁而潇洒。水波、流云、草花、圆钱纹等,一般都作为辅助花纹,也有偶尔作为主要装饰的。有的还与刻花、划画、彩画花饰同时并用。同时,辽瓷继承了唐宋瓷画的写实风格,使被装饰物和主体在空间结构、纹饰配合上完美统一。如牡丹是辽瓷上盛行的纹饰,源于唐宋之际,汉人对牡丹的崇尚。辽瓷作品将牡丹花朵与枝叶加以变化,艺术手法上突出抓住了牡丹花的形象特征,将花进行写实化处理,生动灵活。飘拂的叶片上下翻转,花朵露出简化了的花蕊,花片层层交叠,显得饱满富丽,形成了一组组有条理、有节奏、有韵律的装饰纹样。一般而言,辽瓷纹饰的构图往往采用均衡对成的原则,纹饰中可以画出一条中轴线或一个中心,中轴线两侧和中心四面的纹饰形制大小基本一致。折纸花卉一般为花朵居中,两侧各有一片叶子,叶子的大小形状相同。花卉叶子较大,形成大花大叶的装饰特点。

  辽代艺术匠师的审美活动,并没有停留在造型、纹饰的感觉上,追求釉色之美,亦是辽瓷艺术的突出成就。契丹人“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冬季皑皑白雪,夏季碧绿的草原,是跃入他们视野中的主要景色,反映在瓷器釉色上,则是白釉瓷器、绿釉瓷器在辽代疆域的突出发展,体现了他们对明朗纯静色彩的爱好。白瓷渊源于中原地区,与北方的邢窑、定窑、磁州窑有着密切的关系,加之契丹族“尚白”的习俗,恰好与这种爱好合拍,更加促进了白釉瓷器的迅猛发展。漆黑光亮的黑釉,在辽代瓷器作品中亦常施用。这种纯正的色调,同样反映了辽代艺术工匠明朗沉着的美学意趣。

  辽瓷的艺术价值长久以来一直不受大部分藏家重视,因此,其市场价位也相对较低。然而,随着近几年人们对辽瓷研究的增加,群体审美意识的古典回归,辽瓷内在的文化价值得到了重新的认识。辽瓷的市场价位在2002年开始不断攀升,而辽瓷中不少精品更是受到了越来越多藏家的青睐和追捧。其中,以辽代三彩瓷器升值最快,特别是摩羯器和有刻、划花的碗盘等的三彩瓷。此外,品相较好的鸡冠壶、鸡腿瓶、长颈瓶等富有民族风格的器物也已成为艺术市场上的新宠。

  摘自:《艺术市场》

  编辑:西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