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老骥伏枥志千里 枯笔焦墨写人生

林贵春   2008-05-16

  吴藕汀山水画艺术欣赏

  吴藕汀为浙江嘉兴人,号药窗、小钝、信天翁等,民国二年生,于2005年10月16日在嘉兴逝世,享年九十三岁。他自幼家道殷实,过着左琴右书的生活,并师从当地画家郭季人,自幼耳濡目染,得益良多,弱冠时即加入" 李金石书画社"。凡山水、人物、花卉、无不精能,虽为不出临摹为主的正统画派,但与死搬硬套的"作场派"有别。他的山水精品册是其艺术成就的代表作。这些画作大多采用“枯笔焦墨”笔法,看上去硬朗豁达,有一种超脱感,这是他的人生造就了他的艺术。他所绘画的山水就像刀刻一般,有种来自自然高于自然的艺术境界。这些艺术境界同时与他是一位诗人也有很大关系。无论是山水花卉,一气直写,笔运中锋,力避做作,用民间绘画与文人作家的精炼笔墨相结合,维系了传统中国画的嫡传,又创造了现代人类对山川事物的新认识、新感受,为二十一世纪中国画的发展作了先锋楷模。

  他的思想非常丰富,充满文化气息,有深刻的传统功底,画艺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的修养相当全面、细致和深刻,工画、工诗、工词,有很高的艺术鉴赏力,在坎坷的时候,也坚持自己的研究和创作,是位品格高尚的画家。五十年代初谋职于南浔嘉业堂藏书楼,并在杭州结识了画界泰斗黄宾虹先生。当时宾老有感于传统画坛上陋陈相袭,以耳代目,致使中国画濒临绝境的痛切,有"画史必须重评"的宏愿,适先生撰有《嘉兴艺林三百年》一稿,将名不见经传的民间画师一一薄录,为研究画史提供了方便。宾老闻之大喜,邀谋雅会,且认"人弃吾求"一语许重之。

  一生都在孜孜不倦地进行绘画创作的老画家吴藕汀,直到晚年都始终坚持以老骥伏枥的精神,在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和儿子吴小汀的协助之下,先后举办了画展,继续整理文稿、从事书画创作,著作山积,出版了《烟雨楼史话》、《近三百年嘉兴印画名人录》、《嘉兴词徵》、《猫债》、《吴藕汀宋词画册》、《吴藕汀画花果技法》、《吴藕汀写意山水技法》、《词调名辞典》,尚著有《药窗词》、《药窗诗话》、《戏文内外》、《十年鸿迹》等三百多万字的文稿。于绘画之余的消遣是填词,所谓自娱而已。他当初虽从郭氏入门,但立品不俗,非同一般"作场派"。虽也临摹众家,但能取其菁华,不以学像古人为满足,力参己意,以"拙"为归。当时他的叔丈人王蘧常先生常以"你画杜造"笑之,先生亦以"你书也杜造"相答,可见其志趣。因中年辍笔,这近四十年的荒寂,反而为后来摆脱束缚,打破窠臼,迈进艺术的自由王国带来了契机。

  中国画的精神是写意,国画高于西洋画最突出的地方还是写意,而吴藕汀的画正是严肃地站在前人的基础上,超乎于现实主义之外的概括性的发展和传承,写神写意,淋漓尽致地体现了中国画创作的根本灵魂。他把“新安画派”的“枯笔焦墨”画法张扬到了极致,而黄宾虹还有模糊的东西,黄宾虹是现代派的新诗,藕公的绘画则非常像他的词,凝练。现在看来,在当代、近百年画坛也是独一无二的。他的画正因为这样太纯粹了,所以理解的人就少了。现代的一些画家的画像徐志摩的新诗,是流行歌曲,而他的画则画面清气笼罩,秀而不媚,高而不寒,学者庄重,词人蕴藉,和颜悦色,与我们平等对话而令人肃然敛容。他把坎坷、贫困、孤独种种人世磨难净化了方寸,升华了岁月,抛开自己的不幸经历,谈笑风生,以艺术去抚慰人,有人间爱而无浮躁浊气,做到人、词、画三位一体尤为珍贵。

  来源:人民网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