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雍正嗜爱瓷器的故事

 2008-07-08

  历代帝王中喜爱精美瓷器的不在少数,像五代后周世宗柴荣,一句“雨过天青云破处,者般颜色作将来”,成为千古佳话。但若论对瓷器嗜爱之深、鉴赏品位之高、对后世影响之大,则首推清代雍正皇帝。

  雍正对前代名窑瓷器心向往之,对宋代五大名窑的瓷器都有仿制。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中,多处记载雍正催索仿制瓷器事宜。如“雍正十一年正月二十一日,司库常保奉旨:着照宜兴钵交与烧造瓷器处仿样,将钧窑、官窑、霁青、霁红钵各烧造些来,其钧窑的要紧,钦此!”雍正时对明代成化斗彩的仿制也相当成功,有时甚至达到了真伪难辨的程度。

  雍正在珐琅彩瓷器上用心之大,也多为后世称道。珐琅彩瓷器是康雍乾三朝极为名贵的宫廷御器,它是在瓷质胎子上用进口的各种珐琅彩料描绘图案,再入窑烧制而成。雍正曾经组织自炼珐琅料。康熙时的珐琅料都是依赖进口,往往供不应求,同时进口西洋料颜色至多只有七八种。单一的色料已经不能满足多层次的色调对比和丰富多彩的画面需要。在怡亲王的亲自督促下,雍正六年珐琅料终于在宫中自炼成功,除了有9种与西洋料相同颜色外,还增加9种新颜料,共达18种之多。自炼珐琅料的成功,不仅摆脱了珐琅彩瓷器生产因依靠进口料而可能产生的捉襟见肘的窘态,而且新增加的彩色品种亦可使画珐琅人在表现物像时更加得心应手。瓷胎画珐琅画得好的画家,曾多次得到雍正皇帝的赏赐。如“雍正十年十月二十八日,司库常保、首领李明久奉旨:珐琅画青山水甚好。……邹文玉所画珐琅,数次皇上夸好,应遵旨用本造办处库银赏给十两。遵此。”

  雍正还对瓷器的式样装饰提出具体要求。档案记载雍正皇帝多次降旨,命戴临在珐琅彩瓷器上题写诗句。如“雍正九年四月十七日,内务府总管海望持出白磁碗一对,奉旨:着将此碗上多半面画绿竹,少半面着戴临选诗句题写,地章或本色配绿竹,或淡红色、或何色酌量配合烧珐琅。钦此。于八月十四日画得有诗句绿竹碗。”

  由于雍正的喜好和干预,当时的瓷器制作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青花瓷色泽青翠光艳,蓝色像蓝宝石一样鲜艳明亮,晶莹光润。珐琅彩瓷一改康熙时只绘花枝、有花无鸟的单调图案和华丽风格,转而将珐琅彩与中国传统书画相结合,形成了以白地彩绘为主的清丽雅致的面貌。粉彩瓷器同样得到惊人的发展,并成为釉上彩的主流。粉彩使用了康熙晚期始从国外进口的胭脂红,改变了古彩那种单线平涂的生硬色调,从而使每种颜色都有丰富的层次感,显得更为娇艳,以淡雅柔和而名重一时。粉彩瓷器胎白且薄,已达到了“只恐风吹去,还愁日炙销”的地步。前两年拍卖出4150万港元天价的粉彩蝠桃橄榄瓶,就是雍正时制造的。

  作为一位后世公认的“工作狂”,雍正平均每天亲笔批阅奏折10件,有的奏折上的批语竟有1000多字,而且时间多在夜间。遥想在万籁俱寂的紫禁城中,雍正在批完奏折之后,又命值守的太监捧出一件新近呈送的瓷器,红烛之下,反复把玩,考究得失,不知东方之既白。这样的情形,倒是一幅难得的《清夜赏瓷图》。

  来源:收藏快报

  作者:张春岭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