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张贵钧:寻找小家具的古味儿

 2008-09-25

  当张贵钧把袖珍的明式雕花床往手里那么一拿,把家具典故讲述得惟妙惟肖之后,你会发现,他不仅是个会讲故事的人,更是一个爱玩儿会玩儿、并且对中国古代家具文化情有独钟的人。

  接触到微缩家具,对于张贵钧来说是偶然的。曾经,张贵钧是北京旅游业的一员骁将,工作中常常遇到外宾因买不到可心的纪念品而烦恼。几年前,一个朋友送了他一套微缩家具,是用边角余料拼凑出来的两把清代太师椅。张贵钧被这古色古香的小玩意儿所吸引,如获至宝般把玩不止。

  凭借多年从事旅游业的经验,他敏锐地感觉到这些古朴又轻巧的小家具正是外宾所青睐的纪念品!就在那一刻,开发明清微缩家具的想法在张贵钧心中开始萌生。但是,张贵钧也知道,制作出真正具有中国味道的纪念品来,绝非易事。

  明清时期兴起和流行的硬木家具是中国古典家具的高峰,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因此,张贵钧决定将明清家具进行微缩,以10:1的比例在方寸之间还原千百年前古家具的意韵和美感。

  “一把小小的圈椅,就有二三十道制作工序,制作过程与实际家具一模一样。圈椅的椅圈看似浑然一体,线条流畅,其实却是由三个部分拼接组成。这是因为木有纹路条理,直接做成一个圆弧,横丝承压过大容易折断。只有分成三部分,避开横丝易断裂之处,再进行严丝合缝地接合,才能既保持造型圆婉优美,又保证风格朴实劲健。”

  椅子板面的制作就更有学问。貌似平淡无奇的一块椅面,其实是用四块木条拼接而成,板面作为里芯镶在其中。张贵钧解释说,这是因为木头具有伸缩性,受潮时容易挤胀,只有做成活动的才能保证不会开裂。“这些微缩家具都是采用榫卯结构,跟拼接玩具一样,非常有趣。”他边说边拿起几根玲珑小巧的木棍,笑着演示起来:“我就是爱玩儿,把这当成一种乐趣。”

  为了把乐趣付诸现实,爱“玩”的张贵钧倾注了极大的努力。他坚持选用天然的紫檀木、花梨木、鸡翅木、乌木等珍贵木材作为原料,以还原明清木制家具的真实风貌;他坚持用对榫组装,坚持表面烫蜡工艺,坚持不进行上色油漆。为保证工艺的精良,他曾跑遍南方小城,但是小作坊般的生产模式制作出的家具非常粗糙,也没有规模的生产线。几次沟通未果,张贵钧决定自己设计制作。

  “要坚持选材、制作上与明清家具实物一模一样,否则就不是中国特色了。”所以他手里的条案躺椅,精致的做工遵循着千百年的工艺传统,朴实的色泽蕴藏着浓郁的中国味道。

  在张贵钧眼中,这些微缩家具的中国味道不仅体现在工艺的传承上,更凝结在这些明清家具背后的故事里。张贵钧拿起一把小小的椅子介绍说,这椅子叫做“步步高”,其中奥秘在于连接椅腿的管脚枨自前向后逐渐升高,即前面最低,两侧略高,后面最高,寓意升官发财,节节高升,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的祥瑞观念。

  “步步高宰相不能坐,他们再升就是谋权篡位,要被砍头的。”张贵钧笑着说道。那宰相坐什么呢?随即,张贵钧又拿出一张圈椅向笔者解释:“这是太师椅,专供官居相位的人坐用。你看这款座椅四平八稳,方与圆的结合展现出中国古代文化中天圆地方的宇宙观。圆为和谐,方是稳健。方圆结合,这宰相之位自然长久平稳了。”谈起这些微缩家具背后隐藏的妙趣横生的典故,张贵钧充满兴奋之情。

  在微缩家具领域,如今的张贵钧已经得心应手。再复杂的工艺,他都研究得透彻明晰;再深邃的文化,他也诠释得形象逼真。他对古典微缩家具的精通,为很多业内人士钦羡不已。然而,在张贵钧心里却有着更为长远的构想。

  “我要做一种沙盘,以四合院为载体,完整地还原古代人的生活。让人一眼望去,一目了然,从而让世界更为深刻了解中国的古代家具文化。”张贵钧说。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赵薇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