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铜镜青铜艺术最后的辉煌

 2008-10-09

  华夏文明上下五千年,铜镜艺术的鼎盛时代就雄踞了1000多年。共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约从公元前500年的春秋晚期至公元前206年的战国结束,历时将近300年。第二阶段:公元前206年的西汉到公元220年的东汉止,历时400多年。第三阶段:约公元600年至907年的隋唐,又是300多年。铜镜艺术能延续千年的辉煌,涵盖了中国鼎盛艺术史三分之一的时间。正是铜镜的精湛艺术延续并发展了中国古代青铜浇铸工艺在全世界首屈一指,为其他任何文明古国的铜镜所不及。

  据考古发现,最早有距今4000多年的齐家义化铜镜(1924年发现于甘肃省的齐家坪,故名齐家文化),其次是距今3000多年的殷商妇好铜镜(妇好是商王武丁的王妃)。从新石器时期的齐家文化到商代晚期的近1000年时间,铜镜工艺几乎没有明显的进步。之后义是近1000年,经过西周东周至春秋战国,铜镜工艺才有根本改观。如此漫长的2000年间,究竟是什么难题困扰着铜镜工艺的发展?尤其是商周时期,中国的青铜浇铸工艺已经相当成熟,对于青铜礼器的制作堪称巧夺天工。那么为何不能铸造出完美的铜镜呢?以往的一种说法:当初权贵们偏重青铜礼器,轻视作为生活用具的铜镜。这种猜测不免有失公正。

  妇好铜镜与妇好尊、斝等精美无比的青铜器一起出现,说明当初的铜镜虽简陋粗糙,却是王者的专利,也晚明铜镜当初在权贵的日常生活中已经具有何等重要的意义。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铜镜不只是妇好等级的至尊玉器,而且是人类生活走向文明的必然产物。解读商代妇好的四面看似粗糙的铜镜,可以认定,当初的制镜工匠一定已是尽力而为了。连妇好这样等级的玉器,还存在如此不尽人意的缺陷,说明商代确实没有掌握制镜的最高技术,制镜兴许比浇铸其他青铜器物有更高的难度。妇好铜镜之所以粗糙,是因为当初冶铜技术还达不到制镜所需的要求,例如铜质的纯净度、合金的配比等等诸多问题。只要一个问题不解决,就会带来制镜过程的各种困难,使得铜镜缺乏良好的映像效果,以及无法表现纹饰的精致华美等等。在几千年后的现今,我们通过对商周青铜器的测试,可以有一个正确的答案了。苏南溧水乌山出土的西周早期方鼎,含铜52.49%、铅34.27%、锡0%,全国许多地方出土的青铜块(商周时期用作铸器的青铜料)基本含铅量为30%~40%,高者达50%,由于含锡少含铅高、含铜高,铜料配比不合理,有可能造成冶铜的熔点也高,铜液冷却较快,流畅相对受阻,热胀冷缩也较大,致使浇铸成型的纹饰无法达到细如发丝的精密效果,铜镜的映像效果更是直接受到制约。直至春秋战国,人们才真正掌握了制镜所需的高锡铜,含铜65%左右、锡25%左右、铅6%左右、锌1%及其他微量金属。再加之反复冶炼,直到符合制镜铡料的净度、硬度与光亮映像度。但是非常可惜,制镜的铜料配方到了宋代又失传了,宋代铜镜所用的配方比例为含铜65%、锡10%、铅20%以上、锌7%左右,仿佛又恢复了高铅铜,由此注定了宋代铜镜艺术质量的急速衰退。

  春秋战国以后,人们正确地掌握了铜料配比,铸造出世界上最好的占铜镜,铜镜也更加为王者所喜好。当初也只是权贵享用,因此春秋战国的铜镜存世极少。据考古统计,湖北省200座战国墓只出土4面铜镜。浙江省战国墓几乎没有发现一面铜镜,江苏省寥寥无儿,其他省也极度为稀少,反而汉代的诸侯王墓出土一些战国镜,例如南越王墓出土的战国六山镜、蟠螭纹镜等,工艺一等一流。实用的古代铜镜经过艺术创造,增添了美感,成为艺术品。美轮美奂的铜镜除了满足权贵的物质生活,在当初精神生活相对贫乏的那个时代,美妙的铜镜作为艺术品的典范,为壬公贵族青睐,历代权贵争相使用,尤其铜镜之中的精品世代传承。这些权贵对于自己喜爱的宝贝往往至死不忘,即便寿终也要带去另一个世界享用,奢望永远拥有。哪怕消亡的战败国,国虽亡,但是代表当时最高科技成果的铜镜精品,常常转为后朝的战利品被保存下来。

  宋代的徽宗皇帝,可算中国古代最早的铜镜收藏家了。凡是所遇前朝汉唐铜镜精品一律收归皇室,经登记、分类、造册著录于《宣和博古图》内。清代乾隆皇帝更是热衷于汉唐铜镜的收藏(当时几乎不见战国镜),只要发现民间铜镜精品悉数纳入宫中,一概详细编进《西清四鉴》内。清末民初,西方列强大肆搜罗中国古代青铜器,包括精美绝伦的古代铜镜。于此同时,中国的爱国文人、有识之士为了保护中国古代文化遗产也相继参与收集青铜镜,陈介祺、罗振玉、梁上春、刘体智等,都是研究中国古代铜镜文化的先驱者。

  中国古代铜镜鼎盛时期的精品有两个特点:一是铜质佳,二是工艺精,这两个首要条件决定了青铜艺术最后的辉煌。以现在的眼光,这些历经千年的铜镜,依旧让人感受到其铜质之好及其所表现出来的可爱。以战国、汉、唐时期铜镜为例,许多铜镜光亮如新,看似有一层厚厚的玻璃光。南方的“黑漆古”铜镜几乎就像一块黑色的玉,北方的“水银沁”铜镜仿佛白光如银,如此美妙神奇的青铜表皮变异而形成的青铜皮壳,是任何铜镜以外的青铜器不可能达到的,因为关键的是铜质决定了结果,这种铜料配比与高超的冶炼技术至今仍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也许火候、落料先后次序等等每一细节的差错,都有可能是妨碍宋以后制镜质量的因素。乾隆内府造办处也曾经努力仿制过汉唐铜镜,结果是铜质与艺术效果均相差甚远。就是当代的仿造高手,同样也遇上这个难题,其中的奥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古代铜镜从工艺美术角度讲,除了造型生动、线条流畅,主要是工艺特别精致,琳琅满目的各种铜镜纹饰,要数战国、两汉、隋唐的精品为极致。战国的山字纹、花叶纹,还有造型夸张、抽象的龙纹、凤纹等等各种纹饰,层次分明,如果把它们装饰在其他青铜器上,每一件被装饰的青铜器物一定不亚于商周青铜礼器的精美。

  西汉崇尚儒家的道德体系,实行君臣父子等等规矩,所以铜镜的纹饰除了草叶纹、星云纹等等,主流却是规矩纹贯穿始终。东汉道家神仙思想盛行,在铜镜纹饰上也不可避免地体现出来,常以东王公、西王母、青龙白虎、皇帝、伯牙、天禄、辟邪、神兽等为主要题材。隋唐铜镜纹饰一改以往的神秘与迷信色彩,完全以全新的写实图案引领时尚,花是花,鸟是鸟,兽是兽,展现一派大唐盛世的繁荣景象。葡萄海狮等纹饰更是中西文化交流的见证。铜镜艺术至隋唐,算是真正意义上走到了青铜艺术的顶峰。

  作者:冯飞龙

  来源:《收藏》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