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唐炬:我更欣赏看得懂的作品

 2008-12-08

  唐炬认为,中国的艺术品收藏者不应该盲目跟着“所谓的国际潮流”走,天价不意味着就是好作品。杜尚其实是打开了一个当代艺术的潘多拉盒子,而安迪?沃霍尔是一个很坏的成功案例。真正值得收藏的架上艺术作品(油画和雕塑)应该至少满足两个条件:首先要有“技术”;然后就是必须能够让大多数人看懂。

  在位于北京机场高速路旁的温榆河畔,有一处占地约十亩的绿树掩映的院子,正中坐落着一幢七八百平方米的二层别墅,那里面收藏着近百件当代油画和雕塑作品。它的主人叫唐炬——目前中国屈指可数的当代艺术领域的大藏家。

  唐炬说,温榆河的这幢建筑落成刚刚一年时间,是他实现梦想的第一步:先建立自己的藏画馆。这里收藏着他从自己总共几百件藏品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近100件作品,几乎就成为了唐炬个人的永久收藏品。

  唐炬是如今各大拍卖场上的常客,但已经很少亲自进场举牌了,原因是他知名度太大了,一些炒家会跟着他举牌故意把价格往上顶。为了尽量控制买进成本,唐炬大多数时间只能委托拍卖行进行电话竞价。

  冷军是唐炬非常看好的艺术家之一,他已经持续收藏了冷军的十多幅系列作品。其中冷军一件重要的“极端写实”作品《蒙娜丽莎——微笑的设计》,是3年前唐炬花70万元(当时的天价)买下的,如今很多买家都盯上了这幅画,叫价已经达到1500万元。

  1000万元起步

  唐炬出生于山东的一个小城,父亲是一位美术老师,经常和画友在一起交流切磋,举办一些展览和活动,这种耳濡目染的熏陶是唐炬与艺术最早的渊源。唐炬后来学的是美术设计专业,第一份工作在中国工商银行作美工。1991年唐炬辞职创业,自己开了一家装饰工程公司。后来生意越做越大,业务基本都集中在四、五星级宾馆内的墙面装饰上。每每面对偌大的空白墙壁时,唐炬的一个念头就越发清晰起来:与其去买那些工艺品挂在墙上,不如直接买原作——当时一万多元钱就可以买到非常好的作品。唐炬的收藏生涯也由此而始。

  1995年,唐炬将自己的装饰公司转给了朋友经营,怀揣着1000万元现金,正式进入了艺术品收藏市场。他最早是从中国画开始,先是有机会时随便买一些,后来就越买越精。唐炬毕竟是学美术出身,随着对艺术界的深入了解,他很快把目光转向了当代油画领域。

  大概在1997年左右,国内的油画交易市场非常萧条,甚至可以用可怜来形容,因为很少有人涉足,所以当时油画价格非常低,几千元钱就能买到很好的作品。有一次在拍场,唐炬甚至只用了100多万元就占到了整场交易额的40%左右。

  但是,凭着美术专业出身的直觉,以及后来不断的学习,唐炬越来越坚信:油画总有一天会好起来。因为在他看来,国画家同样构图的作品经常多得数不过来,而油画家倾其一生能留下几十乃至上百张精品就已经很不错了。唐炬喜欢用压力与压强打比方:一个人的能量是一定的,把这些能量用在100张作品和一万张作品上,单件作品所产生的价值和效果肯定不一样。

  只买“绘画性强”的作品

  仅仅过了10年的时间,正如唐炬坚信的那样:从2005年开始,中国的当代油画市场确实“火”了。七八年前还只是几千元的作品,拍卖价格能翻到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几乎就是直线飙升。这也为唐炬带来了“可怕”的投资收益,“赚钱”这两个从此离开了唐炬的“字典”,在他40多岁的时候就提前过上了悠闲自在的“退休生活”。那座位于环境优雅的温榆河畔的大房子,除了藏画之外,还是唐炬聚集各路名人雅士的好场所,他生活的全部内容都融进了艺术里——看画、谈画、买画和卖画。

  说到自己收藏的学术脉络,唐炬告诉我们:他喜欢技术含量高、绘画性强、学院派的作品,基本上是沿着中国20世纪油画史的发展脉络进行收藏。中国第一代的艺术家如徐悲鸿等人的作品,现在几乎都分布在各大美术馆中,即使有个别作品进入拍卖场,也是几乎“高不可攀”的天价。所以,唐炬现在收藏的多是50岁上下,在绘画领域、学术领域等都得到认可的艺术家的作品。在他看来,这些艺术家经过多年的积累技术纯熟、阅历丰富独特,所以创作出来的作品品质相对较高,同样属于“极稀有资源”。

  王沂东的《深山里的太阳》;冷军的《蒙娜丽莎——微笑的设计》、《世纪风景》、《发动机——文物新产品设计》;艾轩的《白光慢慢滑落》;郭润文的《落叶的春天》;闫平的《戏班子》……相信每一位来到唐炬藏画馆的人,都会被墙上的这些作品所打动和震撼——每一幅都美不胜收,每一幅都价值不菲。

  一件作品至少要藏5年

  与很多藏家拒绝谈“投资”不同,唐炬认为艺术品其实是一个投资的好领域,“但你不能拿一幅画跟炒股票那样玩短线,因为艺术品的交易成本是很高的”。接下来唐炬给我们算了一笔账:当你走拍卖这个途径买回一件作品,拍卖公司已经拿掉了12%的佣金,现在还有所得税,还有各种费,加上保险就平均增加到15%;等你下次出手再通过拍卖的时候,又是一个15%,这加起来就是30%。谁能保证一幅画短时间内至少要有60%的投资回报率。

  唐炬坦言:收藏确实为他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回报,但进入者绝不能仅仅以投资获益为目的参与收藏,收藏的第一要义始终应该是艺术品本身。所以面对一幅作品,一个藏家首先要考虑的是喜不喜欢它,而不是它可以为自己赚多少钱。当收藏达到一定数量的时候,进行必要的梳理与调整,去粗存精——于是,在此时的“换手”中自有回报。

  面对当前由于美国金融危机导致的艺术市场动荡局面,唐炬有自己清醒的认识:“我觉得艺术品市场肯定是要经历一次深度的调整,而且这个诱因可能和国际国内的经济、金融有一定的关系。但是,艺术圈本身积累的问题也太多了。我觉得反而是很必要、很及时的一次调整,能够让这个行当里面的各个方面冷静下来进行思考。包括艺术家如何用心去创作作品,画廊如何真诚地去推一些艺术家,拍卖公司怎么样下功夫进行筛选,炒家把一些垃圾作品炒到天价,也该歇一歇了,再炒下去也没有意义,也没有人会真正会上当。”

  来源:《钱经》杂志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