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专家”与“捡漏”

 2008-12-15

  词汇这玩意很像抗生素,你不能该不该的就玩命使用,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给您招灾惹祸!“美女作家”听说过没有?多好多美妙的一个词汇啊,读起来就已暗香盈口,真要送一个过来,还不知道怎么样风生水起、怎么样天翻地覆慨而慷呢!可你猜怎么着,现在硬是生生给糟蹋了!搞得谁都不敢说谁是“美女”,说“美女作家”更不行了,说不定会招一顿臭骂!为嘛呢?词被滥用了呗!日子一久,谁还敢再让人称自己是“美女”或“美女作家”!于是就想起收藏界的“专家”,你想想,专家是谁想当就能当的吗?毛主席那会儿,一说起专家,人们很自然的就会想起那些研制两弹一星的老人,感觉特伟大特神圣特让人肃然起敬,现在可好,打开电视就听见“专家”在那嚷嚷,什么样的“专家”都有,哪一级的电视台都能成拨成拨地请,有的人昨天还正在街头摆摊炸油条,说不定今天就会被人请去做嘉宾,不,是去做“专家”,没别的原因,就是冲着您精神矍铄、满头银丝还戴一眼镜并具备伟岸身躯,别担心您什么都不懂,背着手慢慢到藏品面前弯腰瞄瞄,回到桌子后面念稿子就行了。

  知道了这些“猫腻”,你说你还敢乱听电视台或书本上那些所谓的专家在那里叨叨吗?前几天看杂志,见有人硬是用照片和文献资料把一些所谓的专家长期宣扬的观点驳得体无完肤!你不是说民间不可能会有正宗纯正的元青花吗?那么我告诉你,瓷都景德镇陶瓷博物馆的那件镇馆之宝缠枝牡丹纹梅瓶就是丰城博物馆工作人员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以五十元的价格从一位农村老太太的手中购得的,后来又以两千元的价格转让给了景德镇。还有,包头博物馆那间缠枝牡丹纹大罐也是1979年10月文物局搞文物普查时以20元的价格从一位农民手中购得的,当时这家人用它来装杂物。还有河北围场县的龙纹侈口大盘、河北省博物馆的龙纹大盖盒都是征自民间,如此这般,你怎么能说民间不可能有元青花呢?老实说,不管是收藏界还是文博界,正儿八经的专家还是有的,不但有,还确实不少,和所谓的“美女作家”一样,“专家”一词也是被滥用了才使人反胃,其实很多事情还是需要听听专家的意见的。但“反胃”也带来一个好处,许多人正是因为怀疑和不信任才慢慢学会了独立思考换位思考和反向思考,比如前面说的那个元青花,如果藏家对“民间不可能会有元青花”深信不疑,就不可能在意从民间发现的这些藏品,或者单凭出身就可以断定那些青花是假的!再说捡漏,现在的收藏界,不要说假专家,就是声名显赫一言九鼎的故宫博物院的那些文博专家,也都不再相信还有什么“捡漏”一说,记得有一个专家还说过,要是还能捡漏,我们这些人不早就发了!

  其实,老人家说得也不错,只是有些武断。“捡漏”也像攀登珠峰,从北坡上去应该承认,从南坡上去也应该承认,再浪漫一点,如果有人从载人飞船上跳下来落在珠峰峰顶,也应该承认,而且还得颁发“另类攀登奖”。“捡漏”也是如此,从拍场捡漏是靠眼力和学问,从藏家家里捡漏也是智慧和学问,再浪漫一点,如果有人早上起来去农贸市场吃早点时发现自己喝豆腐脑那碗是个汝窑,你说算不算捡漏?冯巩和朱军有个小品不知您看过没有,就是那段“和美国人比说中国话”的那个,不瞒您说,在下就是从那个小品中悟出了另外一种捡漏的方法:从钱币收藏家那里淘邮票,从玉器收藏家那里淘字画,从书画收藏家那里淘瓷器,从陶瓷收藏家那里淘古籍,从不练书法的名人那里淘手札,专门在意人家不在意的,一淘一个准,桩桩都便宜!说这年月不可能捡漏,见鬼去吧!这不,前些日子碰到一个玩古钱币的,他竟存放有好多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民画报》和《解放军画报》,正愁没地方搁的时候碰上我,好家伙,打老远一瞅就知道是堆宝贝,玩期刊的都知道,《人民画报》是新中国第一大刊,也是唯一一个在文化大革命中“我行我素”没有停办的期刊,创刊号的市场价已经接近万元,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单本价也都在20元上下,其中的党代会专刊和国家领导人去世的专刊以及国家重大事件专刊早已突破数百元。可这次,人家开口才要“每本两块包邮挂”,您说这是不是漏?就这,人家还说“谢谢啊”,为什么呢?咱学雷锋,帮人家腾了地方,人家装古钱币的麻袋正愁没地方搁呢!

  作者:张海成

  来源:艺超网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