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我国一位民间收藏者的古灯情缘

 2009-02-23

  50多年前,祖父给他取名时,没想到他跟灯有密切关系。十几年前他开始收藏古灯时,也没有想到名字与灯有什么关系。当他要给这些灯的“家”取名时,他想到了“留灯屋”这三个字。

  刘登武,一个半路出家的民间收藏者,从看到石灯的那一眼,就注定今后的岁月将与之为伴。他相信,和灯的情结,或许是时代与历史的逼迫,但“姓和名”却是“度身定做”。他肯定,灯会改变他的后半辈子。

  “吾藏灯之道,一以贯之”

  刘登武是宁夏新闻出版局的一名退休领导。他收藏古灯的历史已有13年,藏品有1000余盏。而在这其中,石灯占了一大半。

  与石灯的相遇源于一次偶然。1999年,一位知道他有“藏灯”爱好的朋友给刘登武送来了一盏石猴灯。刘登武说,从看到石猴灯的那一刻,他被它的原创美所深深吸引。而凭借他多年收“灯”的经验,他更意识到石灯,尤其是石猴灯在中国古灯历史上的价值。

  也就是从这时起,刘登武把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了收集石灯上。只要听说哪个地方或者谁有石灯,他一定上门收集。自己买不来,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各种关系去求购。长此以往,他也形成了自己的收藏网络,能够第一时间获取石灯的消息。

  如今,刘登武已是收藏界有名的“国内收藏石灯第一人”,其藏品数量和质量都堪称一流,然而仍然有不少石灯流落在民间。对此,刘登武只能用“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来释怀。

  十几年收藏石灯的艰辛只有刘登武自己知道,他说是“一以贯之”的精神鼓舞着他继续走下去。“只要你爱上了某种东西,那么就是付出再多也是无怨无悔。”

  “灯,用一种无声的语言,诉说着数千年来人类生活的变迁”

  灯,起源于火的发现和人类开始使用火的需要,是延续和发展时间较长的生活用品之一。三千多年前,人类开始使用简单灯具书写文明史。自此,从粗糙的石灯到精美的青铜灯,再到釉色美丽、形式多样的陶瓷灯,一直到今天造型多样的电灯,灯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灯具的历史变迁打上了深刻的时代烙印,成为人类社会经济和文化生活的一个缩影。

  正如刘登武所写,“这一盏盏灯展示在观众面前,用一种无声的语言,诉说着数千年来人类生活的变迁。”

  以刘登武收藏最为丰富的石灯为例。石灯主要流行于汉及魏、晋、南北朝时期,这与佛教流入中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而石灯主要产于“石窟艺术之乡”的甘肃东部、南部和宁夏固原、海原、隆德、彭阳等地,也是与历史息息相关。

  刘登武说,尊崇佛教的西夏国主要阵地就在宁夏,因此石灯主产于此。

  在石灯中,既有猴灯、狮灯、羊灯等动物俑灯,也有造型多样的人俑灯和几何体灯、花卉纹灯等。他们或象征着某种权力,或代表吉祥和祥瑞,或谐音“登侯”……

  随着时代的变迁,工艺的进步,灯具从单一的石灯开始向青铜灯、玉灯、陶瓷灯演变。在刘登武的藏品中,也不乏铜烛灯、景泰蓝灌顶灯、青花盒式灯等造型别致的灯具。

  “我收藏的灯具虽不能反映两千年灯具发展历史的全貌,但通过对它们的了解和认识,也足以让人领略到中国古代灯具文化的博大精深。”刘登武说。

  “举办灯展,于我是对灯的一个交代”

  从开始收集古灯开始,刘登武就想为这些灯举办展览,找一个家。目前,他已经建立起一个名叫“留灯屋”的灯馆,专门存放这些从各地收集而来的古灯。

  刘登武喜欢将自己的“留灯屋”称为“碉堡”,每日一有时间,他必定扎进“碉堡”,打扫地面、洒点水、摸摸自己的“宝贝”,这已成为他人生最大的乐趣。

  然而,对于举办展览,刘登武却是“有心无力”,只能“等待”。“我是躲在自己砌成装满古灯的碉堡中庄严等待……”

  近日,刘登武多年的心愿终于成真。“刘登武中国古石灯收藏展”在银川文化艺术中心开展,他的500多件“宝贝”集体亮相于观众面前。

  “我一直希望能够让更多人看到我的收藏,了解中国的古石灯以及它所蕴含的文化。”刘登武说。

  如今,梦想成真,所有人都祝贺他,多年艰辛终于有所成就。但刘登武只说:“举办灯展,于我是对灯的一个交代”。

  来源:经济参考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