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核舟虽然小:足可以怀古

 2009-09-22

  沪上收藏家张雄寻访古物另有一功,总在别人不经意处找到宝贝。张雄爱好古瓷器和石佛像,古典家具也颇丰,近年来瞄准印章石,书画家中汪亚尘、任政、胡观海等的书画印都收了数十上百枚。此外还收藏了一批名家手稿,让他颇为得意的是吕叔湘的《汉语同音词辨》,从初稿到三稿共四十册。每一本都是老先生亲手按线装书的规格装订的,书写字迹清晰,体例规范,完全可以照此出版影印本。还有翻译家草婴翻译托尔斯泰煌煌巨制《战争与和平》的手稿。还有一次,他与朋友在饭店应酬,有人拿出一通徐悲鸿致汪亚尘的信札,开价1000元。张雄二话没说,扔下钱就拿走。

  他知道徐悲鸿用钢笔写的书信极少,果然,事后有人出价5000元请他转让,他不肯割爱。

  张雄还收藏了郎静山的269帧照片底片,对照郎静山的摄影册,发现底片上的作品有不少是未发表过的。

  前几天他给我来电,说是收到了一件小东西,属于“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的稀罕东西。赶紧跑到张府,张雄喜滋滋地打开一个锦盒,啊,一枚核舟!

  大家都熟悉明末散文家魏学洢所著《核舟记》这篇妙文,文章生动地记录了一枚题材为“苏东坡夜游赤壁”的核舟所雕刻的人物和器物,文中提及:“通计一舟,为人五;为窗八;为箬篷,为楫,为炉,为壶,为手卷,为念珠各一;对联、题名并篆文,为字共三十有四。而计其长曾不盈寸。盖简桃核修狭者为之。嘻,技亦灵怪矣哉!”

  但眼前的这枚核舟,也是同一题材,船头置一案,左右端坐的人物应该是苏东坡和黄庭坚,举杯对饮,两个小书僮侍立左右。如果加上船舱内的人,共有三十个之多。桌椅杯盏等器物一应俱全,船舱两边的窗子都能灵活开阖,窗开后可见里面人物,五官俱现。但更胜一筹的是,舟底所刻字数不止“三十有四”,我在放大镜下细察,内容是《前赤壁赋》的第一段和第二段的“扣舷而歌之”。一百三十多字!落款为“甲午年二月谷生老人刻”。

  “谷生老人”是谁?我记得在1999年第2期《收藏家》杂志上看过一篇文章,介绍辽宁省博物馆馆藏一对清代核雕的经历,作者说:“雕刻十分精致,为清代核雕之精品,比《核舟记》所载的那件刻法更为细腻,人物更为生动逼真。”此对核雕系“甲午年谷生老人所作”,内容也为苏东坡赤壁夜游故事。那么张雄收藏的这枚核舟,应该系出同一艺人。

  回家后我再作考证,发现作者系清代咸丰年间新塘老艺人湛谷生。还寻到一篇广东《侨报》2000年3月21日的报道,同样记录了增城博物馆有这样一件核舟。报道最后说,博物馆曾请增城的老艺人复制过一件核舟,“结果耗时一个月之久,与原作水平仍相差很远”。

  来源:新民晚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