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扳指:从实用、装饰到古董

 2009-12-15

  “扳指”又称班指、搬指、梆指,是古代拉弓射箭时戴在大拇指上的工具。射箭时套在射手拉弓拇指上,是保护射手拇指不被弓弦勒伤的专用器物。用“扳指”二字更名副其实,其他字词只是习惯用法而已。故宫现存包括玉质、木质、金质等各个种类的扳指多达几百个,单是玉扳指就有上百件。

  满族的生活习俗是从半农耕半游牧的生活而来,虽然进关后满族的生活习俗有了很大改变,但是,始终保留着自己早先游牧生活的痕迹,戴在人们手上的首饰扳指儿就是游牧生活习俗的痕迹。清太祖努尔哈赤自从统一建州、野人、叶赫等部落,创建八旗制度以来,要求满族八旗子弟自幼都要到所属旗下的弓箭房熟悉演练拉弓放箭,以维系满族自身特有的文治武功。满族八旗子弟于弱冠前,要到本旗弓房锻炼拉弓,由“一个劲儿”(10公斤拉力)循序渐进为“二十个劲儿”甚至“三十个劲儿”。拉弓时佩带扳指,藉以保护手指并可减少手指运动量,故昔年之八旗子弟对此物甚为重视,人手一枚,因而成习。清军入关前,满族人通用鹿骨扳指,呈黄色,年久变为浅褐色,以有眼者为贵。

  传统的汉族扳指与满族、蒙古族的扳指略有区别:汉族扳指从侧面观是梯形,即一边高一边低,而蒙古族、满族的扳指一般为圆柱体。扳指在满语中称为“憨得憨”。

  清朝的多位皇帝对扳指喜爱有加,特别是乾隆皇帝与扳指有不解之缘,故宫博物院所藏《乾隆大阅图》和《威弧射鹿图》等绘画作品证明了这一点。对于用来陈设和鉴赏的以珍贵材料制作的,尤其是玉制扳指,乾隆更是表现出了特殊的兴趣,投入了极大的热情,从乾隆《御制诗文集》中不难看出乾隆对扳指的热衷和兴趣。

  乾隆十七年(公元1752年)仲春清明前后,乾隆帝得到了一枚玉扳指。这是一件质地极为温润、做工相当精致的作品,乾隆帝非常喜爱,于是为之写下了《咏玉蝶》的诗作。诗中乾隆帝将实用的象牙或骨制的扳指与玉扳指做了比较,认为象骨扳指是“象骨徒传古”,而玉扳指则是“恰似琼琚”、“德美信堪师”,高度评价了这件玉扳指对人的思想所产生的启迪和警示。这是乾隆帝的第一首咏扳指诗,后被收录于他的《御制诗二集》卷三十二中。可能是这件扳指给乾隆的印象太深刻了,几个月以后,乾隆帝的诗作中再一次出现了这件扳指的身影。这一次,乾隆对玉扳指之蕴意的发挥更进了一步,“终不可谖惟令德,佩之无敦岂虚谈。环中内外光明莹,一气浑融万里涵”。小小的扳指承载的是如此深邃的道理,怎能不叫人刮目相看呢?这成为日后乾隆帝认识评价其他扳指的基调。从此以后,扳指常伴乾隆左右,此后至嘉庆二年(公元1797年)的45年间,乾隆皇帝为诸多玉扳指写下了近50首诗作。乾隆帝经常用“璆琳”、“精璆”、“琼琚”、“殊珍”这样的词汇来形容玉扳指材质的美妙。

  乾隆对玉扳指投入极大关注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几个:一是出于维护和保持满族传统文化和民族特色的需要。二是玉扳指的制作对材质的要求非常之高,对于这些珍稀温润的美玉,乾隆帝并不是简单地将其作为珍宝欣赏,而是受中国传统的“君子比德于玉”观念的影响,自觉不自觉地从玉的美升华至对人生美德的写照。三是玉扳指虽然体量很小,但制作并不简单,尤其是画意扳指、御题诗文扳指。可以这样说,乾隆御用玉扳指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乾隆帝自己的意愿,是乾隆帝和宫内工匠共同合作完成的作品。

  为迎逢帝意,王公大臣以及地方官员纷纷将扳指进贡宫廷。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春,乾隆巡游山东,据清代《内务府奏底档》记载,沿途有蒙古王、巡抚官员,各处盐政、织造等,陆续“恭进”金锭、朝珠、衣料等大量财物。九江关监督全德“恭进”掐丝珐琅扳指20个;广东总督李侍尧“恭进”子儿皮钉花扳指50个、象牙扳指50个等等。为博皇帝欢心,众大臣还挖空心思地在扳指面上饰以浮雕纹饰,雕有“万寿无疆”、“古稀天子”及御题诗等。

  自乾隆、嘉庆以来,由于战事锐减,扳指的实用性逐渐丧失,而以装饰为主,上自皇帝与王公大臣,下至满汉各旗子弟及富商巨贾,虽尊卑不同而皆喜佩戴。在制作上愈发精益求精,质料十分讲究。初有玉石质料,继之出现了翡翠、玛瑙、珊瑚、水晶、象牙、珐琅、花斑石、金、银、铜、铁、瓷等等。如用在拉弓上,玉、石、金属品尚可,其余的易损伤,因而徒有虚名。况价贵而质脆,不能用在挽弓,就成为纯粹的装饰品了。清代道光、咸丰以来,男子以扳指为饰,用各种美玉材料制作,相习成风,使原本实用为主的日用品走上了高雅殿堂,成为皇亲国戚、达官显贵竞相追逐的时尚装饰用品。普通旗人佩戴的扳指,以白玉磨制者为最多,然就其质量而言,优者与劣者相较,骤观之并不相上下,而骨子里竟判若霄壤。贵族扳指以翡翠质者为上选,其色浑澄不一且花斑各异,满绿而清澈如水者价值连城,非贵胄而不敢轻易佩带。以其大小厚薄论,又有文武之分,武扳指多素面,文扳指多于外壁精雕诗句或花纹。

  扳指这种饰物,最终没能再传下去,一个重要原因是佩戴不便。想来常在拇指上套着一个大玉环,对做事的人来说总是个累赘。

  在拍卖市场上我们看到,凡是创出高价的扳指,基本上都是乾隆时期的御用扳指,清代扳指颇受买家的垂青。2007年1月,一件估价80万元的清代羊脂白玉扳指在拍卖会上以165万元成交,上有“乾隆”、“御用”款和御题诗。除了玉质扳指,水晶、翡翠扳指也在拍场经常露面。2001年,一件估价5至7万元的水晶内画“探花及第”扳指在拍卖会上以33万元成交。

  2007年4月,7件清乾隆御制翡翠和田玉扳指与一件御制诗剔红紫檀三鱼朵梅海水纹盖盒,在苏富比香港拍卖会上以4736万港元成交,一位亚洲私人收藏家将这套宝贝揽入囊中。此次上拍的七件乾隆玉扳指,有白玉扳指两件、碧玉扳指两件、汉玉扳指一件、青玉扳指一件、赤皮青玉扳指一件。其中4件扳指上刻有御题诗,部分还雕有图案,为乾隆55岁至80岁期间所写,见证了乾隆由壮年、中年到老年的心路历程。做工为常用的回纹边或万字纹边。所有扳指中膛大小、样式基本一样。

  两件碧玉扳指上所刻御制诗同为收录于《高宗御制诗五集》卷四十中的《咏绿玉蝶(音射)诗》;汉玉扳指上所刻为收录于《高宗御制诗四集》卷十五中的《古玉蝶诗》;青玉扳指上所刻为收录于《高宗御制诗五集》卷九中的《信天主人自箴诗》。两件白玉扳指中一件为阴刻勾云纹饰,另一件则为刻御制诗画意扳指。一老翁头戴斗笠,身着蓑衣,坐于江边山岩之上,注视着水中的钓竿。远处是波光粼粼的水面,老人身旁为用红色沁色表现的山岩,山中一条小路弯弯而上,山岩中古松森森,别有情趣。画面空余处刻收录于《高宗御制诗三集》卷六十二中的《题寒江独钓玉蝶》诗,这是乾隆帝专门为此件画意扳指所写的诗作,因此画面和御题诗之间非常契合。而赤皮青玉扳指则在红色玉皮上阴刻勾云纹地,上面四个开光中阳刻“八徵耄念”四字。这件扳指在清宫档案中有明确制作记录。

  这套御用玉扳指的包装也非常值得关注。外套为一剔红海鱼图圆漆盒,由盖和底两部分合成,盒盖外及底外墙朱漆雕落花流水纹,盖上三条鱼戏于滚滚波涛之中,刻画生动。盒内御制《咏玉蝶》诗,底外正中刀刻填金楷书“乾隆年制”款。此盒雕工精细纯熟,波纹如丝,一刀剔下,不见败痕,表现出乾隆时期雕漆工艺的一种崭新风貌。此盒雕刻之精几乎无懈可击,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乾隆时期的“剔红海兽圆漆盒”和“剔红海水游鱼嵌碧玉磬式两撞盒”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有可能是出自同一名匠人之手。漆盒之内置一极薄而光素的红木内胆。内胆盖的上下两面分别刻楷书填金乾隆御制《咏玉瓣》和《紫玉蝶》诗。内胆的下半部分与外面漆盒的下半部分内里大小相合,上口沿外翻,恰好与漆盒下半部分的上口沿相叠压。当把内胆下半部分放入漆盒下半部分时,二者严丝合缝。其底外面刻楷书填金乾隆御制《和阗玉蝶》诗,内里平置7个在档案中也叫“脐”的红木小圆柱,以固定扳指之用。为避免扳指之间的碰撞摩擦,每个扳指外还配有黄缎围套。这种在漆扳指盒内配胆安脐的做法在清宫档案中也有记载。

  清代扳指数量较多,单是由清宫造办处组织苏州、扬州工匠制作的小件扳指就有不少,因此就单个扳指来讲价值并不一定很高。但是如果出白宫廷,且有图案、题诗或者御用字样的扳指就较为珍贵,特别是原装成套扳指,一套数量越多越珍稀,其价值随时间推移必定快速上扬。

  来源:《收藏界》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