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话说出口瓷(一)

谢萌    2009-12-20

  跟多数人大力搜寻明清的青花相比,出口瓷器收藏感觉有点旁门左道,聊天时感觉有点不上台面。可是喜欢就是喜欢,这也是收藏的出发点,跟做生意有所不同,不全凭市场行情主宰。

  在这里冒昧谈谈对出口瓷器的拙见,因为笔者收藏起步晚,出口瓷器的收藏至今也还没有什么精品,它们都是直接从欧洲小拍或者小店里买的;都有个“小”字,因为欧洲的大拍和大古董店,同样器物那里的价格要高出数倍。出口瓷器,当年正是迎合欧洲风格,至今也仍旧是欧洲人收藏的对象,所以价格并不是国内以为的那样低廉。之所以写这小文,因为笔者不断听到,诸如近期不断听告诫,出口瓷器少沾,那是在国内收藏不入流的,而且,还正有国家级的大师专家专门谈了这个简单说,原因就是出口瓷器风格大异于我们祖先的审美,市场不看好,风险大。

  收藏需要高人点拨,包括行情走向,更包括怎样欣赏异同之美。可是牢牢不忘记市场走向和行情,那就有点背离艺术收藏本性,完全属于古董商人操心范围。那样会忘记了收藏的真正意义和乐趣,会把每件藏品都当作银圆手捏捶敲,狠咬狠嚼,专家的点评就成了股票行情报告;旗子向左走向右走,吹捧成全民性赚钱运动,鉴宝的高潮来临在专家估价那一瞬间;可怜观众几乎不敢呼吸,听着5万元、10万元的吆喝,“收藏”二字就掉包成了“收卖”。中文里“收藏”这个词语,它代表的品位和丰富含义,变成一个发展经济的附庸,当然不足为奇,但是有点悲哀。

  话说回来,中国出口瓷器很早,从已经捞出水的沉船年代,已知唐代就有整船的大量出口,也许会有新的资料发现更早于唐代。笔者谈的主要是明晚以后的出口瓷器,克拉克瓷器是较广泛的一大类,克拉克名字已经知道是来源于当年满载中国瓷器的一艘荷兰商船名。船在海上被抢劫(当时流行海盗行为),押船靠码头,货物就现场拍卖,那时候欧洲对中国瓷器还很陌生,直接叫买吆喝的当然是载货来的船名,此后,便把那类带开光的青花器叫成了克拉克瓷。大概那船装载的主要是带有开光图案和花口沿的青花盘碗杯碟,于是这类瓷器因为该船名字被一起叫做“克拉克”,然后沿袭下来,泛称出口欧洲的瓷器。这是货因船名。

  另外,这类沿开光纹开放延展的花口沿造型瓷器,又被日本人叫做“芙蓉手”。晚明时期这类瓷器有三个大特点:第一就是上面讲的开光和花口沿造型;第二是釉面多数极其光亮晶莹(排开海水侵蚀的那批),尤其康熙朝的出口瓷器,看上去崭新发亮;第三是不知何故,它们的胎体都修削得很单薄,这点跟国内同期民窑瓷器的结实很不同。国内通常只有官器才那么细薄,笔者因此戏说那是中国瓷坊的小动作,摔破再来买啊!事实是,那时期向中国定货的,只是欧洲的皇宫贵族,出价高,国内作坊是当作精品来做的,所以远比民窑的大路货讲究细薄光润。英语里描绘西方人眼里的中国出口瓷器,尤其杯碟盘碗,为蛋壳边(蛋壳那么薄)。所以,几百年过去,今天所见的克拉克瓷,即便小心使用,也常常带有爆釉崩口。既然那么薄的口沿,崩儿应该有的;没有才怪了!除非是有名有姓的海船新出水,否则得疑惑:莫非人家买去,几代人就没打开那包装,就没让人摸摸?

  除了体现西方的艺术审美的设计以外,也有非常中国传统,或者结合着中西审美的主题图案,有的干脆就是跟国内瓷器一样,没有什么变化。看这几件,并没有多少“西化”痕迹。

  除了青花这个传统大类,清代出口瓷器里还有伊迈里、巴塔维亚等,也是很常见的品种。伊迈里本身是日本一个港口地名。日本、韩国、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他们的出口瓷器也有不短的历史,上溯宋元,只是数量远逊中国。但是清三代之后,中国国力明显日衰,出口瓷器减少,日本相反,越来越多地占领了国际市场。日本仰慕和模仿中国瓷器的生产和其图案已经很久,对明晚期的嘉万五彩更是赞不绝口。的确,嘉万时期的五彩,与中国主流的书画传统讲究淡雅留白很不同,五彩器上布满多种甚至繁缛的图案和大红大绿色调,也许反倒比较接近日本随后在17世纪兴起的“浮世绘”(江户时代1603—1807年)风格?不能说谁学谁,但是风格当然要互相影响借鉴。至少,“浮世绘”画中的装饰技法,流行到了瓷器上,日本瓷器在青花上加用红、黄、金等色料描绘图案,效果就类似他们的“浮世绘”,视觉艳丽强烈,纹饰饱满,满片满画;这种风格的瓷器与“浮世绘”画一起进入欧洲,大受欢迎;这种蓝地加彩,特别是加红彩和金彩仔细描绘的瓷器,因为在日本伊迈里港口装运,于是这个地名成了这类瓷器名。对比中国青花瓷器,进入清代,传统的克拉克瓷器之外,也很快出现新品种,康熙朝出口瓷器里,有大量青花图案描矾红添金彩的各类杯盘瓶罐大小瓷器,它们被欧洲同样叫为“伊迈里”,它们的色彩多数控制在三种以内:青花、矾红、金彩,不同于国内市场的五彩。康熙一朝后,这种“伊迈里”瓷器从中国出口瓷器里很快减少,然后消失。所以,如今见到中国的“伊迈里”瓷器就主要是康熙朝生产,除了前面介绍的图案风格和色彩特点,它们的胎体和釉面都有不错的质量。不过,日本与中国的“伊迈里”容易区别,仅从青料发色看,康熙朝的“伊迈里”也用珠明料,与同时的青花瓷器的发色一样,有浓淡层次和明显手捺印,与红彩金彩交相辉映,繁简得体,既艳也雅,十分漂亮。中国的“伊迈里”也有用上多色的设计,绿、黄、褐、紫、黑、蓝彩等皆全,准确说,这样已经不能叫“伊迈里”,是康熙五彩瓷器,英文是主体图案常常非常中国化。出口瓷中这样的五彩器数量不多,价格要高于普通的“伊迈里”瓷器。

  此外,从拍卖目录里的中国康熙朝的“伊迈里”出口瓷器来看,价格普遍高于日本瓷器。康熙朝的出口瓷器胎体洁白坚硬,扣之如磬,釉面光润明亮,质量确实明显高过日本瓷器,也高过此后国内各朝。

  巴塔维亚瓷器,源自于巴塔维亚港口,就是今日叫雅加达的城市。这个印尼的港口城旧名是巴塔维亚,是荷兰占领时期的殖民地,也曾经是历史上非常繁荣的国际大市场,中国清代早期的康雍时期瓷器运出南海后,通常在这里转运分装各国商船,再远行。那个时期大量出口了酱釉加青花或者酱釉加粉彩图案的瓷器品种,于是,也跟前面的伊迈里那样,货因地名,它们有了与港口巴塔维亚同样的名字。如果在拍卖行,听见叫“巴塔维亚”,就指的这类施酱釉的瓷器。

  来源:《艺术市场》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