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话说出口瓷(二)

谢萌    2009-12-21

  出口瓷器近年的涨价明显迅速,这个情形跟其他古瓷器一样,它的数量也有限,加上欧洲有收藏的历史习惯,有对出口瓷器的传统喜爱,民间普遍财力也比中国强势,这都是构成收藏越来越不容易的因素。上期读到胡雁溪先生从参加欧洲拍卖后的访谈文章。其中专门提到了出口瓷器的收藏机遇,速度是国人以为的出得国门遍地都是,随手可得。这里借用几句文中观点,“康乾雍三朝皇帝都很喜欢西方艺术,所以很多西洋风格的纹饰都被使用到陶瓷中来,这在官窑上有很好的体现,例如珐琅彩瓷器:外销瓷的那种中西合璧的艺术风格,其实更接近当时的官窑风格。乾隆以前,外销瓷器的对象是欧洲的皇室,贵族,富商巨贾,然后逐渐有了中产阶级,客户基本上没有下层阶级。如果真正见过大量薄如纸,声如磬釉如玉,彩如虹的外销瓷,我相信大家都会改变这种偏见的。”胡先生见多识广,分析很准确。

  从中国的出口瓷器,能看见出口转内销的有趣过程,其实正是不同文化和审美相互认识和接纳的过程。举一个例子,洪武釉里红瓷器,在上个世纪早期的欧洲市场并不看好,主宰的是青花,结果一个完整的大盘,价格敌不过普通明代青花碗,甚至低廉也无人要买,拍卖公司退回原主,冷落在角落里几乎半个世纪,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才被人认识。此后,一路飙升,每现身次便是一次惊叹价!这故事主角就是现存大英博物馆的一个洪武釉里红大盘,是前年翻译后刊登在《文物》上的文章里一个实例。这个大盘子曾经做了大英博物馆的一次期刊封面。

  同样有趣的出口瓷例子,元青花。如今连土里掘出一块那瓷片来,也是惊叹和高价,而且都是元代制造,大家却要仔细辨认其青花的色泽和画风。为什么呢?因为颜色发灰和小碎笔小碎花的小器物,比大枝叶大花朵的大器明显低下很多档次,众所周知,后者才最有收藏价值:它正是当年景德镇向西亚中东的出口瓷器,不为内销:它们的纹饰和造型,显然有咀显的定制要求,不是我们老祖宗预先设计的,恐怕祖宗们当时也未,必很喜欢那样的大花大朵和繁密图样。可是今天,我们却喜欢极了,哪怕看见艳丽的碎瓷片,也两眼发亮!如果你手上有件土耳其宫中所藏那样的元代青花大盘子,笔者用一件康熙内销青花瓷器来商量掉换,一个是内销,一个是外销,行吗?不,你恐怕坚决不干!除非做慈善。其实,艺术的美正在于丰富多样,人的审美能力也比想象的更容易接受和理解其他风格,几千年来,我们的祖先一直都在吸取外来一切,历史一直在变化之中。犹如活水流动,才因此保证了我们的文化不死不腐。这类例子很多。从日用品的瓷器装饰和造型(比如执壶来自西亚金属器,莲花图来自佛教,包括生长在我们脚下的外来的玉米,蔬菜),到精神领域的观念,包括制度,每艰深的宗教观点。既然来自各方的神圣,能够排排稳坐在我们的庙宇里,享受同样的烟火礼拜。能做到这样和谐的民族,怎么会歧视自己生产的出口瓷器呢?难道今天的我们,竟然比祖先更固执更保守?

  收集出口瓷,早两年大概是最好机会,对细薄光亮的康熙仕女青花盘,标准尺寸,1000元能拿到:完好的顺治青花鸟纹象腿瓶,做工细腻,2000也能买了,但是现在已经高上数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参加收藏,旅游,留学、专程,几乎欧洲也被地毯似的搜索。不过,一般质量的清三代瓷器价格仍旧偏低,仍旧是机会。美丽之物,心爱之物,就值得收藏:这里面涉及的,是个人品位,兴趣和知识,收藏带来的,也是品位,兴趣和知识,把眼前的器物看作艺术品,有能力就买下,没有也可以对它欣赏,只是请不要看它作商品,尽管艺术品同样有这个功能。笔者理解这就是收藏的基本要求。

  因为对出口瓷有兴趣,有机会便关注一些公司的拍卖和网上拍卖,合适便买,买不起也欣赏:看见价格起伏,也甚觉有趣。

  2005年的一个国内叫太平洋公司推出了一个康熙“伊迈里”瓷盘的拍品,落槌价格是1.21万人民币,那时,这个价格很不错了,也正反映一个趋势,出口瓷被国内开始认识和看好。正是那年初冬11月,瑞典的几位专家在故宫博物院作了两天的中国外销欧洲出口瓷器的专题讲座,而且故宫午门上举办了中国明清两朝向欧洲出口的瓷器展览,其精美和品种丰富,让很多中国的瓷器藏家也是头一回开眼。民众认识出口瓷,也许有这个推动。但是,这个趋势并没有顺利发展下来,去年以来,尽管欧洲的大小拍卖上,明显看见中国明清出口瓷器在不断上扬,但在国内,反而日趋冷清。而且据说有专家也在提醒民间收藏者要保持清醒,坚持收藏内销立场,听专家权威的发言,向左走向右走,本来是我们的传统自然赶紧住手。

  一个朋友开店,曾经托笔者买出口瓷,他请来拍卖公司的人来店里看看哪些有送拍价值,原本觉得不错的那一对出口瓷盘被估价2000元至4000元,而且劝说不必送拍,因为可能没多少人感兴趣。他委屈极了,那对康熙盘子完整无瑕疵,直径23cm,发色青翠滋润,描金也保存得不错,千里迢迢,这税那税,两年前买来还花了4000多元呢!拍三两千出去不如送人当作礼品,好歹也是康熙朝瓷器。生意人得讲利润,于是他再不敢买此类了。得知这结果,因为被笔者鼓励过,也不免有点内疚。

  这种清早期曾经流行欧洲的“伊迈里”瓷器,虽然替娘家赚回了不少银两;如今再返娘家,却大跌身价,至于“广彩”,更可怜,不少拍卖公司连看也不想看。一个标准直径23cm的开光仕女人物广彩盘,就落得拒收这个下场,听说在广州本地,广彩瓷器的回流情景稍好;有点母不嫌儿的凛然。不管怎么说,收藏是极其个性化行为,不太在乎是否盈利;喜欢就照样要,我喜欢你不爱,仍旧视为一个机会,等大家都喜欢上了,价格马上就得疯,那时候就赶紧撤吧。喜欢出口瓷因为笔者个人感受除开按订制那类,其他多数,设计上仿佛让人看见了宋元时代的磁州窑风格,那种风格就是民间的不拘一格。打量那画面,就想象那些工匠们提笔就画的状态,信手走笔,浓淡皆由我做主处于一种自由的状态里。这种自由可能因为手下这东西反正要远走他乡,不用顾虑本地或官或民的重重规矩,不会冒犯谁谁,再者,这些东西是给另一种文化对象使用的,当他们什么也不知道,喂什么吃什么,所以匠人有了自由心情,也有了张扬和自信,自由就是艺术创造最好的心态,工匠们的状态良好,所以一技一蔓一山一水都可以想当然。是否好看不论(那会涉及太多的标准,多探讨只会头疼),至少,看那些张扬不羁的画面跟工匠去享受他们笔下的无章法,无定规,犹如跟直爽天真孩子呆在一起,会心一笑,开怀而乐。这就是古磁州窑传下来的魅力。所以,看不拘一格的出口瓷,也有类似喜悦,常常忍不住要笑。

  来源:《艺术市场》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