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浅谈明清官窑中的莲纹

萱草园主人    2010-01-07

  一、莲简介

  

  莲也称荷,别名芙蕖、芙蓉、水芝、菡萏、红蕖等,是一种多年宿根水生草本植物。作为我国常见的水中花卉,莲的栽培历史相当悠久,据说周朝已有记录可寻,发展至今,其花色、种类已经难以计数。古代,我国还曾流传十二花神的故事,是选取农历每月具有代表性的花卉组成。其中,莲居第六,即六月份的花卉代表,可见它在古人心中的地位。

  

  二、莲文化

  

  莲子自古就被人们视为高级滋补营养品,饮食莲子羹可镇定安神,藕部可以制作各种菜肴,加工成藕粉等。其他如莲叶、莲花、莲蕊等均是常见的药膳食品。因此可以说,莲浑身洋溢着食文化。另外,由于“莲”与“怜”同音,古代诗词中经常借用莲来表达爱情。如南朝乐府《西洲曲》中有“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水”的诗句。相似实例还很多,这里不多列举。

  魏晋南北朝以来,莲还成为士大夫的象征,代表君子的高风亮节。在许多文人笔下,它都显得纯洁、孤傲。如宋代周敦颐曾作《爱莲说》,曰:“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所以,莲的高尚情操为后人推崇,并成为“四爱”之一,至今爱莲者层出不穷。

  莲不仅深受儒家文人喜爱,它也是佛教中的圣花。佛经中把佛国称为“莲界”,寺庙称为“莲舍”,袈裟称为“莲服”,佛座称“莲座”,佛眼称“莲眼”等,似乎佛与莲不可分离。其实,莲在佛教中地位如此重要,究其根源也是因为它具有“出淤泥而不染”的特点。

  儒家与佛家两大思想潮流是影响我国古代文化发展的主要因素,鉴于莲在其中所处的突出地位,莲纹自然被广泛应用到各类日常装饰中。就历代陶瓷制作而言,各时期不乏莲纹图案及造型。景德镇的元代青花瓷中曾经制作了不少莲纹器,可从侧面体现出当时人们对莲花的钟爱。

  

  三、明代官窑中的莲纹绘画

  

  明初官窑中,元代曾经盛行的一把莲、莲塘、莲塘鱼藻、莲塘鸳鸯等题材都得到传承,所以不少瓷器绘画都以莲花为题材,这也更加肯定了元代景德镇制品对明初御厂所产生的深刻影响。其中,宣德朝是莲纹制作最集中的阶段,制品种类、釉色久负盛名。当时的莲塘龙纹在以往不太常见,是此时莲纹发展的典型图案之一。

  莲纹在明初官窑瓷器中经常可见,特别是在绘画鲭、、鲢、鳜等谐音“清白廉洁”的御厂图案中出现,并被广泛运用在各类釉色瓷制作中(严谨说,“鳜”更与“桂”同音)。首先,古人赞美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如果赏赐莲纹器予众臣,统治者可以达到警示大臣要为官清廉的目的;其次,莲“中通外直,不蔓不枝”,意味性情正直,不结党谋私。对君主来说,符合以上标准的臣子无疑有助于自己管理国家,利己利民。而流行的莲塘龙纹,也可能是统治者警示自己廉洁的最好题材。

  成化朝官窑瓷器的莲纹变化也不容忽视,当时的莲塘鸳鸯纹使用相对频繁。“鸳鸯”在古代称为“匹鸟”,晋代张华的《禽经》中记载:“鸳鸯匹鸟也,朝倚而暮偶,爱其类也”。崔豹在《古今注》中也曾提到:“鸳鸯,水鸟。雌雄未尝相离,人得其一,则一者相思死,故谓之匹鸟”。鸳鸯纹饰的大量使用令成化帝与万贵妃的爱情故事变得更为浪漫多情。 虽然从科学角度看,“鸳鸯生死不分离”的说法存在不少疑点,但对古往今来处在爱情道路上的情男圣女却带来无尽鼓舞,起到难以评估的积极作用。

  除以上各类纹饰外,明代中后期的御厂还设计出不少其他莲纹图案,其寓意与以往莲纹大同小异,所以这里不再做深入探讨。

  

  四、清代莲纹的发展

  

  清代的莲纹绘画总体继承了明代原有图案,但从部分细节看,明显比明代有所改观。除严谨生硬的官仿官制品外,御厂图案设计者还对一些原有纹饰进行改革加工,用细腻的绘画笔法把莲纹表现得生动逼真,尤其在彩瓷方面体现得尤为突出,如金彩等各种特殊彩釉的应用。当然,图案细致化原本是清代御厂器物制作的共同特征,并不仅表现在莲纹方面,只能说是瓷器发展的必然趋势。随着后来清代中期仿生瓷的大量兴起,御厂也开始制作莲纹类制品,算是比以往又上一层台阶。

  莲与白鹭结合的绘画图案在元青花中已被采用,明代御厂制作不多,进入清代乾隆时期再度盛行。该纹饰也是取各自谐音,如“鹭”谐“路”,与莲组成“一路清廉”,其寓意与明代盛行的“清白廉洁”纹饰并无根本区别。从已知资料看,此类“一路清廉” 图案,器中白鹭或一,或三,乃至更多,看得出统治者对此类图案的设计并没有严格限制白鹭的具体数目。

  莲除与鸳鸯、白鹭等组合外,也经常与翠鸟相互搭配,这些实例都可以看出清代莲纹绘画比明代更灵活,也更复杂。

  清代绘制四爱图的制品也不少,该类纹饰在明初洪武时期曾偶尔出现,但不及清代普及。“四爱”包括莲、梅、牡丹、菊等,可以看作是古代文人绘画四爱的简化图。该纹饰的复兴应该与清代彩瓷发展进步至关重要,否则很难绘制出如此精彩、清晰的花卉群体图。

  

  五、官窑中与莲有关的诗词

  

  明末清初,景德镇兴起在瓷器绘画中结合诗词,增加文气与书法情趣。康熙御厂受其影响,制作了十二花神杯这一代表性题诗器物,其中的荷花杯使用了唐朝诗人李群玉在《莲叶》中的一句,即“根是泥中玉,心承露下珠。”从历史角度看,康熙十二花神杯的制作意义不可小觑,因为它直接影响了在该朝繁荣起来的珐琅彩瓷制作。

  雍、乾珐琅彩瓷中出现的莲纹绘画、诗词都比较多,如明代申时行在《莲花》中的“妆凝朝日丽,香逐晚风多”,南宋诗人杨万里在《小池》中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等都与莲纹图案搭配过。还有暂时没有查明出处的“介如君子德,韵似美人妆”也时而出现。“介如君子德”中的“介”用以表现意志,带有“正直,有骨气”的意思,类似于“介如石焉”。

  总体看,清代制品使用这些诗词的主要意旨在于强调莲花的情操、美丽与芳香。其中,“介如君子德,韵似美人妆”尤为生动,短短一句把莲的圣洁与美丽都表达得淋漓尽致。

  清代官窑瓷器中古诗词被广泛应用,乾隆帝还令督陶官将其御制诗绘制在官窑制品上,其中与莲相关的器物有台北故宫所藏“乾隆己卯(乾隆二十四年)新秋御制”的红彩塘莲把壶,自题诗为:

  秋荷叶上露珠流,柄柄倾来盎盎将。

  白帝精灵青女气,惠山竹鼎越窑瓯。

  学仙笑彼金盘妄,宜咏心兹玉乳浮。

  李相若曾经识此,底置驿远驰求。

  

  六、综述

  

  首先,从明清官窑莲花纹饰发展看,两朝在前、中期的发展较为突出,可以代表各自王朝莲纹的主要制作特点,但清代康、雍、乾官窑瓷器的莲纹绘画要比明代永、宣、成时期的复杂、细腻,特别是在粉彩、珐琅彩中的应用,使莲纹显得更加传神。

  其次,根据前文分析可以看出莲纹绘画之所以在明清官窑中大量使用,主要可以归结为两大原因:一、“莲”与“廉”谐音,自古被推为圣洁至尊,“出淤泥而不染”,可以警惕群臣,利于安邦定国。二、莲花芳香宜人、优雅秀美,在色调丰富的彩瓷制作中,以它为主题,可以进一步渲染绘画艺术效果。

  来源:《收藏界》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