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收藏是富人的吸金游戏

胡 雄   2010-02-03

  因为以企业家为代表的新富势力的加入,一直徘徊于普通人视野之外的收藏品市场突然掀起了惊涛骇浪,浸润着浓厚文化味的艺术品收藏市场正越来越被“生意经”所充斥

  由于市场价位被一步步抬高,传统的收藏者和一般的艺术品经营商被迫与精品市场渐行渐远,以企业家为代表的新富势力比以往任何时候显得更积极、更投入。

  富豪们一直标榜自己是收藏爱好者,不屑投机与做局炒作之类的恶评。你可以相信他们,可以选择质疑,但无可否认的是,这些跨界商人作为近几年来艺术品投资领域的新生力量,早已在这个吸金的新平台上大施拳脚,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这个充满诱惑的圈子。

  从五年前开始频繁出入拍卖场的邢继柱,无疑是个标本。

  高调的投资者

  中国的收藏者被公认是这样一副模样:衣貌平平,语不惊人,低调地混迹于北京潘家园的摊位前,拍卖场中看似不经意地举牌之下,却是一掷千金,之后迅速面目模糊地消失在众人诧异的注视里,惊心动魄的交易在不动声色中就此搞定。

  但民营企业家邢继柱是个高调派。他说他喜欢美国电影《偷天陷阱》里那群珠光宝气、气势庞大的富豪逐鹿拍卖场的情节,觉得自己应该是那个族群里的人。

  所以,尽管接触邢继柱的人越来越多是为他的收藏而来,但邢从来不低调。有时候他会把想采访他的记者带到航空博物馆的轻骑兵飞行俱乐部,指着蜜蜂3C告诉对方:“我一会儿就开这个!”有时候他会逢人必讲自己每天要去高尔夫球场上打9个洞才去自己的公司坐镇,最后以“这应该是你的目标”这样的谆谆教诲收尾。

  经营着一家计算机集成系统公司的邢继柱确实不差钱。“20世纪90年代我自己创业的时候,做什么都火!”他说。那个年代,邢因为在行业高速发展期代理一种兼容机而捞到了第一桶金。但他不太甘心这种代理的模式,同核心研发和生产绝缘,让邢觉得即使自己的生意再好,只是个围绕售前售后的贩卖者。“我开始想寻找一种有趣的生活,却也一时不知道它应该是什么样的。”邢很喜欢把自己的经历描述得清心寡欲一些。

  2004年。他和艺术品投资的缘分来了。时逢装修新居,邢继柱逛家具市场的时候,第一次对古董家具产生了好感。他自称在那一年里就买了2000多万元的家具,一张大罗汉床70多万元,一把太师椅30多万元……邢感到,这些物件就是“为自己而来”。他说自己收藏的天分就是在那一年被唤醒的。

  2004年之前,油画还比较受冷落。邢收藏了不少他自己喜欢的写实风格油画,包括陈逸飞、陈丹青、杨飞云、罗中立的作品。之后因一个偶然机缘,他又得到一套佛像,被强烈吸引。“手工漂亮,题材丰富,每尊造佛都有不同的故事。文化、历史、宗教都蕴涵在里面了。”从佛像开始,邢说自己真正感受到了身心都完全沉浸其中的巨大收藏乐趣,因而在这个领域越沉越深。商人的头脑、雄厚的经济实力,加上一定的艺术修养,使他在收藏界很快脱颖而出,成为拍卖会上呼风唤雨的人物。

  最近几年,邢继柱对佛像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在北京举办的一场古代佛教文物专场拍卖活动中,最引人瞩目的《明永乐铜鎏金文殊菩萨像》被他以924万元迎请。在他位于万城华府的私家画廊里,邢专门有一间屋子用来陈列他现有的佛像收藏。空闲下来的时候,他会安静地坐在这间小屋里,一件件为这些佛像编目、登记。

  邢继柱显然是一个群体的缩影。他说和之前收藏圈的主流——古玩行内人不同,自己这一拨人属于企业家。“原来是个小圈子玩,买东西都很小心,但企业家进来后,动作比较大,投入的资金多,几年就能收藏前人十年二十年积累下来的东西。这使得有限的古代文物供不应求,价格也就上来了。2005年以后,整个文物艺术品市场都在暴涨。”邢继柱说,他们这拨人有做地产的,也有做金融的,都是最近一二十年新富起来的人,搞收藏有比较明确的投资观念,出手很大胆,比如他自己就时常光顾香港、伦敦、纽约等地的拍卖,并往往斩获颇丰。

  艺术品收藏绝不会只进不出,所有人都认为商人炒艺术品的投资回报注定高得不可想象。可每每被问到有哪些宝贝卖了好价钱,邢继柱只是坐在摆放着十几尊佛像的办公室里,沉默并微笑着。

  “我们丢了两个多亿!”

  邢继柱收藏艺术品在圈子里尽人皆知。但他投身收藏佛像,则纯属偶然。几年前,有朋友向他借了200万元钱,想用几十尊佛像抵押。颇具心计的邢就开始私下打探,想知道小小的佛像到底值不值那么多钱。他很快就发现,佛像绝对是艺术品投资的一个新领域。

  不出他所料,2006年佛像市场一度受到媒体和藏家的关注。谈到拍得明永乐佛的那一场拍卖会,其中的暴利令富豪邢继柱都小小地感叹了一下。

  2005年,在伦敦的一家古董店的顶层阁楼上,英国掌柜拿出了一个令邢眼前一亮的佛像,开价约合200万人民币。经过还价,邢最后以130万元出手买下,而且马上通过汇丰银行把钱打到了古董商的账户里。那个英国掌柜很少见到如此爽快的中国买家,高兴之余把他珍藏的另外十余个佛像拿给邢把玩。邢开了眼界,很兴奋,但掌柜的一句话又打击了他:所有佛像总价1.4亿元,而且不单卖,不还价。

  这些佛像让邢很是心动。“但是当时没有那么多钱,就打电话给一些做收藏的朋友,希望大家集资一起把它们买回来。那一年,我刚刚开始收藏佛像,很多朋友对我没有信心,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邢回忆。

  时间和机会就这样被搁置了。2006年秋,这些佛像来到亚洲,出现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那时邢还在兴奋着,觉得和佛像很有缘分,于是开始组织藏家,计划在拍卖会上把这些宝贝一网打尽。

  拍卖开始前,藏家们就把各自希望买到的佛像给分配好了,并约定相互间不要竞买。但所有想当然的精心筹划,在拍卖会上沦为了一相情愿。彻底出乎这一帮生意人意料的是,因为现场大部分买家都不是收藏界的人,所以很敢于生猛地出价,最终的成交价格是邢继柱预测的两倍多,所有佛像以3亿多港币的价格拍出,邢继柱一伙人谁也没有拍成一件宝贝。

  “那时港币比人民币贵,如果不上拍,蔡先生拍一尊佛的价钱基本上可以买回全部14尊永宣佛像,也不至于后来瞎举那园子里的水龙头!”

  邢提到的“蔡先生”,正是2009年年初兽首风波中的蔡铭超,那场苏富比拍卖中,他以1.166亿港元仅拍得一尊佛像。

  半年的拖延,1.4亿元人民币变成了3亿多元港币。“我们其实是丢了那两个多亿啊!”邢继柱一副肠子都悔青了的口吻。

  邢对从自己手里流出的收藏品讳莫如深,与哪家代理公司合作、如何操作、获得多少收益更是鲜为人知的大秘密。曾有知情者爆料,2008年,他在北京昌平某小区买下整整一个单元的商品房,为的就是与西城区几家住户交换一个四合院,买商品房的钱正是当时邢卖掉几尊佛像的收益。当被求证此事,邢只是说:“我有很多四合院”。

  邢继柱认为,古董和艺术品正在被一股力量惊人地带动,从楼盘、股市到艺术市场。这是美国暴发户的老故事,我们正在大规模跟进。

  中国人正在以空前的速度富起来。邢继柱认为,这正是艺术品投资市场还会火下去的重要依据。他算了一笔账:现在暂时用买一台凌志的钱就可能把某个大家的书画作品收回家中,而这样的机会不会一直等着你。或者可以说,享受到大师提供给的艺术精品,客观上说并不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它会越来越成为少数人的事情。但现在机会还暂时在那里等着,“如果你现在还不觉醒,它就会离你而去,所以投资还要趁早”。

  来源:中国财富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