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泉坛名人——钱币学家李佐贤

王增山   2010-02-09

  李佐贤、字仲敏、号竹朋、山东利津县人。生于嘉庆十二年(1807年),卒于光绪二年(1876年)。道光进士,官翰林院编修,汀州知府,又是钱学家、金石学家、鉴赏家。编著有《古泉汇》、《书画鉴影》、《石泉书屋类稿》等,尤以《古泉汇》著称于世。

  李佐贤于弱冠即爱好古币,原居乡里,囿于一隅,见闻未广,道光八年(1828年),中解元后,游学于济洛、邹滕、京都之间,随地访求古币及有关学问。道光十五年(1838年),中进士,选为庶吉士,道光十八年,加科散馆,授翰林院编修,于国史馆有机会阅读抄录了大量的古籍。鲍康在《观古阁丛稿》中说:“李竹朋久居京师,借抄《永乐大典》中关于古泉一门,颇为详备”。为后来研究古币、金石、书画,集累了大量的文字资料。

  李佐贤居国史馆九年之多,虽公事纷繁,但在公余,常到街市、厂肆浏览购买古籍、文物。当时,北京的琉璃厂、海王村是他经常出入的地方。每遇珍品,常节衣缩食,不惜重金购买,丰富了收藏,开阔了视野。他的同窗好友张铨对其长期备尝艰辛地专心收集古币、金石、书画十分钦佩444,曾赠诗曰:

  敝衣淡食心自欲,海王村里觅古籍。

  收藏切磋几十载,泉汇画影成巨著。

  李佐贤为官后,宦游京都各地,与海内同好鲍康、刘喜海、陈介祺、吴式芬、吕尧仙等结为金石之盟,对所得古币,金石书画,以实物或拓片相投赠。他在《观古阁泉续说》和一些信札中,真实地记录了他们结盟金石、切磋考据之学的情形:“致刘燕庭观察:聚首都门,时令教益……都市近鲜古泉,数月来未得异品,惟得一‘蒲板币’尚属精好,仅将拓墨呈览。又忆‘太和五铢’、‘直百五铢’尊处颇多,倘肯分惠数枚更佳,尊处所缺各品亦望开示,倘都门物色有获当寄呈”。“复陈受卿京师:敝藏古物无多,兹将精拓五十种寄奉请鉴,业已倾筐倒箧,仍撮土无增于太华,细流无益于江海耳”。之后,陈介祺则以“孝建四铢”拓本一册寄李佐贤。

  李佐贤每得古泉,随时分类嵌置板上,装套如书,极为珍视。每有余暇,常把来摩挲玩味,其时古色古香流溢于几砚之间,其乐无比。他几十年坚持不懈,广泛搜集,日积月累,收藏了大量古币。

  咸丰三年,李佐贤辞官归里,咸丰七年复居京都,他把主要精力集中在古钱币的整理上,咸丰九年,开始编著《古泉汇》。他于治学十分勤奋严谨。终日身处陋室,摭拾资料,整理拓片,注释文字,每遇新异必偕同好反复验证。杨恺令在《鲍子年先生传》中说:“李竹朋与子年,编拓四五千品,暇则断其时代先后,证其笔画之异同,辨其面轮背廓,剖其微厘,至忘晷刻”。对所载之泉尤为审慎,鲍康在《观古阁丛稿》中写道:“竹朋对所载古泉,慎之又慎,仅见拓本,未经审定原泉者不载”。

   

  李佐贤癖泉数十载,于刀布从不臆断年代,亦不强分先后,常为一泉之划代,辨其真赝与同好争论不休。同治癸酉元月,陈介祺欲订泉汇,以手评稿寄之,有些看法竹朋不能悉从,与之辩论不休,直至分写于册中。

  同治三年(1864年)《古泉汇》编辑成书。鲍康作序并跋,胡士查工书,张铨题词。此书历经三十七年之多,凝聚了李佐贤毕生心血。全书共64卷,17册,集钱学著作之大成。收古钱拓本6000余种,钱范75枚。分元、亨、利、贞四集。元集大布,亨集大刀,利集圆钱,贞集异泉杂品,该书对春秋战国时繁多的刀、布首次加以考校分类;著录农民军及地方割据势力的钱币;兼收受中国钱法影响的日本、朝鲜、越南历朝钱币;将钱范及钱母列入钱谱中。其中不少钱币是旧史籍中所未载者。《古泉汇》着重记述了钱币的出处,铸造方法和文字变化及流通手段。

  同治十二年(1873年)李佐贤与鲍康同辑《续泉汇》十六卷,补九百八十四品。随之又辑成《观古阁续泉说》,补鲍康《观古阁泉说》之未备,续说三十余篇,记述了钱币收藏研究的情况。

  《古泉汇》是我国钱币学史上的一部巨著。它集录了从春秋战国到明代流通的各种钱币近6000种,钱范75个,其中不少是过去史籍未载者。《古泉汇》着重记述了古钱币的铸造和文字的变化,是研究古钱学的重要资料。

  《古泉汇》刊行已百余年,部分手稿存利津县文物管理所,其刻板早已散佚,李氏之旧泉现存辽宁省博物馆。

  来源:《中国钱币》

Copyright©2001-2019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2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