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两块瓷片上的信息

刘志勇   2004-09-03

  这两块古瓷片,一块为河北曲阳定窑白釉刻花,是我探亲休假时在河南省新乡市劳动路和人民路交叉十字路口的建筑工地捡到的;另一块为江西景德镇湖田窑影青釉刻花,是我在广州市中山三路与文德路交接处的工地上捡到的。产地相隔数千里的两块瓷片不约而同地被我捡到,不能不说是一种缘份。把玩鉴赏之中我感悟出两块瓷片上携载有许多不同或共同的信息。现记叙在此,与专业的或业余的古瓷研究及收藏爱好者同享。

  一望即知,因产地(窑口)不同,两块瓷片的釉色和造型上明显相异,定窑片的釉水白中微闪灰黄,光泽含蓄柔和;圈足浅而大,应是当时定窑采用覆烧工艺生产的典型日用器折腰盘的残底;湖田窑片的釉水白中泛青蓝,光泽莹亮明澈,圈足浅而小,足底心有黑褐色锅巴痕,应是当时湖田窑采用垫烧工艺生产的典型日用器深腹碗的残底;细察之下两者胎质也不尽相同:定窑胎质白而致密坚硬,在白色纯净度上不如湖田窑;湖田窑胎质白而略显疏松,在白色的纯净度上胜出一筹。原因是胎土的配方有差异。

刻花

  然而,两者不但在器物胎骨的厚薄上大致相同,而且在纹饰的内容形式和刻划技法上,也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均以折枝莲花的纹饰为主题,采用刻划技法表现。用宽刀(半刀泥)侧斜刻主要线条,所刻刀痕较宽,紧靠花的一侧(内侧)较深。因有釉水积入,故颜色也较深,离开花的一侧(外侧)刀痕较浅,因有釉水流失,故颜色较浅。同时每一花瓣或叶片一侧的宽刀刻线旁,还辅划一条细线,从而丰富了花瓣的层次感、立体感,使之更生动形象。装饰的部位都是在器物的内底正中,是视觉最佳的角度,便于审美观照。

  古陶瓷研究者和收藏爱好者一般都知道:纹饰宽刻线一侧辅划一条细线的技法是宋、金时期定窑刻画装饰技法所具有的特点,为什么湖田窑也采用了相同的装饰技法呢?过去曾有学者认为是金兵入侵,为躲避战乱,不少定窑工匠逃至景德镇,因此也把定窑的制作工艺带到了景德镇窑场;但这里明显有一个时间上的先后问题,有的研究者对此提出异议,认为两窑采用刻划花装饰技法生产的器物在时限上大致相同,刻划花装饰技法究竟是谁先谁后,谁影响谁,还很难确定。但是有一点是很清楚的,那就是我们民族的优秀文化艺术在不同地区之间,彼此有着相互吸收借鉴、交融渗透、共同促进发展的不可分割的有机联系。这两块纹饰内容形式、风格情趣、工艺技法都基本相同,却是由两个不同地区窑口烧制的瓷片,就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除了上述的主要异同之外,至少还有如下的一些方面值得我们深入思考:两块古瓷片都是在远离其生产场地的其他地区被发现的,说明当时各地区之间的商品交流贸易活动已经非常发达与频繁,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尤其是高质量的精美产品,更会受到不同地区人们的普遍的欢迎。同时相同的主题内容纹饰被不同地区的窑场同时采用,说明这特定时代的装饰艺术形式,得到了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广泛的审美认同和接受,成为存在于这特定时代的美的形式。还有,这两块古瓷片的釉色明显不同,能采用相同的刻划画装饰手法说明以刀代笔这一刻划画装饰技法,作为一定时代的特殊的艺术表现形式,可以适应多种陶瓷材质,因此在当时得以推广应用,随着古陶瓷领域里新的更便捷的艺术表现形式的出现,以刀代笔刻划画这一装饰技法才被逐渐淡化出历史舞台。

底足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