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无款官窑的身份认同

卢葳   2013-01-05

  近日,无款官窑瓷器的呼声渐高,特别是当翰海春拍中一件无款的清乾隆粉彩霁蓝描金花卉大瓶以2408万元高价成交之后。对于瓷器来说,2408万元是个什么概念?到目前为止,中国内地瓷器的最高拍卖成交价是中国嘉德2006年春拍中,清乾隆粉彩开光八仙过海图盘口瓶创下的5280万元;其次是中国嘉德2007年春拍中清雍正绿地粉彩描金镂空花卉纹香炉拍出的2643万元;再次,便是这件清乾隆粉霁蓝描金花卉大瓶的2408万元。

  一件无款瓷器能有位居中国内地瓷器成交“探花”的身价,人们不禁要问:款识究竟意味着什么?无款为什么?

   无款并非致命

   对于这件大瓶的优势,各路专家几乎异口同声:“一看就是乾隆官窑,符合乾隆时期大件儿官窑瓷器的基本特征。”

  该瓶颈形细长,瓶口外撇,六瓣瓜棱腹,肥短圈足。颈部及圈足以霁蓝描金装饰,每瓣瓜棱框格中绘有不同花卉,包括牡丹、芙蓉、梅花、菊花、红白石榴及莲花,尽显18世纪宫廷花卉写实风格。雍正和乾隆两位皇帝,喜好在御制官窑瓷器烧造典雅花卉植物主题,尤其乾隆皇帝更加钟情于厚实油质的彩绘色料,下旨选取花卉图样,常将两种不同主题花卉绘于同一构图。此种华丽的绘画风格,迄乾隆晚期成为绝响,不复出现。

  同时,乾隆皇帝喜欢烧造大型瓷器,本件粉彩霁蓝描金大瓶身高64.7厘米,在近20年内地市场上出现的官窑粉彩中是数一数二的。且造型规整端庄,吻合乾隆时期御窑厂大型瓷器的特征,也体现出乾隆时期烧造大件器物的高超技艺。加上设色丰富雅致、图案华贵娇艳,流光溢彩,尽显皇家气韵,确为乾隆官窑名品无疑。

  据介绍,这件大瓶原本陈供在圆明园,是两件一对的。圆明园浩劫之际流出,其中一件由Grandider 带出中国,后捐赠法国吉闰博物馆(Museum Guimer,French Nuseum OF Asian Art),现茂于该馆;本件同时散出,辗转流入美国芝加哥,本为著名收藏家Bill Little 旧藏。流传有绪也成为该器虽然无款,却仍然备受追捧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件漂漂亮亮的重器被漂漂亮亮地拍走,若说还有什么美中不足,就是那无款的现实和关于无款原因的猜测。

  原因众说纷纭

   据美国费尔德博物馆长何翠媚介绍,目前能与该器相比拟的同类大瓶有两件:藏于北京市故宫的乾隆粉彩霁蓝描金花卉诗句大瓶和藏于台北故宫的乾隆粉彩霁蓝描金花卉诗句八方瓶。前者高度与此瓶相近,颈部和圈足同样霁蓝描金,腹部六瓣瓜棱。不过瓜棱框格中只有三组花卉:牡丹、芙蓉和石榴,以及三组乾隆的御制诗句,每组各有两枚篆书印款,诗画花卉图案相间。后者尺寸略小、高34.8厘米,也是花卉与诗句相间。

  值得注意的是三件大瓶均无底款。故此有一种说法认为大瓶无款乃是技术原因所致:由于大件翻身困难,不烧年款是很可以理解的;即使有款,也多为后写。

  然而,在已知的乾隆大型号粉彩官窑中,有款者为多数,有些体型比这件还大,也仍然有款。近日被媒体广为关注的故宫两件“瓷王”即是最好的例子。其中一件清乾隆各种釉彩大瓶,高86.4厘米,口径27.4厘米,足径33厘米,将青花、五彩、斗彩、粉彩、釉里红等多种彩绘工艺集于一身;另一件粉彩天蓝釉开光大套瓶高73厘米,天蓝釉与青花纹饰互相辉映,工艺复杂。但两件“瓷王”均署有底款。另一方面,无款的小件瓷器也有不少。因此只从技术原因解释无款问题,就显得不是那么说得过去了。

  相比之下,何翠媚的说法似乎更为巧妙:吹毛吹疵的乾隆皇帝,经常精益求精,不惜工本,要求御窑厂一再烧窑实验,直至烧造出满意的绝佳式样为止。因此,不烧款便在情理之中了。

  此外,乾隆皇帝自命不凡,经常亲自干预御窑厂瓷器的烧造,并确定瓷器的造型、花纹、款识等,因而这个时期有些无款器物是奉旨不加款识的。如《乾隆记事档》中记载:乾隆十一年,“二月奉旨烧造红花甘露瓶,倶不要款”。乾隆十三年闰七月十四日,太监胡世杰交青花白地有盖壮罐一件并传旨:“若唐英照样烧造算盖架用,不必落款。”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是仿前代瓷器,如宋瓷、明瓷。那么倘若原件无款,仿制出来的瓷器自然也就不会带款。而模仿宋明经典瓷器,正是清代官窑的一项特色和成就。这件清乾隆粉彩霁蓝描金花卉大瓶,在器型上与宋代青白瓷基本雏形一致,同时也透露出明代晚期御窑厂瓜棱形瓶的影响。从这个思路去看,是否也能为该器没款的原因找到某些线索?

  再有,从存世官窑瓷器来看,清代祭器和供器往往是不署款的,有观点认为这是为求与前期器比肩,以达成真的目的。而据有关专家考证,这件粉彩齐蓝描金大瓶与北京故宫和台北故宫的另外两件一样,正是作为宗教祭祀之用。

  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专家告诉记者,清宫造办处的瓷胎画珐琅器物中也有一些是不加款识的。另据史料记载,故宫藏瓷目录中有一瓷胎画珐琅菊花白地小瓶,无款,有盖。而圆明园所茂的珐琅器物中,也有一些是无款的。事实上,明清官窑瓷器不具款的原因多种多样,并没有一定之规。

  无款身价几何

  既然官窑瓷器未必有款,那么款识也就不是鉴别一件瓷器是否为官窑的唯一依据。虽说一般而言,肯定是有款的瓷器市场表现更好,毕竟款识就像“身份证”,清清楚楚的表明了该瓷器不是没有来历的“黑户儿”。然而在藏家追逐的热门——明清官窑瓷器中,存在着相当一部分虽然无款但时代特征明显的佳品,甚至极品。它们与同一时期的有款瓷器相比,存世量更少,反而弥足珍贵。在近年的历届拍卖会上,这类无款瓷器的成交价格已有不俗的表现,值得藏家关注。

  近年付拍的明清官窑瓷器中,身价超过千万的共有三件,除去清乾隆粉彩霁蓝描金花卉大瓶,还有以1376万港元成交的明成化青花折枝蕃莲“八宝”纹出戟和以1096万港元成交的清雍正/乾隆斗彩垂肩如意瑞果纹梅瓶。前者以活泼生动的蕃莲枝叶搭配较正统严肃的八宝纹饰,手法难得,设计巧妙,令人称绝;后者则兼具明代的瓷艺精华和雍正、乾隆时期的艺术风范,在设计与设色上可谓独树一帜。这两件无款瓷均出自香港苏富比2007年春拍中的“花赏瑶华——巴黎名藏中国艺术收藏”,虽无“身份证”,却有眷好的出身。再加上无以伦比的艺术性,拍出高价实属意料之中。

  来源:藏品新说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