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晚明景德镇民窑瓷器的艺术特征

王莹  王屹   2013-02-17

  与晚明王朝国势日蹙的景象不同,景德镇民窑瓷器产业在此阶段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而景瓷的民窑风格也与明代中前期雍容端庄的面貌不尽相同,表现出世俗化和文人化的艺术倾向。这种产业的繁荣和艺术风格的变迁与晚明活跃的商品经济、蓬勃兴起的文化新思潮以及动荡的政治生活息息相关。

  晚明的工商业日渐发达,民间瓷业兴盛,资本主义萌芽开始出现。公元1 581年张居正改革赋税制度,施行“一条鞭法”,建立了白银本位的货币体系,极大地促进了明代商品经济的发展,真正意义上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基本确立,地方经济分工加剧,全国出现了众多不同商品的生产和流通中心城市,如铁业中心佛山、丝业中心苏州和瓷业中心景德镇等,并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的生产关系。万历末期,中央财政捉襟见肘,景德镇官窑基本停烧:万历四十八年,神宗遗诏:“诏告天下,烧造等项悉皆停止”;而这却客观上成为促进晚明民窑发展的契机之一。长期受压制的民窑不必再受制于宫府摊派等诸多羁绊后,释放出前所未有的活力,无论在规模、制瓷技艺和艺术造诣上已经远远超越过去的官窑。明晚期景德镇民窑的国内、国外市场都非常广阔。《天工开物·陶蜒》载,明时“中华四裔驰名猎取者,皆饶郡浮梁景德镇之产也”,“合并数郡,不敌江西饶郡产”,《江西通志》云:“自燕云而北,南交址,东际海,西极蜀,无所不至,皆取于景德镇。”据宋应星的记载,万历时期“镇上佣工皆聚四方无籍之徒,每日不下数万人”。16世纪初,第一艘葡萄牙商船抵达广东珠江口屯门,这标志着中西直接贸易的开始。隆庆年间,戚继光荡平倭寇,明政府部分开放“洋禁”,海外贸易更趋发展,据荷兰学者沃克尔研究,1602—1657年间,大约有300万件景德镇瓷器被销往欧洲。瓷器作为主要贸易商品之一,既为明朝带来巨额税收,也促进了中国货币经济的发展,数以百万计的日本和墨西哥银洋输入中国。颐炎武尝云:“军需国库,半取于市舶”。瓷器大量通过葡萄牙商船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出口到日本、南洋、欧洲和拉丁美洲,其中出口到欧洲的瓷器被欧洲人称为“克拉克”瓷。为了迎合16—17世纪欧洲社会追逐东方文化的热潮,此类瓷器以东方图饰为基调,杂以部分西方文化特色。其特点是以青花瓷为主,中心绘有主题纹饰,多为中国传统图案,如山水、花鸟、人物或动物,外围的边饰盛行8组至10组的开光,通常以向日葵,郁金香、菊花、灵芝等植物为主要纹饰,此外佛教吉祥器也常出现在此时期的纹饰中,如轮、螺、伞等。

  此外,晚明手工业、商业和交通的发达也促进了大都市的商业繁荣,除南北二京之外,城市消费能力较强的城市有30多处,如杭州、苏州、福州,广州、武汉、南昌、成都、开封、济南、临清等。与以往不同的新的市民阶层,作为明代中后期城市发达的产物,有了超越以前任何时代的发展。随着市民意识的觉醒,市民阶层的崛起,市民趣味开始左右陶瓷时尚。“市民的审美趣味便以十分复杂的心态和内容,出现在社会时尚的主流之中,它既不同于宫廷、贵族的口味,也有别于以农村为主的民间情调,它常常因流行的趋势,综合了宫廷的、文人的、民间的审美趣味,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这一审美阶层有时可成为几个阶层之间的中介,互为传递,互为影响。市民、宫廷、民间、文入四者,构成明代工艺的四大体系,……它们既可呈现端庄、敦厚,又可体现富丽堂皇,既可简约、质朴、豪放,又可淡雅秀丽;它们的装饰纹样,既可以高度程式化、图案化,又会表现出写意清纯的小品,是我国工艺美术民族风格发展的成熟时期,基本上具备了近代特色的主要特征。由于晚明市民阶层在文化经济领域非常活跃,深受市民喜好的版画艺术空前发达,明万历以后,无论是青花瓷还是五彩瓷其表现风格均有极大改变。艺人将版画严谨的造型、讲究的排线、点线的疏密组合等艺术特点运用到陶瓷五彩中,故五彩瓷具有线条刚劲有力、色彩强烈明快的艺术特征,同时装饰题材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版画艺术的影响,比如戏曲故事和话本小说等往往被绘制到瓷器上,如图2青花钱塘梦故事盘的题材就是取自晚明流行的话本小说。晚明中央政府的专制控制相对减弱,加之官窑停烧,原本禁止民间使用的图饰色泽被广泛运用到民窑制品上,《江西大志》载“青经狼籍……流于民间,其制无复分。”图3海水龙纹盘为崇祯年间赵王府在景德镇定烧的五彩龙纹盘,盘中盘踞着一条五爪龙,逾越了历来除皇帝外不得使用五爪龙纹的礼制,此瓷盘反映了晚明政府对礼制控制的减弱。

  明中后期,王阳明创办阳明书院,创立了新儒学——“心学”。“心学”与明初官方所倡导的正统朱子理学不同的是,它主张的“心’避开“理”,而注重“心”物关系,尽管王氏一再申明与当时流行的禅宗不同,但其禅宗的色彩仍十分之浓。“心学”主张“心外无理”、“心外无物”的思想具有积极的一面,它促使人们更关注自己的内心。另外,明中后期社会财富积累已与明初不可同日而语,无论是土大夫还是百姓人家,都喜好追求精致的生活,文艺上出现以抒发性情为主的风气。因此,这段时期较之明代前期而言,陶瓷装饰风格偏向于秀丽典雅,而不像明初的瓷器造型那般厚重丰满和浑厚古朴。此时期的陶瓷装饰多采用写意手法,题材由植物纹扩展到人物纹,表现手法也由青花发展到多彩绚丽的斗彩、五彩。而明末在思想领域,其解放程度是我国封建社会的高潮,以李贽、汤显祖、徐渭等人为代表,李贽的“童心”即真心真情,要求摆脱旧礼教的束缚,提倡思想解放。通过当时的文学作品、文人画等,可以看到王夫之,黄宗羲、顾炎武等人对传统专制制度的质疑,这种思想影响了明末民窑制品的风貌。受当时社会文化的熏陶,图饰题材丰富多样,一反传统的龙凤祥瑞图案,出现了许多野味十足的蜻蜓、蚱蜢、蜗牛等图样,完全突破了历来官窑图案规格化的束缚,写意山水上也如国画般配诗题跋,如反映文人雅士性情的“岁寒三友”、“米芾拜石”等。受明末董其昌、陈洪绶等影响,瓷面构图舒展,意境深远,出现了大量的整幅画面。晚明的思想解放的另外一个表现形式是纵欲思潮的流行,从当时文学作品和绘本插图可以看到,情欲享乐也是当时社会文化生活的重要主题之一,景德镇瓷绘在此风潮之下,也出现了许多“春画”纹饰。

  明代晚期,除张居正主政期间政治上有短暂的作为外,其余时期或是皇帝长期不理政事、朋党倾轧,或是宦官专权、厂卫横行。而在军事上,在万历三大征后,东北女真崛起,军费浩大,导致国库空虚。晚明一条鞭法财税制度的重要一环“度田”,由于触及官宦和藩王宗室利益而无法贯彻,全国主要税收负担基本加在中小土地所有者身上。因此,虽然晚明市场经济发达,工商繁荣,但不合理的财税制度却导致明末中央财政崩溃,并引发西北民变,李自成、张献忠屡败官军,明廷在军事上从疲于应付到岌岌可危。故而,在内忧外患的恶劣政治气候下,心理抑郁的晚明文人多有强烈的避世情结,由此许多瓷器画面带有一种荒寒和萧飒的气氛,充斥着孤舟、野渡、茅屋、高士之类的题材,造型又加以变形和简化,体现土大夫出世的心理诉求。同时,与晚明大厦将倾的军事危局相呼应的是,明末景德镇的民窑瓷器画面出现大量与军事相关的题材。

  晚明时期景德镇内涵丰富的民窑艺术,既反映了中西文明交流之初的奇特文化融合,又体现出中国文化向近代的转型,同时还为研究晚明时期的社会、风俗、文化变迁提供了极佳的样本。晚明景德镇民窑瓷器无论在艺术史上还是社会史上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来源:南京艺术学院学报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