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漫话巨幅版画杰作《万寿盛典图》

宋平生   2013-02-18

  《万寿盛典图》是中国古代美术史上的巨幅杰作,有绘本,也有刻本。其绘本深藏故宫,难得一见。而刻本虽亦珍稀,但在古籍市场上还能惊鸿偶现。本文所讨论的主要是木刻本的《万寿盛典图》。首先,我们看看有关专家对木刻本《万寿盛典图》的评价。

  郭味蕖:“由画家宋骏业、王翚、冷枚、王原祁等合作的,刊于康熙五十二年(公元1713)的《万寿盛典图》和刊于乾隆卅一年(公元1766)的《南巡盛典图》,及刊于乾隆六十年(公元1795)的《八旬万寿盛典图》及《避暑山庄图》、《圆明园四十景诗图》、《皇清职贡图》等等,也都是版画遗产中的珍宝。每一部插图,多至几百幅,画面的人物,多至几千人,而又层叠布置了殿阁、园囿、溪桥、村市、埠头、城阁的背景。若将《万寿盛典图》中的一百四十八图伸展开来看,就是一个最伟丽的长卷。其中如‘慈云寺恭讽万寿经’、 ‘江南十三府戏台’、 ‘福建等六省灯楼’、 ‘畅春园大市街’等段,结构细密,刀法爽朗,实在是别具风范。”(郭味蕖《清代初期的版画》载1956年《版画》第2期)

  王伯敏:“这是康熙时代皇家的巨制,也是统治者作为自我夸耀的精心杰作。为画计一百四十八页。如果给以相连伸展,便是一幅长约二十丈的伟丽长卷。绘画者初为宋骏业及冷枚等,于康熙五十年(公元1711)又诏王原祁补成,其中人物,颇多冷枚手笔,而所绘山水,便由王原祁总其成。从绘画的布置来说,这不能不说它是一幅巨构,也是宫廷集体创作的示范作品。此画镌刻者仍为朱圭,至康熙五十二年(公元1713)才镌刊完工,影响极大。乾隆六十年(公元1795)所刊《八旬万寿盛典图》,几乎全部摹仿《万寿盛典图》而作,很少见其独创,而刻工也不及朱圭之精了。”(王伯敏《中国版画史》)

  郑振铎: “更为浩瀚的是《万寿盛典图》,刻于康熙五十二年(1713)。绘者初为宋骏业,后由王原祁等补成之。这卷子除写皇家的卤簿仪仗外,并把当时北京的城内外的社会生活,民间情况的形形式式,都串插进去了,是重要的历史文献。绘者固尽心竭力以为之,刻者也发挥其手眼的所长,精巧地传达出这画卷的意境来。在美术史,这样长的绵绵不断的画卷,是空前的,其所包罗的事物景象的多种多样,也是空前的。从山水、花卉、界画、人物到马、牛、道、释无一不有,该有多末大的魄力和修养才行啊。我们老祖宗的魄力之大,往往出人意外。不要说政治、经济、文化的建设,就是艺术创作也往往是高人一等的。像这样的弘伟的长卷恐怕世界上是不会有二的。”(郑振铎《中国古代木刻画史略》)

  上列三位是研究中国古代版画史最权威的专家,他们精当的评论,足以引起人们对《万寿盛典图》的重视与研究热情。同时,我们也看到,前辈对《万寿盛典图》的作者、创作过程、版本情况等问题,还有一些混淆或讹误之处。现据有关资料,略作考辩如下。

  历史背景与创作过程

  康熙五十二年(1713)三月十八日,是康熙皇帝六十寿辰,清廷决定为此举行规模空前的庆祝活动。

  从三月一日始,自紫禁城神武门经西直门,到北京西郊的畅春园,沿途三十余里长的街道,按照统一尺寸和规格进行修整,路上铺满细软的黄沙。街巷两侧,分别搭建了龙棚、经棚、灯楼、戏台、茶坊、书肆等,全部朱漆彩绘,并饰以万字、寿字、福字形图案,十分光鲜耀目。而高悬的对联与彩灯,还有随风飘扬的旌幡,更是烘托出喜庆的氛围。

  三月十七日,康熙皇帝乘凉步辇奉皇太后自西郊畅春园回銮紫禁城,皇子、皇孙二十五人,扶辇随行。街道两侧,红灯高悬,彩旗飞扬,各省搭建的彩绘戏台上,百戏杂技轮番上演,热闹非凡。王公大臣、士民百姓夹道跪迎圣驾,欢呼声此起彼伏,响彻四野。

  三月十八日,寿诞庆典正式开始。皇子、诸王、大臣一同进表行礼;外省入觐的督、抚、提、镇大员,以及致仕给还原品官员,各依照品级随班拜贺。其后,一系列隆重的庆祝活动也陆续展开。

  四月一日,兵部右侍郎宋骏业上奏“恭请绘图,以昭盛典。”(《万寿盛典初集》卷四十)宋骏业计划在画卷中再现三月十七日,康熙皇帝从畅春园返回紫禁城时,沿途受到万民欢呼庆贺的盛况。但他仅画了一半便去世了。

  五月三日,“养心殿监造赵昌等传旨发下兵部右侍郎宋骏业所画万寿图稿”,命户部侍郎王原祁继续完成此画。王原祁“随即率同冷枚,更选工画人物、界画者,就私寓绘画。”(《万寿盛典初集》卷四十)作为一代画坛宗师的王原祁,显然对宋骏业的画稿难以认可,他在奏章中写道“臣细阅已钩稿中,其长短疏密尚未有尽善处,臣愚识斟酌,指示另为钩稿。其未钩者,亦为续钩。”(《万寿盛典初集》卷四十)很明显,王原祁不想在宋骏业画稿的基础上续画,而是另起炉灶,带领自己的助手冷枚等人重画。所以,有人在完整的《万寿盛典图》作者中,著录有宋骏业是错误的。当时王原祁已年逾七旬,不可能全程亲自参与绘画,真正的主画者应是冷枚。至康熙五十二年十二月,第一幅完整的《万寿盛典图》画稿竣工,随即进呈康熙皇帝审阅。后来,有的中国版画史专著与一些古籍目录便据此将雕印本《万寿盛典图》著录为“康熙五十二年(1713)刻本”。其实,当时王原祁所献的《万寿盛典图》,只是尚待康熙皇帝审定的手绘画稿而已。雕印《万寿盛典图》,是两年后,与《万寿盛典初集》一起进行的。

  康熙皇帝对《万寿盛典图》画稿十分满意,随即批准“即领绢钩摹正本”。受到鼓励的王原祁,在康熙五十三年(1714)元月八日又上奏建议纂修《万寿盛典初集》,并毛遂自荐由自己来主持纂修工作。他的建议顺利获得批准。这样,王原祁就要组建三套班底同时进行三项工作。其一,遴选徐玫、金昆等人协同冷枚等十二人,领绢三十丈,在绢上勾摹《万寿盛典图》正本。其二,推荐查嗣瑮、王世琛等人,协助自己编纂《万寿盛典初集》。其三,亲率冷枚、王敬铭等,依样另画《万寿盛典图》木刻画稿。木刻画稿后编为卷四十一、卷四十二,刻入一百二十卷本的《万寿盛典初集》中。作为年逾七旬的老人,显然无法胜任如此重负,王原祁未及看到最终结果,便于康熙五十四年(1715)病逝了。后续工作由他的堂弟王奕清主持完成。

  关于《万寿盛典初集》及《万寿盛典图》的刊刻时间,据王奕清《校刊恭纪》所云“《万寿盛典初集》于康熙五十四年春正月开雕,越明年冬十一月校刊告竣。计二千七百三十五版,五十三万四千四百八十八字,为书一百一十八卷,合画图二卷,为书一百二十卷”。又据卷前所刻康熙五十六年马齐等人《进书表》,可以确定为康熙五十四年(1715)至康熙五十六年(1717)。负责组织刊印事宜的是刑部云南司郎中赵之垣等,刻工是朱圭等人。

  根据《万寿盛典初集》卷前,以及卷四十中王原祁、王奕清等人的奏折等资料,可以厘清《万寿盛典图》共有如下五种版本:

  (1)康熙五十二年宋骏业绘未完稿本。

  (2)康熙五十二年王原祁、冷枚等绘稿本。

  (3)康熙五十三年王原祁、冷枚等绢绘正本。

  (4)康熙五十三年王原祁、冷枚、王敬铭等绘木刻稿本。

  (5)康熙五十四年至康熙五十六年刻《万寿盛典初集》本。亦有将《万寿盛典初集》中的《万寿盛典图》抽印单行者。

  以上诸本中,除了宋骏业绘未完稿本,其余几种的主持者,虽然皆为王原祁,但真正的主画者,应是冷枚。只因他官品不高,竟然在纂修职名表找不到他的名字,这实在有失公允。幸亏在王原祁、王奕清的奏折中,对他的工作屡有提及,才使他的重要贡献不至于湮没无闻。

  《万寿盛典图》的特点与价值

  (一)名家画稿,其格自高。在中国古代版画史上,凡是最经典的版画杰作,大多会有专业画家的参与。尤其是著名画家不同凡响的艺术品位与创作才华,自然会提升版画的格调与水准。他们的画稿,无疑是版画成功的先决条件。此图画稿者的名望与地位之高,参与画稿者人数之多,都是前所未见的。尽管《万寿盛典图》的画稿是众人合作的结晶,但有两个人居功至伟,不能不提,他们就是王原祁与冷枚。

  王原祁(1642—1715),字茂京,号麓台、石师道人,江苏太仓人。著名画家王时敏之孙。康熙九年(1670)进士,官至户部侍郎,以画供奉内廷。其既承董其昌及王时敏之学,又深受康熙皇帝宠信,领袖画坛,影响广被,为娄东画派宗师。与王时敏、 王鉴、 王翚合称“四王”,加上吴历、 恽寿平又称“清六家”。以他在画坛的地位与资历,出任绘画《万寿盛典图》的主持者,应是当时最佳人选。

  冷枚(约1669—1742),字吉臣,号金门画史,山东胶州人。焦秉贞弟子。善画人物、界画,尤精仕女。画法得力于西画写生,兼工带写,别具一格。曾协助焦秉贞完成《耕织图》,为一时杰作。与焦秉贞、沈喻三人,都是康熙晚期享有盛名的宫廷画家。由于《万寿盛典图》中需要大量的界画与人物画,而这些皆非王原祁所长,所以,他请来擅长此道的冷枚做自己的高级助手,可谓是最明智的选择。冷枚也不负众望,用高超的技艺与严谨的作风,为《万寿盛典图》的成功,做出了至关重要的贡献。

  (二)名工操刀,惟妙惟肖。了解古代木刻版画的人都知道,若想将优秀的画稿变成优秀的版画,优秀的刻工乃是最关键的环节。《万寿盛典图》的主刀者,就是在康熙朝享有盛名的朱圭。

  朱圭,字上如,吴郡(今江苏苏州)人。善绘事,尤工雕版,技艺精绝,一时无出其右者。康熙间选入养心殿供事,以效力授鸿胪寺叙班。曾刻有《凌烟阁功臣》、《无双谱》、《耕织图》、《御制避暑山庄图诗》等,皆为清初版画精品 。由他带领内府的刻工雕刊《万寿盛典图》,无疑是最佳人选。有人曾用其所刻《万寿盛典图》与绘本比对,结论是惟妙惟肖,几可乱真。郑振铎对朱圭的评价极高,称朱圭“是这个时代的骄子”。他在评价朱圭对《万寿盛典图》的贡献时说:“镌图者是朱圭,可能不是出于他一个人之手,而是集合许多吴郡名手,在他监刻之下完成的。朱圭使这样的巨制,化身千百,成为不朽之作,而他自己也随之不朽了。”(郑振铎《中国古代木刻画史略》)

  (三)长幅巨构,规模空前。《万寿盛典图》共计146页,为双面连式,编为二卷。若首尾相连,竟至五十米之巨,远远超过长达十余米的明代汪廷讷所刻版画长卷《环翠堂园景图》,成为规模空前的版画巨构。而其中人物之众多,屋宇之密致,景物之繁复,场面之宏伟,构图之严谨,亦一时无匹。仅就《万寿盛典图》的规模而言,当时不仅在国内,即使是放到世界艺坛上,都是卓然无双的。

  (四)文献宝库,内容丰富。由于《万寿盛典图》是一幅写实性的巨幅历史画卷,所以,它不仅全景式地再现了三月十七日康熙皇帝从畅春园返回紫禁城时,沿途受到万民欢呼庆贺的盛况,还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图像资料,具有很高的文献价值。

  例如,关于清初北京城内“后市”的具体位置,孙承泽所著《天府广记》与吴长元在《宸垣识略》中所记略有不同,令人无所适从。后来,有人通过《万寿盛典图》证实《宸垣识略》所云“内市在禁城之左(东面),过光禄寺入内门,自御马监以至西海子一带皆是”的记载是正确的。

  关于当时北京城内的商铺,《万寿盛典图》反映得尤其详尽。“西四牌楼一带,有粮店、饭铺、糕点铺、杂货铺、布店、烟铺、酒店、油漆店、钱庄等;西华门至西直门,有菜局(即菜店)、糕点铺、酒铺、杂货铺、布店、裁缝铺、中药铺、香料铺、蜡烛铺、金店、当铺、钱庄银号、佛具店、刻书铺、古玩铺、油漆店及大车店等等。这些店铺还多有字号招幌,如正元号、新丰号、天成号、广源号、仁得堂、萃生堂、聚宝斋、胜兰斋、露香居、甘露居、华国楼等。临街店铺,没字号招幌的,从画面场景也能看出是粮店、肉铺、菜店、水果店、煤铺、鞋店、皮货店、木器店、家具店、修车铺等。除了坐商,还有小商小贩走街穿巷。”(袁家方:《清初的鼓楼商业街》)用最直观的方式,反映出康熙年间,京城商业的一派兴盛繁荣景象。

  来源:《收藏/拍卖》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