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从明清几道圣旨看封建社会之覃恩封赠

刘莉  高次若   2013-03-05

  圣旨是我国古代国君帝王布告臣民、委任官吏、册封宗室、表彰功德、告谕外邦等一种专用的文书形式,亦是帝王权力的载体和象征。圣旨的最早起源可以追溯到商、周时期,并无固定形式。我们在先秦史料和青铜器铭文中常常见到的训、诰、誓、命等,就属于早期的圣旨,如周武王的《讨纣檄文》可称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圣旨之一。至春秋战国时期,圣旨多为命、令、政。直到秦统一六国后,改“命 为”制”,改“令”为 “诏”,圣旨才有了标准称谓—— 制、诏、诰、敕等4种形式,并一直沿用到清代。

  本文所涉的这些圣旨全为敕命,是宝鸡博物馆收藏的明清时期皇帝圣旨的一部分。这些敕命均为卷轴形式。宽度在32厘米左右,长度在3 3—5米之间。有的保存较完好。卷轴外与轴柄相连处的红色提花锦缎上面为小团花图案,虽历经数百年仍色泽鲜艳。有的边缘与卷头虽然稍微破损,但敕命内容完整无缺,宇面清晰。清代的敕命均为汉文和满文合壁,用单色墨笔书写。汉文从右至左书写,满文从左至右书写,两种文字向中间延伸,合于中央。书写日期的汉、满文宇上,分别加盖皇帝的“敕命之宝”玺印。汉文为行楷字体,一笔一画,非常工整,字迹盈满隽秀,苍劲有力;满文整洁流畅,洒脱飘逸。满汉文字互为衬托,从收藏角度视之,圣旨更具有艺术观赏性。

  明万历四十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敕赠高射斗之敕命

  奉

  

  天承运

  皇帝敕日:夫恬夷遵养之士,培毓庆源。即不丰于年,不荣以禄,而蔚起箕裘,承流民社,则式似之,功焉可诬也。尔高第,乃直棣池州府东流县知县射斗之父,志存铅椠业,裕寨鞬壮,怀弗遂乎?鹏骞躬耕自適,素心勿渝于蜗角,诒毂有方,孝不忘亲,定省类薛包之人,扫仁不必寿怛化,同颜氏之无年。惟兹民牧之英,实尔庭闻之彦,遗弓如在,褒綍宜崇。是用赠尔为文林郎直棣池州府东流县知县,慰椿灵于久谢,涣之检以增辉。

    敕曰:夫母氏劬劳,谓其鞠育我也,若乃历百苦,以朂—子,而又不永年者,其罔极之痛尤是间,已非追恤苟慰焉,尔沈氏乃直棣池州府东流县知县高射斗之母,艰贞苦节,圣善芳规,当其侨寄外家,洊罹屯寒,寒忍壁立而绩纺不辍,于勤守孤帏,而摧折匆挂其志,茕茕糊口,虽三甸九食,以何辞轧轧鸣机,即穷日终宵而靡悔,凡熊竟成喆凤,遗棬遽陨芳徽,迨子职之告成,怅母兴之弗逮。是用赠尔为孺人,沛明纶干蒿里,纡永慕于花封。

   万历四十六年九月二十八日

  乾隆十一年五月十九日救赠马云行文林郎之救命

  奉

  天承运

  皇帝制曰:求治在亲民之吏端,重循良教忠励资敬之忱,聿隆褒奖。尔马云行,乃山西潞安府黎城县知县马(志羽)之父。褆躬淳厚,垂训端严。业可开先,式谷乃宣猷之本.泽堪启后,贻谋裕作牧之方。兹以尔子遵例急公,赠尔为文林郎,锡之敕命,于戏!克承清白之风,嘉兹报政;用慰显扬之志,昭乃遗谟。

  制曰:朝廷重民社之司,功推循吏;臣子凛冰渊之操,教本慈帏。尔山西潞安府黎城县知县马(志羽)之母田氏。淑慎其仪,柔嘉维则。宣训词于朝夕,不忘育子之勤;集庆泽于门闾,式被自天之宠。兹以尔子遵例急公,赠尔为孺人,于戏!仰酬顾复之恩,勉思抚字;载焕丝纶之色,永贲幽潛。

  乾隆十一年五月十九日

  乾隆四十二年五月初二日脞蹭高登科之敕命

  奉

  天承运

  皇帝制曰:考绩报循良之最,用奖臣劳,推恩溯积累之遗,载扬祖泽。尔高鸿业,乃浙江处州府丽水县知县高登科之祖父,锡光有庆树德,务滋嗣清白之芳声,泽留再世衍弓裘之,令绪祜笃一堂,兹以覃恩貤赠尔为文林郎,浙江地处州府丽水县知县赐之,敕命,于戏!聿修念祖膺茂典,而益励新猷有毅,贻孙发幽光,而丕彰潜德。

  制曰:册府酬庸聿著,人臣之茂绩德门,辑庆式昭大母之芳徽,尔冯氏,乃浙江处州府丽水县知县高登科之祖母,箴诚扬芬珩璜表德职勤,内助宜家久著其贤声,泽裕后昆,锡类式承乎,嘉命,兹以覃恩,貤赠尔为孺人,于戏!播徽音于彤管壶范,弥光膺异数于紫泥,天麻永劭。

  乾隆四十二年五月初二日

  乾隆五十五年正月初一敬赠李芳华之敕命

  奉

  天承运

  皇帝制曰:求治在亲民之吏端,重循良教忠励资敬之忱,聿隆褒奖尔李孟弼,乃顺天府涿州州判李芳华之父,禔躬淳厚,垂训端严。业可开先,式谷乃宣猷之本;泽堪启后,贻谋裕作牧之方。兹以覃恩赠尔为徽仕郎,顺天府涿州州判,锡之救命,于戏!克承清白之风,嘉兹报政;用慰显扬之志,昭乃遗谟。……

  乾隆五十五年正月初一日

  圣旨有诰命与敕命之分。在我国的封建社会,特别是秦汉以后,历代帝王为了维护专制统治,形成了一套等级森严的官员封赠制度,利用它来满足官僚士大夫“上荣祖考,下及子孙”的欲望,使之效忠于朝廷。依照清制规定,覃恩封赠五品以上官员及世爵承袭罔替者发给诰命;覃恩封赠六品以下官员及世爵有袭次者只能发给敕命。明清时的圣旨由翰林院撰拟,用骈体文,格式上也有着严格的限制。起首是“奉天承运,皇帝制曰……的固定格式,先简述皇帝的相关旨意,然后是被封赠者的任官事迹或功绩,最后是封授的品秩、袭次等。圣旨的书写者称为“庶吉士” 由皇帝亲自评点。所以,我们见到的这些圣旨的文宇书写端庄秀丽、十分工整。如今收藏这些圣旨,不但具有宫廷典章档案的史料价值,也具有很高的书法艺术价值。

  不仅如此,在圣旨的质地和用料上也有着具体的要求,必须是上好蚕丝制成的绫锦织品,图案多为祥云瑞鹤,富丽堂皇。特别是康乾盛世时期的圣旨,不仅要求用料考究,做工精细,而且还并由宫廷御用丝织机构管理。通常这些圣旨就写在特制的丝质卷轴上。圣旨轴柄的质地也按接受圣旨者的品级严格区别:一品为玉轴鹤锦面;二品为犀轴螭锦面;三四品为贴金轴;五六品为角轴,均牡丹锦面;七品以下角轴,小团花锦面。卷轴内,诰命为五色及三色绽丝织就,—般为红、蓝、黑、浅黄、明黄五种颜色,上面有卷云纹样救命的材质为纯白绫,上下镶有蓝绿色边。作为帝王下达的文书命令及封赠有功官员命或敕命,颜色越丰富,说明接受封赠的官员的官位越高。

  这四道圣旨都是敕命,说明所授予者的身份都在六品以下,品位并不算高。四道圣旨用语格式的雷同十分突出,除了朝庭官方行文规定的起首“奉天承运,皇帝制曰…… ”的固定格式外,不论是对祖父母或是父母亲的赞美之内容,无非是诸如积善行德、勤能补拙、品德高尚、教子有方之类,用语几乎如出一辙,甚至固定不变,毫无新意与个性。查阅相关资料,许多敕命,只要换掉所授予者的身份、名称、官职与敕命时间,其衰奖内容几乎完全一样。

  诚然如此,我们也可以从这些圣旨中,清楚地感受到,在我国封建社会里,这些等级森严的官员封赠制度,无非是帝王为了维护其专制统治,笼络人心的御用工具。这是因为,不管作为一种什么样的社会制度,统治当局对他的官吏都有一套考核管理办法,根据官员的优劣表现对其实行奖惩无可厚非。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封典制度,除了封授官员本身以外,还要对官员的先代和家属,不管他们本人表现如何,都要给予推恩封赠名号,并可延及官员的子孙后人,有的可以封袭数代的做法。尽管这些封赠实际上没啥权力,仅仅是一个名号而已,但是却要通过这种敕命的方式大加渲染。如乾隆四十二年貤赠给高登科之祖父文林郎。文林郎不是职官,而是散官,清朝时为正七品文宦所授的散官名,就好比现在所说的相当于“行政几级”一样,是个虚名;封赠高登科之祖母为孺人。孺人是明清时帝王为封赠者妻子和母亲、祖母的一种封号,也是一个实际上没实质内容的名号,也要授予品级。值得一提的还有,几道敕命中有的封赠孺人,有的封赠太孺人。乾隆五十五年封赠李芳华之前母为孺人、母为太孺人。那么这个孺人与太孺人是怎么一回事?看到有的资料上说,要是因为子孙的功绩而封夫人的,要在前面加“太”字,有的说奶奶这一辈的就是太孺人。这些说法恐怕都有问题。如是,则乾隆五十五年分别貤赠李芳华前母为孺人、母为太孺人就讲不通。前母、继母虽与母有区别,但还是属于同辈。恐怕还是与受封者不同时期之功绩与官品有关。这些封赠虽然仅仅是一个名号而已,但是它从覃恩封赠形式上,满足了官僚士大夫“上荣祖考,下及子孙”的光宗耀祖欲望,从而使之效忠于朝廷。因此说,这些敕命就是封建社会一人当官,鸡犬升天的真实记录和物证。

  来源: 东方收藏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