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日本出土与收藏的青白瓷

紫玉   2013-10-23

  大约在六百多年前,一艘木制的大型商船,载满了陶瓷、铜钱、香料等货物,从元代的庆元(宁波)港出发,前往日本进行贸易,行至中途不幸遭遇大风,沉没在朝鲜半岛西南角的新安外方海域,整条船连同满载的货物都一起沉入海底,而这一沉就是六百多年。时间到了二十世纪的1976年,几个韩国渔民发现了这艘船,随后它被打捞出水。令人惊讶的是,船上有遗物一万九千多件,其中瓷器就有一万六千七百九十二件,就窑口而论,沉船中最多的瓷器是龙泉窑系的青瓷,其次就是景德镇窑系的青白瓷和枢府系白瓷。而日本出土的1l一13世纪的中国瓷器也确有相当数量的青白瓷,这与沉船遗物中的青白瓷比例正好吻合。以下就让我们粗略地了解一下日本出土与收藏的青白瓷。

  日本出土的青白瓷器型主要有以下几类:

  1.水注 最具代表性的是福冈县太宰府市观世音寺附近出土的一件青白瓷水注,现藏睛东京国立博物馆。这件水注小口,外口沿下有凸起的线条,短颈,注体呈圆球状,流与柄置于肩部,矮圈足。釉面光洁明澈,釉色青中映白,下腹部还点了一小块褐衫。这件青白瓷水注制作觇范精致,应是景德镇窑的作品。

  2.梅瓶 据报告,青白瓷梅瓶在日本各地都有出土。京都国立博物馆收藏的这件刻花婴戏纹梅瓶出土于京都市法胜寺遗址,它通体采用刻花与篦划相结合的装饰手法,将一对婴孩嬉戏于花丛中的欢快场景展现于瓶体上,并通过晶莹明澈的釉画呈现于世人的山前,充分展示了青白瓷的优势。图3是京都市太秦出土的一件青白瓷刻花梅瓶。这两件梅瓶都制作精良,也应是景德镇窑的产品。

  3.炉 大津市比睿山横川经塚出土有一件青白瓷透雕花纹香炉(图4),现藏于滋锁县延历寺。此件香炉釉色偏白,但制作颇为规整,造型端庄又不失精巧,子口合缝严密,隆起的炉盖顶部中央以三角形镂孔组成花瓣状纹样,周的圆形镂孔呈菱形排列,这种装饰看起来既简单又实用,既有统一又有变化,有一种别样的美。

  4.盒子 日本出土的青白瓷中盒子的数量可能是最多的,几乎各地12—13世纪的经塚中都有出土,这种小盒多数是置于经筒中埋于地下。如图5青白瓷印花花鸟纹盒出土于泉市槙尾山施福寺经塚,和泉市教育委员会收藏。盒呈菊瓣形,盖顶印花鸟纹,花纹凸起处釉色发白,无纹处釉色透青。经塚盛行於日本的平安时代(794—1185)中期,是将佛教的经典抄写后,作为供品献佛作法事,然后妥善加以包装,埋入地下封土建造的土塚,可见这种青白瓷盒在日本的用途多数与宗教有关。

  5.盘 日本出土的青白瓷碗盘数量也是非常多的,除了港口如博多,以及社寺、古墓以及生活住居外,经塚中也出土有碗盘之类的生活用器,也是置于经简之内。图6青白瓷刻花盘也是出土于和泉市槟尾山施福寺经塚中,现藏于和泉市教育委员会。

  6.经筒 青白瓷经筒这个特殊的器型应是专为出口日本制作的,在国内尚未见过类器型,但在日本的经塚中却有大量的出土。图7青白瓷经简出土于福冈县四王寺山经塚,京都国立博物馆收藏。这件经简通高达33.8厘米,细长形的筒身上下各有两周刻划弦纹,近底部饰一周凸棱,底座雕刻成一个似莲花状的平底敞口盆,简身置于其中。经筒的盖最为华美,盖沿向外翻卷,中为一个宝塔,塔下部浮雕覆莲瓣纹,上部是三级塔身,塔尖为宝珠形。据报道,日本出土的经筒多达几百余件,除了青白瓷外,还有青釉、褐釉瓷,与经筒相伴出土的除了以上介绍的青白瓷盒子盘碟外,还有盖罐、盆、水注等小型器皿。

  7.壶 奈良市奈良坂出土有—件青白瓷四耳壶(图8,国内也有称之为四耳瓶),卷口,短颈,肩部置四横系,腹部丰满,隐圈足。瓶胎看起来较为厚重,釉色偏白,应是福建沿海地区瓷窑的产品,福建宋元基中有此类器物。

  以上介绍的都是有明确出上地点的青白瓷器物,除此之外日本各大公私收藏机构经由其他渠道业收藏有一些青白瓷器物,这些藏品较之出土器更为精美。如经常出现于著名展览图录中的那件青白瓷刻花梅瓶(图9),雍容饱满的造刚,布满瓶体的漩涡形的卷草纹,还有那白中透青的釉色,都具有典型的景德镇青白瓷风格,被认定为日本重要美术品。图10青白瓷刻花梅瓶比之前者形体更为秀美,器身刻划的牡丹莲纹线条婉转柔洁美女,胎质洁白、细腻、坚致,釉画洁净,色如美玉,可谓青白瓷中的佳品,不负“莹缜如玉”的美名。瓶类器物中还有一种长颈、口沿外卷呈花瓣形的花口瓶。有的器身饱满(图11),有的瓶体呈S形,亭亭玉立,如京都市海住山寺收藏的青白瓷划花卷草纹花口瓶(图12),瓶身轮廓线柔美丽又流畅,器身花纹部以蓖划细线组成,透过晶莹如玉的釉面显现出来,可谓美至极致。出光美术馆收藏的一对青白瓷刻花牡丹纹瓶(图13)则是另一种风范,小口,溜肩,圆腹,大平底,底径与腹径几至相等,给人以敦厚沉稳之感。

  日本收藏的青白瓷水注也可谓造型各异,精美至极。其中出光美术馆收藏的狮子钮盖水注(图14)时代最早,是11世纪的产品。此器高19.7厘米,盖上蹲立的狮子钮仰着头,翘首尾巴,撇着嘴巴,憨态可掬。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收藏的青白瓷瓜形水注(图15)细长颈,长流,长柄。圆形瓜腹,平底,秀美端庄。图16瓜形水注则为短颈,广肩,筒形腹,大平底,器身的瓜棱是刻出来的。MOA美术馆的藏品青白瓷八角水注(图17)口、颈短直,俯视呈八角形,广折肩,肩与腹部也呈八角形,刚性十足,唯有圆管流与扁平柄给它增加了些许柔性。而图18青白瓷瓢形水注的形体则婀娜多姿,洁净的釉面好似一潭平静的秋水,釉下的刻划花纹若隐若现,而盖上的小钮又似一只蓄势待飞的小鸟,让人遐想连篇。图19青白瓷刻花龙首水注小口短颈,壶腹浑圆,隐圈足,壶体的刻花犀利刚劲。与众不同的是此壶的流和柄都贴塑有龙首装饰,这种造型的壶在北方耀州窑元代壶形中比较常见,但与北方龙首壶不同的是,这件青白瓷壶柄上的龙首装饰既似龙又好似一朵花,更具装饰美。

  日本收藏的青白瓷中的茶器如托杯的器形也丰富多彩。如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一对青白瓷托杯(图20),托的高足呈花瓣状,足体有对应的出筋装饰,每个花瓣上都有一个如意形镂孔,与此对应的是杯与托的口沿也都做成花口形,整体做工精巧细致,颇为考究。山口县教育委员会收藏的青白瓷托杯(图21)也同样薄巧精致,但其造型却有些不同,如其托口高,像一个小杯,托沿又似开敞的花口盘,杯的造型也同样是敞口,俯视呈花瓣形,形体十分优雅。图22青白瓷杯托的造型又有一些变化,托口形似一个倒扣的小杯,托足高,足径大,形体沉稳大方。特别要提及的是MOA美术馆收藏的重要美术品——青白瓷刻花莲花纹托(图23),托盘中心刻盛开的莲花和莲实,各身向相反的方向自然弯曲下垂,姿态婀娜柔美,外围刻十—个莲瓣,瓣尖间刻小莲瓣,将整个托盘装饰得华丽高贵。

  日本收藏的青白瓷中炉类器皿也别具一格,如万野美术馆收藏的青白瓷透雕熏炉(图24),炉盖的牡丹花装饰以刻花与镂雕相结合的方式表现,兼具审美与实用功能,此件器物也被确定为重要美术品。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青白瓷香炉(图25)是宋代具有代表性的炉式,此件香炉的出沿与底座部分以刀具深刻条状装饰,底足翻卷并刻成锯齿状,非常具有动感,且凹凸起伏的线条也形成深浅不同的釉色对比,青白相映,充分展现出青白瓷特有的优势。京都海住山寺的藏品青白瓷刻花香炉(图26)虽然也是常见的式样,但此炉与耀州窑等窑口同类式样的炉在装饰布局方面也有一些区别,如颈与腹部的花纹相同,有一种浑然一体的美感。

  除以上器型外,碗、盘、盆、盒、罐等日用器皿也占有相当的比例,精品比比皆是。如私家藏品青白瓷刻划花道士图花口碗(27),大阪东洋陶瓷美术馆收藏的底有“口家盒子记”铭的青白瓷瓜形盒(图28)和青白瓷蛙形水滴(图29),以及出光美术馆收藏的刻花莲纹罐(图30)等。

  综上所述,日本出土与收藏的青白瓷不仅数量多,质量也是非常精美,它们不仅是中国陶瓷工匠的心血结晶,更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丰碑。同时,它们也携带着丰富的历史、艺术、科技信息,有待关心陶瓷研究的后来者去解读。

  来源:收藏界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