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古钱币第二集——异彩纷呈

 2014-04-28

  青铜块的出现,率先打破了天然货贝的天下。青铜,这出自天然却又经过人类冶炼而来的新物质,很快就吸引了人类信赖的目光,人们把它打造成兵器去开疆拓土。拥有它就意味着拥有了强盛的国力,也将它熔铸成青铜块或贝的模样,拿到锱铢计较的集市上去交换必需的物品。然而,这些其貌不扬的铜疙瘩会是钱吗?

  中国钱币学会副理事长、原中国钱币博物馆馆长、国家文物鉴定委员戴志强:

  “早期的称量货币应该是青铜块。它的大量发现首先是在长江三角洲和钱塘江三角洲,后来在黄河流域也有发现,它所处的时期大概是在西周文化时期。为什么青铜块我们认为它是当时的称量货币呢?因为它的出土很多与墓葬有关系,是一种财富的象征。有些窖藏,一个陶罐里面盛满一罐青铜块,而这个青铜块经过我们的分析,它们的成分都是不一样的,说明它们不是一起铸造出来的,而是经过流通,重新汇集到一起的。经过我们的测试,它是属于高铅青铜。这说明它是特定铸造的;而且它这种合金的比例跟后来一些金属铸币的合金成分有着惊人的相同地方。”

  当中国人大量采用青铜铸币的时候,西方人却选择了黄金和白银。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人类的货币文化出现了东西方两大体系的差异。

  伴随着春秋战国时代的来临,青铜铸币开始形成布币、刀币、蚁鼻钱、圜钱或圆钱等几大货币区域,呈现出多姿多彩的面貌。

  蔡运章教授:

  “春秋战国时期的货币,具有明星的地域特征。所谓的铲币、刀币、贝币、圜钱四大铸币体系,事实上是当时我国古代四大经济区域影响下的产物。处中原地区的周、晋使用的是铲币;东方的齐、燕地区使用的是刀币;西方的秦国使用的是布帛和圜钱;南方楚国铸行金版和蚁鼻钱”出现楚郢记南城遗址。

  在品种繁多的贝币中,流通于南方楚国的蚁鼻钱可谓是一支独秀、别具风格。这种钱虽然仍有贝的轮廓,却显然已经脱去了一味模仿的痕迹,而且正面刻有特殊的铭文。现在谁也无法认出这些铭文的意义。倒是整个钱看上去酷似一张形状怪异的脸,于是这些钱又得了一个有趣的绰号“鬼脸钱”。或许正是这一张一张的鬼脸,寄寓了楚国人崇尚巫道灵异的浪漫奇想。

  当然,楚国人并不是只有浪漫,那些可以切割的黄金称量货币则悄悄的证明着他们的精确和直观。

  黄锡全教授:

  “楚国当时的货币别具一格,楚国盛产黄金。在河南、安徽很多地方都产黄金。所以黄金是楚国重要的货币。咱们现在的河南、安徽出土了很多楚国的黄金货币,我们叫它金版或金饼。因为它的形状有的象版状有的象龟背。金版、金饼上都有文字,这个文字是用印戳打上去的。

  到了战国后期,楚国又在北方布币的基础上做了有趣的改造。铸成了一种形状夸张的大布。使钱币的流通更加灵活便利。

  “这个布币很有意思,它的正面有一个面值是“伒”,那么说明这一个布币面值是一伒;背面又有一个面值,背面叫十货。所谓十货就是十个蚁鼻钱,那么说明这一个布币可当一伒用,也可以当十个蚁鼻钱用。“

  地处北方中国黄河中游关、洛、三晋地区,则与中国长江汉水流域的古楚之地大并其趣。一种起源于商代的布币变得日益精巧起来。在这里的集市间广泛流行。无论是形制还是材质,对于夏商时代通行的贝而言,布币的出现是一次彻底的革命。

  在这片辽阔的农业区里,钱或布什农民耕田铲土不可缺少的一种工具,由劳动工具一变而为商品交换的媒介。当它们完成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统一后,最终也就获得了钱的身份。布的这一转变发生在商代,于是从那时起,一些拥有特殊权势的人开始聚敛这些布币。最著名的要数那位历史上显赫一时却有贪财好色的暴君商纣王。纣王用增加赋税的办法搜刮天下的钱财和粮食。堆放在鹿台的钱库和巨桥的粮仓里。

   

  商纣王以为,横征暴敛、广积钱粮就可以使江山永固。自己纵情声色也无妨。没想到,那些缺钱少粮活不下去的老百姓会在周武王的振臂一呼之下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别具胸襟的周武王反其道而行之。将鹿台的钱财和巨桥的粮食全部散发给贫苦民众。一举赢得天下的归顺和拥戴。

  历史如同一面镜子,永远悬挂在智者的心里,后来大彻大悟的孔夫子告诉人们,不义而富自贵,于我如浮云。

  细观布币的形制,又有空首布赫平首布两大类,空手布的铸造年代较早尚且保留了农具铲可以接纳木柄的峑,从其陆续出土的地点可知,多为春秋战国时期周王室和晋、郑、宋、卫等诸侯国所通行的钱币。铸行较晚的平首布,显然是从空首布的基础上稍作改进而来。

  蔡运章教授:

  “到了战国时期,在政治经济比较发达的三晋地区,这种空首布被改造成平板状的平首布携带起来比较方便。它的重量早期的一般在十五克左右。”

  随着诸侯国之间活动半径的延伸、这种布币的流通领域日益扩大,其形制种类也日渐复杂,仅据布足的不同,即可分为尖足布、圆足布、方足布、类圆足布、类方足布、桥足布还有锐角布、三孔布赫长布等异形布币。

  至于地域的差异又有魏布、韩布、赵布、燕布之分且因国别、种类不同布币的铭文又各异其趣。真可谓洋洋大观、异彩纷呈。当以布维代表的货币经济,在黄河中游地区蓬勃推进的时候,远在华夏东方的另一个大诸侯国齐国。似乎遥远的继承了北方游牧民族喜好用刀的传统,一直静静的保持着自己独特的刀币体系。较之起源于农具的布币来说,刀币的勃兴似乎多了一层豪迈的霸气。

  黄锡全教授:

  “齐国的刀币跟北方的狄刀也好,赵国刀、中山刀不太一样。厚重博大,别具特色,独具一格。从刀的大、厚重就可以看出当时雄踞东方的齐国它的经济实力。坐收渔翁之利,靠在海边,经济比较发达,从刀就可以看出国家实力非常雄厚。”

  地处黄河下游渤海之滨的齐国,在齐桓公的统领下很快发展成为众多诸侯国中的头号强国。齐桓公也被天下公认为春秋五霸之一,成就大业的齐桓公开始铸造一种全新的货币齐刀,史书《管子》记载说:桓公铸造于庄山。专家推测,这些精致的四字刀齐之大刀很可能就是当年齐桓公所铸。

  说起齐国刀币,人们习惯上根据刀字上字数的多少来称呼,所以有三字刀、四字刀、五字刀、乃至六字刀。也还是这些看起来有些陌生的古老铭文,说出了当年齐国的风云变幻。

  公元前386年,世卿田和在齐国日益衰败之机,取代姜姓而成为国君。开启了齐国新的历史旅程,史称田齐。此前则称姜齐。这一历史事件成为后人考察齐国刀币的重要参照坐标。人们发现四字刀、齐之大刀、五字刀、安阳之大刀和即墨之大刀属于姜其刀币,而著名的三字刀、齐大刀和六字刀、齐反绑大刀则是田齐时期的产物,人们还发现姜齐河田齐留在刀币边缘脊线上的秘密。这些在平常人看来,似乎毫不起眼的细微差异,可在泉币专家的眼里却是差之千里。人们把脊线中断的姜齐刀称作断背齐刀,而将田齐刀称作不断背齐刀,还有田齐的三字刀形体比姜齐刀稍小,面文也省去了“之”字,不知是出于巧合还是出于一种什么缘由,将六枚三字刀首尾相连接,恰好构成一个严整的圆,史家称为合六成规。

  这是田齐市道的著名的六字刀,它上面镌刻着六个不寻常的文字,引发了史学家们旷日持久的考辩和争议。迄今尚无定论。在这非凡的六个字中,到底隐藏了怎样的信息呢?人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田氏代齐之后,齐国重新强大,又乐极生悲来的那些苍伤岁月。

  “齐威王的时候,公元前356年到公元前321年,是齐国最为辉煌、国力达到鼎盛的时期,不仅打了著名的大胜仗,而且疆域有所扩张,因此引起了周围国家的惶恐不安。在公元前284年,燕昭王为了报复齐国曾经武装干涉的仇恨,就派出乐毅统率五国联军。六个月之内攻下齐国70余城,齐湣王出逃到莒城,被楚国所杀。齐国的形势急转直下,后来就一蹶不振。”

  齐湣王死后,太子法章被莒城人拥立为齐襄王,直到五年以后,也就是公元279年,齐国的田单巧用离间计,使功高盖主的乐毅受到燕国新任国君的猜忌,因而被罢免了兵权。田单乘机举即墨之师大破燕军,一举收复了全部失地,被困于营地的齐襄王终于返回了自己的圆都临淄,这确实是一件值得举国欢庆的大事,有人说,六字刀就是为庆祝返邦大,齐襄王返回家邦而铸造,犹如提醒齐人不忘国耻的警示牌,自然这刀上写的也应该是“齐返邦长大刀”六个字了。

  黄锡全教授:

  “六字刀在齐国货币当中是比较珍贵、比较少见的 。目前据我统计。发现只有30余枚,所以在市面上它的价格很昂贵,现在得到一把事很不容易的。贵重在上面有六个字,过去都认为事齐返邦长大刀。说到这,过去所谓的大刀这两个字一般都认为法化,过去说法化比如安阳之大刀也叫安阳法化、即墨之法化、齐之法化。我们现在认为后面应该说成大刀两个字,不应该解释成法化。当然这个问题还可以讨论,所以我说的大刀就是过去所说的法化。过去认为齐返邦长(长过去就是君,就是君长)大刀,有种流行说事齐返邦长大刀,还有一种说法齐建邦长大刀,当然还有其他说法就不可取。过去说建邦、返邦那都好解释了,跟齐襄王返国是有关系的,说什么建国,造邦那就跟田齐建国有关系。田氏取代了齐国为了纪念这个,那就是开国纪念币,经过我们研究以后,这个字应该解释成‘齐坼(che)邦长大刀’那个字就像现在简写的工厂的厂,里面写了逆行的逆中间那一块,底下氏个‘走’字,在《说文》里面有个字就是从‘走’,上面告诉的诉不要‘讠’这个字在《说文》中读(che)有开拓的意思,邦就是国,意思就是开国,还是回到原来,田齐开国的纪念币。”

  跟齐国一样,燕国也通行刀币,燕明刀是一种影响力极强的铸币。它的行用时间几乎与整个战国时代相始相终。而它的流用范围则涵盖了今天的河北、河南、山西、陕西、辽宁、吉林和内蒙等大片区域,甚至广达朝鲜和日本。这一时期,奇特的针首刀、截首刀还有赵国的小直刀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春秋战国种种铸币的流行,在中国货币史上形成了一道独特而亮丽的风景。他们不仅形制多样而且仪态万千。似乎寓意着与当时百家争鸣的时代景观相辉映,然而到了战国中后期,原本天各一方的刀币、蚁鼻钱和圜钱等区域货币,又渐渐趋于融合。彼此并行于市,却又渴望着更加自由更加广阔的流动空间。这是否预示着一个新的一统江山的来临。

  来源: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