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论文] 景德镇陶歌

龚鉽 

  江南雄镇记陶阳,绝妙花瓷动四方。

  廿里长街半窑户,赢他随路唤都昌。

  离镇五里观音阁下,有江南雄镇坊,窑业多都昌县人。

  武德年称假玉瓷,即今真玉未为奇。

  寻常工作经千指,物力艰难那得知。

  陶有窑,有户,有工,有彩;工有作,有家,有花式,凡皆数十行人。

  在山石骨出山泥,水碓舂成自上溪。

  要是高庄称好不,不船运载任分携。

  唐观察英,字隽公,《图说》所谓取土,皆采石制炼。

  方方窨子滤澄泥,古语儿童莫坏坯。

  炼到极稠捶极熟,一归模范即佳瓷。

  《说》所谓炼泥,必以马尾细箩及绢袋一再澄过,调釉亦然。

  几家圆器上车盘,到手坯成宛转看。

  杯碟循环随两指,都留长柄不雕镘。

   《说》所谓做坯,浑圆之器必用轮车随手拉成,不差毫黍。

   出手坯成板上铺,新坯未削等泥涂。

    钧陶自古宗良匠,怪得呈材要楷模。

    《说》所谓修模,凡圆器先有一模方能画一,大抵一尺之坯,经烧只七八寸。

   

    坯干不裂更须车,刀削圆光不少差。

    此是修身正心事,一毫欠缺损光华。

    坯拉成后必俟阴干,用模子印拍,再加镟削,乃使泥坯周正匀结。

    画坯上釉蘸兼吹,一体匀圆糁絮宜,

    只有青花先画料,出新花样总逢时。

  青花瓷器先从坯上画料,画毕上釉,小器蘸,大件吹,总曰荡釉。

    青花浓淡出毫端,画上瓷坯面面宽,

    识得卫风歌尚絅,乃知罩釉理同看。

    水调青料,画上干坯须罩釉,不则入火飞散。

    白釉青花一火成,花从釉里吐分明,

    可参造物先天妙,无极由来太极生。

    青花白釉入火始明。

    看他吹釉似吹箫,小管蒙纱蘸不浇,

    坯上周遮无糁漏,此中元气要人调。

    荡釉,方器用笔拓,圆器则蘸,圆琢大件用竹筒蒙沙吹之。

   画坯罩釉事完全,干定仍车碗足弦,

    盖线交他图记手,总题宣德大明年。

    坯先有柄长三寸,便于画料,吹釉工毕,镟去。盖线挖足落款,另归一工。

   挖足仍须刷釉齐,又看车脚露胎泥,

    好承渣饼安渣钵,出火从君便取携。

   坯肢有釉即沾,不得脱,去釉露泥,垫以渣饼,便于出匣也。

    青料惟夸韭菜边,成窑描写淡弥鲜,

    正嘉偏尚浓花色,最好穿珠八宝莲。

  正、嘉器青花甚浓,用顶高青料,名韭菜边。

   痀瘘自古善承蜩,瘸拐疲癃孰青招?

   却与坯房供乳料,尽推王政到熙朝。

   乳料用矮橙,料钵上安瓷槌乳之,疾瞽老幼多资生焉。

   如椽大笔用羊毫,颠旭能书莫漫操。

    看他含釉如含墨,一样临池起雪涛。

    此长方棱角之器,须用拓釉。

    官古人家釉果多,合成胎质镜相磨,

   非如饭器酥研甲,果釉多将灰水和。

    釉料用礶水炼灰,配合颜色不一。釉果出乐平。官古,镇窑最精。

    浇釉看来似易皴,一般团转总均匀。

    倘留棕眼兼鱼子,却使微瘢玷美人。

    浇釉难于均匀,有针尖未到即露沙眼。

    滩过鹅颈是官庄,沿岸人家不种桑。

   手抟砂泥烧匣钵,笑他盆子满桑郎。

    官庄在镇之下游,皆烧匣钵。

    匣钵由来格不同,一般层叠着砂工,

    更多平匣排清器,遥望馒头正出笼。

    瓷坯入窑,必装匣烧,方不粘裂,且免风火冲突,匣须先烧,名曰渡匣。

   匣钵烧皴破不妨,倩他薄蔑尽箍藏,

    一经红火同镔铁,格物谁能理共详。

    竹篾箍破匣钵,入火不断。

    魏氏家传大结窑,曾经苦役应前朝,

    可知事业辛勤得,一样儿孙胜珥貂。

   土著魏姓,自元明来世为结窑,实有师法,不同泥水。

    满窑昼夜火冲天,火眼金精看碧烟。

    生熟总将时候审,此中丹决要亲传。

    窑制长圆,形如覆瓮,坯匣入窑,砖封留孔,柴烧三昼夜,熟乃停火。

    窑火如龙水似云,火头全仗水头分,

    羡他妙手频挥泼,气满红炉萃晓氛。

    烧窑发火须通火路,有溜火、紧火、沟火,火不到处泼水引之,如游龙然。

    开封火窨尚炎炎,抢掇红窑手似钳,

    莫笑近前热炙手,霁威不似相公严。

    开窑瓷匣犹红,工用厚布蘸水套手,仍用湿布裹头面,抢出坯匣,仍放新坯。

    窑边排凳捡茅瓷,器正声清出匣时,

    最喜宫商成一片,未夸击钵与催诗。

    瓷器出窑,工执火镰削去泥渣,凡茅者声不脆,即便打下。

    白胎烧就彩红来,五色成窑画作开,

   各样霏花与人物,龙眼从此向瓶罍。

    五彩绘画必先选烧白胎,用芸香油渲染,成窑最佳。

    记得唐贤咏越窑,千峰翠色一时烧,

    槎惟带叶柴盈马,却笑松间拾堕樵。

    柴窑多烧大器,用柴;槎窑乃烧粗器,用带叶小柴。

    明炉重为彩红加,彩料全凭火色华,

    我爱鸡缸比鸡子,珍珠无纇玉无瑕。

    白瓷加彩,须烧炼以固颜色。小器用明炉,大件则用暗炉,均泥封烧一昼夜。

    瓶盎尊罍博古真,珊瑚翡翠色鲜新,

    雕镂虫篆堆螭虎,未让销金与范银。

    自镇有陶,无不可仿,金银竹木,嵌刻毕肖。

    六方四角样新增,菱叶荷花各擅能,

    不下车盘随手制,雕镌印合笑模棱。

   此镶雕印合之作,用布包泥板拍成片,裁方粘合,各有机巧。

    大器难成比践形,自非折挫总竛竮,

    要知先立功夫在,不止炉中火候青。

    五百圾、千圾皆大器,造必加倍入窑,以妨蹻匾损挫。

    龙缸有巷自前朝,风火名仙为殉窑,

    博得一身烟共碧,至今青气总凌霄。

    万历时龙缸无底,旧置巷隅,唐观察举安佑陶祠,有记。陶神童姓,窑工祀之甚虔。

    官古窑成重霁红,最难全美费良工,

    霜天晴昼精心合,一样抟烧百不同。

   霁红亦名祭红,有两种:一鲜红,一宝石红,正德窑尤佳。又矾红乃仿嘉窑。

    晋窑碎器非冰裂,要认龙泉鱼子纹,

    另有庐陵永和市,莫将真假听传闻。

   章姓兄弟分造碎器,哥窑更纯粹。吉州者纹不同,且非铁足。

    白定要分南北宋,青瓷汝越邓唐柴,

    千峰翠色添新霁,红玉争传试院佳。

   宋时定州瓷质旧,有光。《茶经》云,越州青瓷比红玉,邓州、唐州,柴窑俱佳。

    驴肝马肺釉名奇,鼻涕天兰仿色宜,

    此是均窑瓶缶好,钧台曾与辨纯疵。

   此皆均釉,尚有玫瑰紫、海棠红、茄花紫、梅子青。

    市上今传釉里红,唐窑独著百年中,

    暗然淡简温而理,都识先生尚古风。

   用红釉绘画乃罩白釉,云起于乾隆间唐英造。

    雕作从来枉作劳,更嗤桃核刻牛毛,

    圣朝器服惟坚朴,不使矜奇到若曹。

   雕作细器最工极巧。

    瓷有窑惊等政庞,未如硬口足摧撞,

    饮羊俗革关风教,莫更欺人卖过江。

   瓷器有折入热汤即破,诈伪人涂以清油即不见,呼为过江器。

    佳器售人自有真,客来换票不辞频,

    把庄类色家家定,放水还愁管债人。

   瓷客买瓷必先定把庄头,一切皆其管理。另有类色头、齐其同口包纸茭草。

    坯板夯坯八尺长,后街小巷十分强,

    碰翻未许称赔字,遍请坯房面一堂。

   夯坯多都昌人,街巷长有。

    做到砂工称大作,尊呼窑户为钱多,

    细瓷十一粗千百,布帛从来胜绮罗。

   砂工,顶粗之器,窑户多都昌人,如昌宫、昌饭、昌盂、昌令等项,均须大富开作。

    釉如密水亦如浆,船载人桃上釉行,

    记得盖冈元献宅,十分龙脉九分伤。

   临川、盖冈、饶家卒、龙山出釉子,颇挖伤,今亦禁止。

    陶成子弟集昌南,书院崇开一生谈,

    坯甈早消甄士日,满窑和气足清酣。

   窑户陶成、陶庆二会,创有书院,曰:“景仰书院”,余曾代刘侯作记。

    征说形家是火龙,水星一阁镇高峰,

    商民熙穰纷如织,消受清凉五夜钟。

   刘面斋刺史即白马茶庵旧基建水星阁财神殿并茶亭。

    年年七月中元节,几度坯房议事来,

    每到停工总生事,好官调护更重开。

   坯工每年七月歇工,地方官弹压为难,开工乃安。

    冒宫冒饭广行消,厚质粗坯水釉浇,

    道是捡渣同滞穗,利归小户不须谷。

   捡渣者,雇工收捡大窑户所倾去泥不粗渣,复加陶汰炼泥,作小雕作耍器。

    王家洲上多茅器,买卖偏多倔强人,

  比似携蓝走洲客,只能消假不消真。

   陶户提同口剩下零瓷及茅惊、缺口、色昏之器,估堆卖之,亦有提篮者,名走洲。

    坯路看清满五曹,谁排空匣试搪烧,

    囵窑原不关人事,赢得包青向客包。

   窑中乎一路为一曹,窑门空匣搪火。自烧坯为囵窑,搭人青器则曰包青。

    昨日曾经试照回,窑中生熟费疑猜,

    凭他一片零坯块,验得圆融百圾来。

   买不烧验曰试照,瓷以圾数分烦难,自五圾至千圾不等,圾即件。

    坯工多事问坯头,首领稽查口类周,

   三月有钱称发市,年终栈满惰工愁。

   坯房头约束众工,勒惰听其处分,上工有发市钱。

    当年宫器传杯碗,媟亵描成隆成窑,

    莫笑穆宗耽秘戏,本来春画出刘朝。

   今酒器多画秘戏,在汉时发冢,砖壁皆有。

    云门院里读残碑,静夜闲庭品素瓷,

    记得新平行部日,鲁公诗酒建中时。

   马鞍山之西麓有云门教院,颜真卿曾止其处,今有断碑。

    嫩荷涵露透琉璃,缥色何如秘色瓷,

    昨夜月团新试碾,宣州雪白凤洲诗。

   《辍耕录》:秘色即越窑,钱氏有国供奉物。

    坯工并日作营生,午饭应迟到二更,

    三五成群抨肉饭,怪他夜市禁非情。

   坯工做坯尽一日之勤,至二更始赴饭店吃饭蒸肉,故夜市不能禁。

    熙朝崇俭尚坚完,不要民供不设官,

    御厂遥惟关上领,一般工作御窑看。

   凡工匠物料动支正项,乾隆八年改属九江关使总理。

    御窑诸作办钦单,宫式全颁自内官,

    坯就塔烧民卢领,不赔龟甈圣恩宽。

   厂器造成,搭烧民窑蹻损一体解运。

    御器固时送大关,亦销官帑几千锾,

    朝廷尚朴屏奇巧,胜国龙床早奉删。

   本朝敦崇节俭,厂器岁解,亦有运数。

    百年风雅一峰青,几次携琴环翠亭,

    看到壁间蜗寄字,也搜心语著陶经。

   御厂珠山有亭,唐蜗寄英题曰:“环翠”,著有《陶人心语》。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