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解读“教学费”

罗学正   2005-11-18

  仿古瓷作为继承传统的一个艺术门类,为满足真品不易得到的那些嗜古者的审美心理,还得在陶瓷艺术苑占有一席之地,而且仿的越像越好卖。这就必然会给那些通过做旧,以假充真的人以可乘之机。由此,就有了“教学费”之说。

  顾名思义,学生入学读书要交学费,这个很好理解。然而当前流行一种说法:犯了错误,吸取教训,以后少犯或不犯,也叫”交学费”。引申到艺术品收藏,某人买了一件假古董,别人往往安慰他说:“就算交学费吧!”本人也会自嘲:“就算交学费吧!”去年景德镇国际陶瓷文化交流中心举办的古瓷鉴定培训班上,笔者就曾接触过不少枉”交学费”的学员。

  有一位定居海外的学员,在东南亚市场上买了几件瓷器,有元青花、明洪武釉里红和宣德官窑青花。我们看过照片,除一件元青花高足杯残器外,其余都不到位。该学员很不理解,认为这些看来各方面都符合鉴定要求的瓷器不可能仿造得来,况且经人介绍,这些瓷器的流传序列都很清楚。经过学习,特别是参观了仿古作坊和市场后,才意识到上当受骗了。“就算交学费了吧!”他说。可是这笔学费也太贵了。

  一位四川的学员,带了两件瓷器,一件是宣德青花灯盏,一件是万历五彩墨床。他很神秘,也很自信,但经专家看过后认为都是赝品。他认为不可能,甚至怀疑我们的鉴定能力。我们带他到生产这类瓷器的作坊去看,与他收藏的一模一样,甚至更好,这才心服口服。

  还有一位台湾专门经营古玩的店主,参加研修班时带来了几件“镇店之宝”的瓷器照片,有明景泰的五彩盖罐、嘉靖青花盘、清顺治青花瓶和康熙五彩碗等。我们看过以后,除康熙五彩碗外,其余都是赝品。听完鉴定结果,几乎要晕倒,因为都是通过熟人花大价钱买来的。

  如果说,这些都可一言以蔽之曰“交学费”,那这个学费的代价也太大了。如果交了一次,从此学乖,也还算值得,可有些人偏偏不是这样。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笔者曾在上海作过一次有关古瓷鉴定的讲座.最后留下一些时间让大家提问。其中有几位先生拿着他们的藏品给笔者看,有宋影青刻花壶、明永乐青花碗、弘治款青花盘等,都是在城隍庙古玩市场上买的,一看便知是景德镇现仿做旧的,而且水平并不高。当他们知道这个结果时,有以下几种反映:有的争辩说:“不可能,我请上海的xxx专家看过,肯定是真的”;有的说:“光听你的不算,我得多问几个人”;还有的悄悄说:“此事千万别声张,要是家里人知道可不得了”。

  买了假古瓷说声“就算交学费吧!”已经够“阿Q”了,如果碍于面子不承认,或不从中吸取教训,更是“阿Q”的“阿Q”。

  当今的文物古玩市场,瞬息万变、险象环生,某些人或机构为经济利益驱动,对文物的制假贩假已经泛滥成灾。国家对此并没有专门的法律制止,“3.15打假似乎也未曾涉足这个领域。以瓷品艺术为例,仿古瓷作为继承传统的一个艺术门类,为满足真品不易得到的那些嗜古者的审美心理,还得在陶瓷艺术苑占有一席之地,而且仿的越象越好卖。这就必然会给那些通过做旧,以假充真的人以可乘之机,赝品与真品鱼目混珠至少在短期内不会销声匿迹,而收藏鉴定界一眼能够辨出真伪的专家学者,又实在寥若晨星,这就给艺术品收藏增加了重重困难。笔者不是危言耸听,特别对那些刚刚入道的收藏者朋友,更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否则将会是“交不完的学费,上不完的当”。

  古语云“吃一堑,长一智”,如果将“吃”的“堑”比作“学费”,交了则必须长智,不长智等于白交。交学费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不小心买了假古董,然后吸取教训,今后小心一点,但这个”学费”太昂贵,而且只能治表,遇到新情况还会不知所措;另一种则是真正意义上的交学费,例如参加以辨伪为重点的古瓷鉴定培训班,特别是在仿古瓷发祥地景德镇举办的这类研修班,所交学费并不多,连续参加几期也抵不上买一件假古瓷的费用,而且能够全面、系统地掌握辨认真伪的规律,深入了解目前仿古瓷的形势。孰亏孰赢,相信收藏者朋友会算这笔帐。

  摘自:《艺术市场》200503

  编辑:西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