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清初收藏书画“三家村”(上)

李烈初   2006-03-31

  历史上的每一次改朝换代,都会出现一次藏家书画的大规模散佚。因此,新政权稳定之后,必然会有一批新的收藏家应运而生。

  清朝初期出现的书画收藏家中,最有名的要数“三家村”。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一看到“三家村”就会吓一跳。当年吴晗、邓拓、廖沫沙号称“三家村”,都被反得焦头烂额,三人中活活折磨死了两人。可清初“三家村”,只是三个人的字号中各有一个“村”字。他们是:梁清标,字棠村;高士奇,号江村;安岐,号麓村,这便是我要说的“三家村”,现予分别介绍:

  (一)梁棠村

  梁清标(1620-1691年),字玉立、棠村,号蕉林、苍岩,直隶真定(河北正定)人,明末翰林,清顺治、康熙两朝曾任兵、礼、刑、户部尚书,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擢保和殿大学士,二十七年任相国。梁清标虽官至相国,《清史稿》却无传。但据《清朝野生大观》。一日夜半,顺治帝阅《明孝宗实录》,见有召对刘大夏、戴珊事,心想:“我所用岂有不及大夏、珊?”翌日即召梁清标、魏裔介至行幄,备顾问。可见当时梁清标颇受重用,是皇帝“智囊”之一。

  梁清标工书法,收藏古书画有“甲天下”之称。不但自己收购,还嘱古玩商吴升、王济之,裱工张镠等代为罗致。他的鉴赏能力很强,经他鉴定盖有收藏印章的书画,几乎都是真迹。故论者谓:历代私人收藏家,以数量沦,首推明末项元汴;以质量沦,首推清初梁清标。可惜的是,项、梁二人均无书画专著传世。

  梁清标 十分重视书画的装裱。吴其贞《书画记》云:“扬州有张黄美者,善于裱褙,后为梁清标家装。”可见梁清标曾清外地技高裱工,至家中专裱书画。凡经他重裱的书画,用料讲究,特别是手卷,仿宣和装,用旧锦做包首,白玉作轴头、别子。重裱书画,亲加题签。所用印章、印泥,都很精美,使后人不易仿造。

  梁清标家居北京东城,有秋碧堂,刻所藏晋、唐书迹,印为《秋碧堂法帖》。汪蛟门有秋碧堂讌集诗:“秋碧堂中夜如水,桂花正吐黄金蕊、抹丽(茉莉)含香夹竹(夹竹桃)红,水晶帘开冰轮起……”,又有蕉林书屋,白题云:“半船坐雨冷潇潇,仿佛江天弄晚潮。人在西窗清似水,最堪听处是芭蕉。”“淡烟晴口满帘栊,春色依依上小红。客为看花频载酒,海棠开否问东风。”想见当年高朋满座,淡笑风生,观书赏画,摩挲法器,令人神往。传世著作有《蕉林诗文集》、《棠村词》、《棠村随笔》。

  梁清标的鉴藏图章有:“梁清标印”、“棠村”、“河北棠村”、“棠村审定”、“玉立氏印章”、“蕉林”、“蕉林书屋”、“蕉林居士”、“蕉林梁氏书画之印”、“蕉林秘玩”、“苍岩”、“苍岩子”、“苍岩子梁清标”、“冶溪渔隐”、“赐麟堂”、“观其大略”、“秋默堂”、“家在北潭”、“净心抱冰雪”、“伯鸾后人”、“无垢”、“保和殿大学士”等。

  高士奇(1645—1704年),字澹人,号瓶庐、江村,赐号竹窗。祖籍平湖,世居钱塘(杭州)。好学能文,工书法,尤善钟、王小楷。以国子监生就顺天乡试,任书写序班。新岁为人书联,自撰联浯,偶为康熙帝所见,颇为赏识,命供奉内廷,为文学侍臣。以“书写密谕及纂辑讲章诗文”有功,授翰林院侍讲、侍渎、礼部侍郎等职。高士奇恃得帝宠,乘间弄权,为言官所劾:“以觅馆糊口之穷儒,忽为数百万之富翁。试问金从何来?无非取给于各官。官从何来?非侵国帑即剥民膏。是士奇等真国之蠹而民之贼也!”康熙帝说:朕初读书,四书五经,学作时文:及得士奇,“始知学问门径”。“士奇无战阵功而朕待之厚,以其裨朕学问者大也!”高士奇难以白安,遂以母老求归,卒于家,谥“文恪”。

  高士奇工书画,精考证,收藏名迹极丰,著有《江村消夏录》三卷,记自藏及过目书画,详载书迹原文、画迹布局、画法、跋尾,及卷轴、纸绢、尺幅、印记,间有评浯,体例较为精密、完备。或称《江村消夏录》所载有伪本,其实高士奇于所藏书画,另有秘帐《江村书画目》,分别注明“进”、“自题上等”、“自题中等”、“自怡”、“董其昌真迹”等,共八类。又白注“真”、“赝”、“永存至宝”、“上上神品”、“进”、“送”、“可以割爱”。他进呈给皇上的书画,几乎全是假的。

  高士奇得康熙帝恩宠,自是异数。正如叶方霭赠高士奇诗:“麻衣献赋立彤墀,喜见龙头(指帝)一笑时。内府锦襦邀帝赐(用武则天赛诗赐锦袍故事),天街(宫中道路)官马任君骑。侍臣尽识银钩体(书迹),宫女争唱璧月诗。自是九重(指帝)称特达,从来不籍魏无知(汉人,荐陈平于汉王)。”除了异数,也多机巧。传说高士奇入值内廷,于荷包内置金豆,命太监探皇帝起居,报一事酬一豆。知帝阅何书,即加翻阅。致帝问及,均能应对。康熙二十八年,高士奇随帝南巡至杭州,帝曾至其家西溪山庄,御书“竹窗”匾额赐之,随以为号。及游灵隐寺,寺僧清帝书“灵隐”匾额。帝书“雨”字头(“灵”字繁体作“雨”下三“口”一“巫”)偏大,正在犯愁,高书“云(‘云’字繁体从‘雨’)林”二字于掌,假装磨墨,以掌示帝。帝悟,即改书“云林”,至今“云林”匾额犹存。又至镇江金山寺,寺僧请康熙帝赐匾额,帝思索良久,高士奇以片纸呈帝,帝展视乃“江天一色”四字,欣然书之。

  高士奇的鉴藏图章有:“高士奇印”、“高士奇图书记”、“江村高士奇图书记”、“江村秘藏”、“高氏江村草堂珍藏书画之印”、“江村三十年精力所聚”、“赐号竹窗”、“竹窗”、“北墅”、“生香乐意斋”、“萧兀斋”、“萧然自放兀尔无名”、“漱芳阁”、“简静斋”、“蔬香斋”、“红雨轩”、“朗润堂”、“高氏岩耕草堂藏书之印”、“只可自怡”、“颐养闲暇”、“闲里工夫澹中滋味”、“藏用老人”、“一乡看侍老莱衣”等等。(未完待续)

  (摘自:《收藏界》05年11期)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