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清代宫廷画辨伪面面观

宫宝   2006-12-08

  清朝从1644年建立,至1911年灭亡的200多年中,宫廷画师们创作了数量众多、内容丰富、艺术精湛的作品。这些佳作是我们民族艺术的一枝奇葩,也是世界文化宝库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然而某些人为谋取私利而伪造假画,损害了民族艺术的尊严,故而有澄清的必要。为此,本文就宫廷画辨伪问题,作一些初浅的探讨。

  ◆ 宫廷画伪作情况

  清代宫廷画的伪作,如与明代的沈周、文徵明、董其昌,清代的王时敏、郑板桥作品的伪作相比,数量要少得多,究其原因,主要有三点:

  其一,清朝法律森严,如发现伪造皇帝的绘画或玺印,均要受到严厉制裁,甚至带来杀身之祸;其二,宫廷画主要为皇室服务,很少在社会上流传;其三,宫廷画家艺术水准高,其作品作伪难度大,故作伪较少。但确有宫廷画的赝品存世,有的还被收藏于国家级博物馆中。以故宫博物院和辽宁省博物馆为例,收藏的郎世宁、王翠、王原祁、蒋廷锡、张宗苍、钱维城、唐岱、张照等人的伪作就有40余件之多。至于全国的宫廷画伪作有多少,目前还难以统计。

  谈到宫廷画的作伪时间,比较符合实际的说法是1911年辛亥革命前后,或者说清末至民国初年。此时清室腐败,民不聊生,人民反清斗争风起云涌,清王朝终于灭亡。但末代皇帝溥仪及嫔妃、太监、宫女等仍居住紫禁城内,他们的生活费用,根据清室善后优待条例,由民国政府提供。这些帝王贵胄过惯了挥金如土、纸醉金迷的奢侈生活,国民政府提供的钱远不够他们挥霍。溥仪于是以赏赐为名,不惜把价值千金的名书画等盗出宫外,以低价出售。而一些贪财爱宝之人则乘机大量收购名人字画、古玩等宝物,形成一个求大于供的艺术市场。于是,一些伪造宫廷字画的假手、作坊应运而生。而造假的地点,主要在北京故宫北面的景山后面,即地安门大街烟袋斜街一带。烟袋斜街是位于鼓楼前西北角向西南角斜出的一条小巷,长约500余米,为当时地安门内繁华的闹市区之一。而此处所造的假字画(俗称后门造)以清代“臣字款”的宫廷画为多,如郎世宁、徐扬、邹一桂、钱维城、金廷标、董浩等人之作。所作画内容有山水、人物、花鸟、鞍马、走兽、仕女画等。又伪造清官皇帝的各种“收藏印”和“鉴赏印”,如乾隆五玺(“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乾隆御览之宝”“乾隆鉴赏”“石渠宝笈”)、乾隆八玺(“乾隆御览之宝”“乾隆鉴赏”“石渠宝笈”“宜子孙”“三希堂精鉴玺”“石渠宝鉴”“宝笈重编”“乾清官精鉴玺”)、十三玺以及嘉庆帝的印章。此外,假手还伪作乾隆皇帝及各大臣题跋。在装潢上,“后门造”用特制的材料装裱,与一般书画装潢不同,其质地多为锦缎,外观极为富丽堂皇,这是其他文人画无法相比的。而“后门造”流传最多的是意大利籍画家郎世宁的大手卷,笔者曾见有多卷这样的伪作流传于世。

  同时,北京琉璃厂一带,一些假手也伪造这类“臣字款”的画。但与“后门造”有所不同,琉璃厂所造伪作,均为小幅纸本画,题材内容多为花卉、人物、走兽、虫鱼等。装潢形式则有挂轴、镜心、册页等。画幅的四周有黄色粉纸金花圈,外边再用绫子装裱,有的还钤有“乾隆五玺”等伪印,有的则打一方假的“乾隆御览之宝”或“乾清宫宝”等印玺,以欺骗收藏爱好者。

  ◆ 如何辨伪

  清代的宫廷画,若与职业画家和文人画家之作相比较,有其自身独有的艺术特点,因此辨伪方法也随之不同。现将清宫廷画的艺术特点及辨伪之法简述如下:

  其一,署款形式。清代宫廷画都用工整的楷书竖行书写“臣X X X恭画”“臣X X X恭绘”“臣X X X奉敕恭画”等字样,即画家姓名之前必须冠有一个“臣”字,以表示此画为皇帝而作,绝无例外。这些宫廷画,除了在画幅上署款、钤印外,几乎不再书写其他的文字,这与文人画家可以在画上任意题诗或题记不同。从而为鉴定宫廷画的真伪提供了可靠的依据。此外,还有一部分为皇帝或后妃画的肖像画,画家则根本不能署名,以示皇上和皇后的威严。这种形式,虽给后人判断其作者带来很多困难,但却为鉴定宫廷肖像画的真伪提供了佐证。清代宫廷画的款识多为“馆阁体”,书风端庄严谨,运笔横平竖直,一丝不苟,代表性书家有王际华、汪由敦、成亲王(永理)等。但这种“馆阁体”与明代的“馆阁体”相比,却又有区别:清代运笔横平竖直,规规矩矩;明代运笔平正圆润,另有一番风味。如明沈度楷书《敬斋箴页》(故宫博物院藏),字体婉丽飘逸,雍容适度,圆润娴雅,极有功力,为明“馆阁体”代表作。宫廷书画家款题书法还有各自的特点,比如意大利籍宫廷画家郎世宁的署款,大都是规规矩矩的楷书,个别为仿宋字体,但这种款书,均不是他的真迹,而是别人的代笔,故不能作为鉴定的依据。从传世之作看,凡郎世宁真迹只署“郎世宁”三字款。而署“朗世宁”或“郎士宁”者均为伪作。因为“郎世宁”三字是他来到中国后所起的汉名,而非音译,不能用同音字替代。又如宫廷画家王原祁,早年款题书法比较方正拘谨,颇近董其昌,中晚年以后书风发生变化,书法结体方长,行书字写得拖拖拉拉,有拖泥带水之嫌,其横笔略微上挑,由左下向右上倾斜,中锋圆笔居多,结构严谨。从传世作品看,凡是王原祁的真迹,其“王原祁”三字中“原”字倒数第三笔竖钩“』”位置偏右,一笔直下,如“原”。而伪作中的“原”字笔法与真迹不符,即倒数第三笔不偏右。

  其二,题材内容。清代宫廷画与前代宫廷画相比,虽无显著的区别,仍然是由下列五部分组成:(一)装饰宫殿及作玩赏用的花卉、翎毛、走兽画;(二)历史人物故事画:(三)记录当时重大事件等纪实性画:(四)皇帝和妃嫔的肖像画;(五)宗教题材画,特别以喇嘛教为题材的道释画。但仍有自己的特色,此时历史故事画极少,而纪实性的重大事件和人物画特别盛行,中西合壁画(特别在康、雍、乾三朝)占据了清宫廷画坛的主要位置,这不仅是清代宫廷画的两大特点,而且是时代风格的具体体现。凭据上述两大特点,就可断定该画大致年代,从而为宫廷画辨伪提供佐证。

  其三,装潢形制。清代宫廷画新出现了黑地瓷青纸的折扇、玻璃画、大挂屏、贴落等形制,这在明朝以前是没有的。此外还出现了长达20多米或80多米的长卷画,如《康熙南巡图》(十二卷)、《康熙六旬万寿图》(二卷)、《乾隆南巡图》(十二卷)以及《塞宴四事图》《万树园赐宴图》等高头巨幅的大画,都是史无前例的巨构。鉴定家只凭这一点,就能断定该画的大致年代。但要说明一点,凭装潢鉴定书画,只能断前,不能断后,因为前代无法利用后代出现的形制裱画,而后代可以利用前代形制作伪。

  再者,清宫廷画的包装、用料也十分考究,装潢工精、华美而富丽,具有皇家气魄,这是其他画无法比拟的,无意中也为宫廷画鉴定提供了依据。

  其四,画的特点。无论花鸟、山水、人物,画风都工整细致,法度严谨,色彩富丽堂皇,皇家气派十足。如按画法分,又可概括为两类:(一)中西合壁画。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时最盛行;(二)地道的传统中国画。它们是风格完全不同的清官作品,故鉴别的方法也不一样。

  中西合壁画由外籍画家如郎世宁、艾启蒙等所作,画中留有明显的西画痕迹,如焦点透视、艺用人体和动物解剖学原理等。故他们所绘的物象,造型极为准确,明暗变化极为鲜明,质感、立体感极为强烈。而作伪之画,由于假手基本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西画训练,没有学过素描画法,没有学过人体、动物解剖学原理,故存在有不是造型把握不准,就是明暗变化不明显,或立体感不强等弊端。

  传统清代宫廷画的辨伪,仍应从笔法、构图、墨色、师承等人手,用对比分析方法找出其中的破绽来,以定真伪。如以宫廷画家王翚、冷枚、唐岱、丁观鹏、金廷标、姚文翰、徐扬、汪承霈、张宗苍、董邦达、永瑶、弘睥为例,他们的绘画作品大都工整细致,一笔不苟,有的画则富有装饰性;构图正中平和,恪守传统,设色鲜艳、富丽,富有皇家气息。与此相反,伪作(多为“后门造”)虽装潢讲究,力求至美不凡,但笔法粗俗刻板,缺少变化和生气:构图老套,墨守成规:设色艳俗,无皇家气魄可言。有的则师承不对路,或作品的早、中、晚创作时间错位,或纸墨气息不符等。

  其五,印章。书画作品所钤印章,是书画鉴定的重要依据之一,宫廷画的印章也是如此。一般而论,清代宫廷画家的印章,印质都较好,印泥鲜亮洁净,印文的篆法自然流畅,其艺术水平也高于一般文人画家。而伪作的宫廷画家的印章,多为后人翻刻,故其印文光滑板滞,印泥污浊,印框稍大,或故作残以充真,有一定鉴定能力的人均能识别。假手为了掩人耳目,还翻刻了一些皇家印章,如乾隆五玺、七玺、八玺等,把它们钤在赝品中,以欺骗收藏者。但这些伪印,只要认真琢磨,还是可以识别的,而比较明显的瑕疵,不仅印文光滑板滞,而且所钤印章位置无规矩可言,从而露出了狐狸尾巴。

  ◆ 清宫廷画代笔人和作伪者

  书画作伪是一股暗流,很难找到作伪者其人。现已查到的清宫廷画代笔作伪者如下:

  1.王翚的代笔人有杨晋、王畴、唐俊等。作伪人有王荦、姜筠、蔡远、王誉昌等。

  2.王原祁的代笔人有王敬铭、温仪、赵晓、李为宪、释履于等,作伪者有王昱。

  3.蒋廷锡代笔人有马元驭、马逸父子等。

  又根据杨仁恺《中国书画鉴定学稿》记载,清宫廷画作伪还有马晋、祁景西、苏楚白三人,现小考如下:

  马晋(1900—1970年),字伯逸,号湛如。1922年从金北楼氏学画,擅画马,宗法郎世宁。兼擅花鸟。解放前一直以卖画为生。传说他就是作伪宫廷画的。

  祁景西(1894—1944年),名祁崑,字景西,号西山逸士,北京人。精篆刻,善画山水,细笔山水学明人。所作山水,理法精严,笔墨精致,枯、润合度。20世纪20至40年代在北京有一定影响。曾伪作宫廷画。

  苏楚白,近代,生卒年不详,名珩,字楚白,北京人。善画山水、花鸟、走兽,画风工细,从传世之作看,所绘老虎造型准确,生动传神,所绘山石劲峭雄奇,独具一格(《历代画史汇传补编》)。

  此外,还有一些画宫灯的高手和画影像为业者,人数众多,也伪作清宫廷画。

  ◆ 真伪作品析例

  1.郎世宁真伪人马图之比较真迹,郎世宁《乾隆朝服像》轴。绢本,设色。图绘乾隆皇帝即位第一年(1736年)身着参加大典的礼服的坐像,人物造型准确,画法细腻,设色华丽,明暗鲜明,具有浓厚的欧洲画风,虽未署作者款印,但从画风分析,应是郎世宁的真迹无疑。

  伪作,郎世宁《大宛贡马图》(局部)。

  纸本,设色。此图论画法,与郎世宁所绘之骏马十分相似,但仔细对比,还是有所差异。该图所绘苍松、鞍马,运笔生硬呆板,有形无神,设色艳俗,匠气满纸,更无西洋画的痕迹可言,故此图为北京“后门造”之伪作无疑。

  此外,还有现代人作伪的《乾隆射猎图》,该图所绘弘历帝及鞍马造型不准,水平低下,设色艳俗,与真迹相距甚远。

  2.张宗苍真伪山水画之比较

  真迹,张宗苍《富春山图》轴。

  绢本,设色,纵153.5、横78厘米,南京博物院藏。绘崇山叠嶂,白云飞瀑,山中林木葱茂,房舍隐现,曲径通幽。自题仿黄公望,实际是自己苍劲、清幽、凝重的艺术风格,加之款、印均真,故此图为张宗苍真迹佳作。

  伪作,张宗苍《山水图》轴。

  绢本,设色,尺寸失记。绘秋山红叶,一翁独坐山下作观瀑状。全画笔法琐碎、刻露,皴点、运笔与张氏画法不符,加之所绘人物衣纹软弱轻佻,无张宗苍学黄鼎的风骨,故此图为伪作。

  3.永瑶真伪山水画之比较

  真迹,永珞《长江帆影图》卷

  纸本,青绿,设色,纵32.5、横414厘米,辽宁省博物馆藏。图绘群山峻岭,连绵起伏。山中林木葱郁,瀑布高悬,山下江水滔滔,奔流不息。图中山石苍劲凝重,有一定的凹凸立体感。画树双钩,点叶兼用,笔法苍秀古朴。画风学黄公望而稍欠超逸之趣,为永路山水画典型风格,款印均真,故此图为真迹无疑。

  伪作,永珞《山水图》轴

  纸本,设色,纵110、横53厘米,辽宁省博物馆藏。此图还是有一定的艺术水平的,但与永瑶的真迹画风不同,特别是山峦的画法,完全两样:永珞运笔苍逸厚重,有黄公望的遗风;而伪作运笔僵硬、浅薄,无洒脱之趣。加之款印均不真,故此画为伪作无疑。

  总之,书画鉴定是一门比较难的学科,鉴定者除了要了解上述的要领外,还要多看实物,才能做到不打眼。不然,纸上谈兵,容易受骗上当。

  摘自:《收藏》200603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