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羡鱼与结网

徐文宁   2007-01-26

  在我国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中,就已发现有大量的作为网具的网坠,在商代郑州二里岗遗址中,也发现大量的出土陶、石两种质料的网坠。商代在甲骨文中,有卜辞:“甲申卜,不其网鱼。”网鱼即卜问用网捕鱼,在甲骨文中还常见有一字,左偏旁从鱼、右上从网下从又,像捕鱼者手持网拦鱼,鱼被网拦而出水,十分形象。这样的出水欢跳的形象,在历代的玉制鱼系列中,最为多见。此外,古代捕鱼方法还有钩鱼,鱼儿出水形直,所以我们常常可以见到商周时期的直棒状造型的玉鱼,便是来源于这个生动的生活体验。而用弓箭射鱼、用竹或木条编制而成的筌捕鱼,以及鸬鹚捕鱼时,所捕获的鱼儿形象,在历代的玉鱼造型上,都可以一一找出对应造型关系。汉代的铜洗侧面题有“大吉羊”字样,底部绘有双鱼。所以自古就有把“鱼”和财富有余谐音起来,意为“吉庆有鱼(余)”,象征着年景好丰收昌盛的美意。

  笔者一位藏友因一机缘珍藏到一件宋白玉鱼,这件和阗白玉鱼,长4.8cm,点状浅圆眼,张口厚唇。鱼体瘦,头尾上翘,尾后摆出水如跃龙门,动感极强。背鳍矮而长,粗细线条,根根见底,一丝不乱。鱼身有几条精美浅阴刻线纹装饰,背中部有一小穿,造型古朴玲珑,品相保存非常好,通体润泽包浆开门,属宋代和阗白玉鱼上品。未曾想,自我见后不久,藏家因偶然疏忽,玉鱼便从此不知了下落。藏家为求同样鱼到处寻觅,购进不少玉鱼,却总也难解丢失那件鱼的心结。一天,为他整理工作室的小姐在废物篓里发现一个玉鱼,交给他一看,竟是遗失两年多的那条宋和阗白玉鱼,欣喜之下揣在怀里,拿回家中。自此这条玉鱼终于失而复得,物归原主。再看那些为弥补一时失落心情买下的东西,怎么看都不顺眼了。其实这就是收藏的乐趣,失而复得后他即兴做诗,“羡鱼胜过庄周趣,临渊哪知结网真。失而复得玉鱼坠,来年横舟无它求。”

  人生只有短短数十载,缘分得来不易,何况又是失而复得?藏家收藏到一件喜欢的藏品,带给自己精神上的享受,实属缘分。藏与投资,不仅区别于在追求财富的数字上多一种游戏玩法,而是因为喜爱才使生活有了意义。如今收藏已经进入了市场经济社会,所有资源配置活动的判定,是社会群体的关注与参与。因此藏家的乐趣也应由传统的宝物密不示人,向社会化交流上转移。让藏家参与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收藏交流活动,使大家像一群热衷于学游泳的弄潮儿,知鱼之乐,和鱼一样享受在水中自由游弋的乐趣。

  玉鱼之所以能使藏友那般珍惜,除去个人机缘因素,那就是玉鱼的造型合乎波状曲线的造型美感。这样的造型具有运动感、灵活的物体造型更富生命力。曲线是节奏韵律的典型与浓缩,在历代造型艺术中被广泛采用。人的视觉对单调的物体运动观察,容易产生疲劳,而对相反相从的节奏运动,却容易得以恢复。所以古人在克服直线的僵直单调和枯燥乏味的基础上,取法于自然,克服了折线的突起骤落的惊险紧张,使曲线代表了所有线条中最具吸引力、最富有魔力的属性。波形曲线一旦和民俗传统文化有机的相结合,则玉鱼,必然借“鱼”与“余”的谐音,来表示对富裕的渴望,出现了“年年有余(鱼)、吉庆有余(鱼)”等的吉祥寓意。

  传统吉祥玉件在历年拍卖会上屡见不鲜。就玉鱼的成交情况分析的话,不难发现三个成交高峰值都各自出现在宋元玉鱼的2.5—3.5万元之间,明清的0.5—3万元之间。而高古的玉鱼的成交情况上却不很乐观。主要原因是人们在选择一件造型好、寓意强的艺术品的同时,更为注重玉料的材质。这是目前收的藏玉器上的一个共识。

  收藏成功者不是从娘肚子里一出来就会的。成功者满面春光,失败的也会踌躇满志,一句“失败为成功之母”让人肃然起敬。《汉书·董仲舒传》里有一句话:“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投资收藏者应从中学到要想得鱼,应先退而结网,学得本领再来图“渔”。前面说的藏友因失去心爱之物,而四处刻意寻求,其结果买下的是多不如意,情趣上的更是难以与原物相比。如果人人都能悟出“退”的可贵之处,那么也就随缘了许多。

  摘自:《艺术市场》2006年第3期

  编辑:西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