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坛名人——倪模及其治学精神

汪昌桥 发表于 2010-02-20    阅读 449

  一、生平及主要成就
  倪模(1750—1825年),字迂存,号韭瓶,又号预抡,安徽望江人,为乾、嘉时期著名钱币学家和图书校勘家。世居大雷岸(今望江县雷池乡),以耕读为业。自幼酷爱读书,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入县学,四十四年(1779年)中举,嘉庆四年(1799年)钦赐进士,就任凤阳府学教授,期满后仍归大雷岸,著书耕读,直至终老,享年75岁。
  “教授美髯须,长尺许,道貌充腴,巍然山斗”①。性嗜典籍,青少年时就酷爱读书藏书,中年时攻金石学,与当时著名学者钱大昕、戴震等人交往甚密。又因接触名泉家江秋史(德量)、宋芝山(葆淳)、翁宜泉(树培)等,引起对古钱的极大兴趣,遂锐意蓄钱,且详征博考,几十年如一日,终成清代名泉家之一,与江、翁、宋、初(尚龄)齐名。
  倪教授一生教学,桃李满园。其著作除《双声古训》、《导淮由天长合肥注江辩》、《倪氏族约》等外,最主要的就是留下了一部享誉泉坛的钱币学巨著——《古今钱略》。该书为通史体,凡三十四卷,分钱图和文字两大部分。卷一至卷二十六为钱图部分,摹刻中外钱图4000余品,主要有清钱、古刀布、历朝圆钱、钱牌、厌胜钱、奇品、杂品、农民起义军钱及三藩钱,还单列了一卷外国币——“洋钱”;卷二十七至卷三十四为文字部分,主要收录和论述自唐至明的历代货币理论及其利弊得失,并收录介绍了历代谱录和主要藏泉家。该书图文并茂,刻工精细,装订考究,书中钱币多加考据,议论精当。“虽宏富不及后者李佐贤的《古泉汇》,而引据详博实有过之。”②尤其是有“洋钱”一卷,可能是仿照江德量未出版的书稿《钱谱》的,但成书却是开辟了外国钱币之先河。特别是在文字部分中有“楮币源流”和“历朝钱制”两卷,收录历代货币理论文章,这是倪谱的主要特色和最大贡献,对于今天的货币金融史研究亦大有裨益。丁福保先生评价该书说:“是书自古代货币泉刀之制及历代圆泉,以及有清一代钱制,纤悉具备。教授又博考群书,凡历代钱监并采铜之处及鼓铸之法,每岁出钱之数,以及宋元明清纸币通塞之大凡,无不一一甄录于此书,而于钱币之本末,可称赅备无遗矣。使调国用掌三官者就而考焉,可以知古今沿革得失因时之宜,定中制,权轻重,为补救,则其有裨于国计民生者大矣。”③当然,该书的缺点也是有的,如附会旧说,重摹旧谱误谬,也收录了一些假钱等。其“洋钱”中,因镌刻者不识外文,往往印成反文或尽失原形。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和条件所限,钱谱中出现疏漏、错讹是难免的,当时各谱中均有此弊。对于先人,我们不能求全责备,只应取其精华,弃其糟粕。

  二、倪模的治学精神
  倪模学风高洁,治学谨严,现略举一二。
  (一)淡泊宦途,苦学不倦。倪模自幼勤奋好学,家境并不宽裕,从小就参加劳动,劳动之余酷爱读书,常挑灯夜读,直至天明。稍长,喜藏书,善校勘。每得秘本,手写口诵,夜以继日。“校勘经史数十种,自少至老无倦时。”④涉入泉学虽较晚,但勤学苦钻,乐此不倦,且善于将钱币实物和文献资料作比较研究,故其学识猛进,终成乾、嘉时期著名的图书校勘家和钱币学家。
  先生一生不追求高官厚禄。他30岁中举,考取景山官学教习。期满后朝廷命其为知县,但他坚辞不就。他说:“知县为亲民之官,判断轻重稍失宜,恐不能为民造福,且余性愚直,与其府仰时趋,孰若归田著书之为乐乎。”⑤49岁时考中进士,朝廷照例要任其为官,他笑道:“五斗折腰,我能为之乎?吾家尚有薄田可耕,江于老屋数楹,藏书充牣其中,吾以终吾身可矣。”⑥后因其老师之劝,为振兴后学,才离家就任凤阳府学教授,期满后仍归大雷岸著书终老。倪教授的成就,与他这种苦学终身,淡泊宦途的精神是分不开的。
  (二)博览群书,详征博考。先生一生最爱读书,知识面极广。他不仅喜读,而且喜校、喜藏。他读书的范围极广,“贯穿古今穷源流,山经海志皆搜求。”⑦尤嗜经史典籍。他读书不是一般的读,而是刻苦钻研,口诵手批,入木三分。还用各种版本进行校勘,详征博考,探求源流,经他亲自校勘重版的经史就有几十种。他又喜购书,“每见异书,必倾赀购之,以至质衣以偿”。⑧祖上遗留、他人赠购的不算,仅他亲自购置的图书就有五千余卷。其藏书处名“江上云林阁”,又曰“二水山房”,藏书7万卷,为安徽之冠。⑨为倡儒学,他首倡捐修望江文庙大成殿。教授知识渊博,于古钱研究却是中年以后的事。为求提高,他与当时的名泉家江秋史等相往过从,虽年岁比他们都长,却不耻下问,虚心讨教,加之博览群书,为他后来著述《古今钱略》打下了深厚基础。
  (三)献身泉学,贫贱不移。教授虽中年才涉足泉学,但一经入门,便全身心地投入,苦心求索,贫贱不移,表现了一种可贵的献身精神。他不袭学者、教授之虚荣,常年携一囊,行于街市、乡野,四处求购,寻师访友,虽隆冬盛暑长年不辍。他不仅锐意蓄泉,尤注重搜求泉学史料,并利用丰富的藏书,潜心钻研,详加考证,先生志趣高洁,又善扶贫助弱。晚年先生已钱财殆尽,但献身泉学矢志不移,他倾其家当,又购置了大量的钱币实物和资料,呕心沥血,笔耕手拓,常常废寝忘食,终于勒成《古今钱略》34卷。由于该书卷帙繁多,成稿之时已是嘉庆十四年(1809年),因无力付梓,搁置家中多年,后竟致书稿遗失。直至成稿68年后的光绪三年(1877年),其曾孙豹岑(时为荆州中丞)始于同邑一方姓家中访得其全稿,以二百金赎归。由当时名泉家杨惺吾、饶登秩两先生校勘并监印,归安姚觐元作新跋,大雷岸“经锄堂”精印,而成为清末民初近六十年内通行之本。
  先生案前书一座右铭:“交耐久朋,无欺心语,作有益事,读未见书。”这正是他一生为人的真实写照。他的同科进士姚文田在其墓志铭中写道:“……钱之癖,非和峤俦;书之谣,与皇甫侔。贯穿古今穷源流,山经海志皆搜求。学海博涉内行修,一时贤士从之游。力敦任恤戎薄谕,涵育后代储薪槱。斯人一逝归山丘,典型衰谢谁复留!我为铭之藏墓幽,令名奕奕垂千秋。”⑩足见对倪模评价之高。
  倪教授的《古今钱略》和他那种清风高洁的志趣、勤奋严谨的学风、执著追求的献身精神,将永远成为激励我等后学者不断进取的楷模。

  注释:
  ①③丁福保:《凤阳府教授倪迂存先生别传》。
  ②饶登秩:《古欢斋》。
  ④⑦⑩姚文田:《倪迂存先生墓志铭》。
  ⑤⑥⑧《望江县志·倪模略传》。
  ⑨《中国人名辞典》。


来源:《中国钱币》1994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