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坛名人——翁树培及其泉学遗著

王贵忱 发表于 2010-03-01    阅读 482

  翁树培(1765—1809年),是清大兴(今北京市)人,是乾、嘉间著名泉币学家,以嗜泉成癖见称。尝截取古泉范背文“宜泉吉利”中“宜泉”二字以自号,在泉币学界因以号行。关于取号之事,翁氏在所著《五铢钱范歌》夹注中略及之,谓“潘毅堂藏大泉五十钱范,底有文曰宜泉吉利”①。粤人潘有为在京师,以精鉴赏金石书画孚盛名,毅堂是其号,为宜泉之父翁方纲门下士,富藏古泉、古铜印,名噪一时。此泉范拓本,晚清时人严荄(根复)辑印《张叔未金石文字》一书见录,并附印张廷济(叔未)跋文。此跋文对翁树培取号由来记之为详:“右范,粤东潘毅堂中翰(有为)所藏,背有文曰宜泉吉利,大兴翁宜泉秋部所据此以自号者。潘为翁罩溪阁学门下士。是范载《两汉金石记》②卷五内。此外,余所藏墨本尚有一货泉范,背文‘四上二宜泉下二’,不可辨,亦系铸识,盖汉器多以吉祥致语也。道光四年甲申二月十九日,叔未张廷济”③。可见宜泉之于古泉情深以至如此。
  宜泉为金石名家翁方纲(覃溪)之次子。幼承家学,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举顺天乡试,后一年成进士,官至刑部员外。盖其潜心于泉币,精力不他顾,虽未得大年,而心力荟萃泉学著述,成就非同小可,多有可述者。及其殁后,翁方纲为之撰小传,述其学行云:
  (树培)习举子业,与不娴词藻。专力效勘,于史家年月、历朝年号后先异同,如钟广汉《建元考》、万柘坡《纪元韵叙》诸编,尤所详核;于洪、顾诸家泉志④,更为该悉。予亦望其将来从此博涉考订之学,庶几有成,而孰意竟止于此。……著有钱录若干卷,应镌板以成其志⑤。
  文中“钱录”云者,乃《古泉汇考》书稿。翁树培同好友金锡鬯,尝笔记与其交游事,娓娓而谈,及今读之犹有兴味,如云:
  (宜泉)专心收辑古钱,积数十年不倦,所得亦多,重见叠出,藏弆摩挲,不轻示人。所著《古泉汇考》一书,终日随身,闻其夜卧亦置之枕畔,签改粘缀,不遗余力,予于壬戌晤于京。后数年留京,时至予旅馆。常见其书,欲留一宿而不能,其坚持之固如是。翁君无子,闻其殁后所积古金一散而尽。道光辛巳,予于刘生喜海斋头见其遗书,知刘生购之伊家臧获,不觉为之太息。⑥
  在盛大士《泉史》一书中,卷后有孔宪彝(绣山)一篇跋文,谈到翁书说:“彝向在京师闻翁宜泉先生所辑泉谱博冾精审,龚君定庵属彝求其书于外舅朱虹舫先生家。盖外舅系翁之门下士,欲谋锓版未果而殁。是以翁氏谱流传绝少”⑦。此稿本后为泉学家诸城刘喜海(燕庭)所得。刘氏尝为赋诗传其事,并加注释谓:“北平翁学士覃溪先生子宜泉比部著《古泉汇考》,其家止存稿本,涂乙几不可读。余为费三年功,校录正本藏之”⑧。据王献唐先生称:
  燕庭先生旧藏抄本,手自校注,拟刻未果。原书后归福山王廉生。庚子变后,天壤阁藏书散出,安邱赵孝陆先生收得是书,雅自珍秘,不轻示人。再三请求假录贮之本馆,幸蒙允许,缮写半载始告竣事。刘批色墨一仍旧贯,日后如有机缘,当为印行,书此用当息壤。二十三年五月二十八日装讫,越二日题,托缮写者日照马官缙仲伸也。献唐虹月轩书⑨。
  丁福保先生尝请王氏得以移录一部,此皆三十年代中事也。刘氏原书久已不闻去处,马氏抄本犹为山东省图书馆所珍藏,此为燕庭不幸中之有幸,独赖献唐先生传其劳迹。其后又数十年,《古泉汇考》仍未能刊行,丁福保先生主持编刊《古泉学》和《古钱大辞典》,始为之摘录其要论,学者因以获睹翁书内容,此差可称慰者。
  1937年秋,别有一部旧抄本《古泉汇考》及翁氏泉拓《古泉汇》在北平琉璃厂文奎堂发现,经容希白丈手为燕京大学购得。是书经叶志诜(东卿)、杨继震(幼云)诸家所递藏。写本《古泉汇考》计八卷(共一○一九页),泉拓《古泉汇》共十册。容丈为撰《记翁树培<古泉汇考>及<古泉汇>》一文,备述成书始末及其递传经过,又称是本“虽有删改,实为定本”,知非燕庭所得之本。复为移录《古泉汇考》原序,文长不录。唯《古泉汇》拓本原为宜泉故物,鲜为人知,特摘录有关泉拓一段于下,庶为宜泉泉拓再传故事也。文云:
  (《古泉汇》拓本)计十册:第一册昭代,第二册上古、夏、商、周布及圜钱,第三册刀,第四、第五、第六册均铲布,第七册两宋,第八册不知年代及外夷,第九、第十册压胜、吉语、马格。经杨继震补入不少,其三、四、五、六四册,则全由杨氏补入者,而秦、汉、六朝、隋、唐、辽、金、元、明诸朝之钱复佚去,莫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