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瓶最美玉壶春—中国古代文物审美思考

马大东 发表于 2011-12-27    阅读 439

  瓷器是我先民对人类文化的伟大贡献。自它发明的那一天起,就不仅具有实用价值,而且还具有越来越高的艺术价值、美学价值和商业价值。中国瓷器,是艺术的宝库,如果从商代原始瓷器算起,它已有四千多年的历史。如从汉晋青瓷算起,也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因古代的瓷器系手工生产,并非模制,故瓷器造型随工匠之心所欲,多种多样。它是伴随中国历史文化发展时间较长的一类器物,也是与人们日常生活关系最为密切的一类器物。在与人类生活方面,中国传统文物的其它类别,如青铜器、玉器,均无法与之相比。就目前商业价值而言,也同样如此。

  中国瓷器的艺术体现主要是在如下四个方面:器物造型、釉的质和色、眙质、纹饰与装饰。如果在此四方面皆巧夺天工,那这件器物肯定就是瓷苑中的尤物,不同凡响的艺术珍品了。

  一、玉壶春瓶之得名

  自古至今, 中国瓷器造型的类别,至少也有百余种, 至今还没有人做过精确的统计。在众多瓷器的造型中, 笔者最喜欢的就是玉壶春瓶。“ 玉壶春” 是一个多么富有诗意的称谓呀! 还从来没有哪种瓷器的名称像“ 玉壶春”一样具有感染力。未见实物,先闻其名,仅此称谓就足以撞击人们的心扉,也足以刺激着人的审美神经。从现存实物资料看,玉壶春瓶创烧于北宋,是富有时代特征的一种陈设瓶,元代时仍盛行不衰,明清二代依然流行。

  玉壶春瓶在瓷器造型中,是人们常说的“ 立件”器物,不属于盘、碗、杯、洗一类,与缸、尊、罐等器物造型也不同,其体形也不是很大,高度一般在十几至四十厘米之内。玉壶春瓶造型的最大特点,是完全由规则的弧线构成,也可说其主体形状主要是由简练的双S线构成,口部、颈部、腹部、底部横断面全部是圆形。如果对其形体作一简要概述, 则具侈口 、细颈、垂腹、圈足四大特征。

  玉壶春瓶一向是我国瓷苑中的经典器型。该名称的演化、形成可分为四个层面: 壶一> 玉壶—> 玉壶春一> 玉壶春瓶。其实,类似现在人们称为瓶的器物,古代先民们是称之为壶的,商周秦汉的青铜器、陶器,甚至更早的新石器时代的陶器,都有“ 壶” 这种器物。它们是用来盛水或其它液体的。在吉林大安渔场古代墓地, 笔者就曾发掘出土有与玉壶春瓶造型接近的陶壶,侈口,有颈,只是腹部上大下小,不是垂腹,无圈足。此壶制作精细,器表光亮,年代应已进入阶级社会,私有制已产生。汉代类似玉壶春瓶造型的陶壶更为多见,洛阳涧西七里河东汉墓出土的陶壶,侈口、细颈、垂腹、圈足,只是腹部较扁,将其称为玉壶春瓶的前身亦不为过固。“壶”之前加“ 玉”字,那就绝不是一般的壶了,那应是冰清玉润、坚硬晶莹之器。“玉壶”一词,我们并不陌生,唐代著名诗人王昌龄有七言绝句《芙蓉楼送辛渐》:“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这是化用鲍照《白头吟》“直如朱丝绳,清如玉壶冰”句意。“玉壶冰心”为古人常用。盛唐名宰相姚崇曾作《玉壶赋》,可见“玉壶”之称,唐已有之。至于“玉壶春”一词,应该在元代或更早些时间即已出现。《水浒传》“及时雨会神行太保,黑旋风斗浪里白条”一回中即有:“酒保取过两樽玉壶春酒,此是江州有名的上色好酒。”我们知道,元代即有很多的水浒故事,《水浒传》只是明人撰就而已。由此可见,“玉壶春” 应是一种酒的名子。这种例子至今也不鲜见, 如“芦台春”、“剑南春”、“ 五粮春” 等均为酒名,人们仍保留有唐宋时为酒命名的习惯。至于“ 玉壶春” 瓶,从字面的原始意义上讲,应该是盛“玉壶春” 酒的酒瓶,很可能盛“玉壶春” 酒的酒瓶式样比较固定,该酒又享盛名,于是这种酒瓶式样的瓷瓶就称为“玉壶春瓶”了。至于有人说“玉壶春瓶”由宋苏轼“玉壶先春”诗句而得名,早有学者指出,查遍苏轼文集,亦未发现“玉壶先春”诗句,看来此说似不可信。

  二、众瓷瓶之母

  我国古代瓷瓶的形制多种多样,仅横断面为圆形、无耳、座等装饰的瓷瓶,粗略统计,至少也有二十种。除玉壶春瓶外,尚有蒜头瓶、荸荠瓶、胆式瓶,直口瓶、葫芦瓶、橄榄瓶、天球瓶、梅瓶等。口沿的变化,口颈的粗细,腹部的形状及所处高度,圈足的有无,这几个因素稍有变化,器型便会有很大的不同。玉壶春瓶造型极为简单,线条极为简练,而形态却极为柔美,这是人们喜欢它的根本原因。我们完全可以把玉壶春瓶看作是这近二十种形制各异众瓶的母体,它们产生的年代大多也确实晚于玉壶春瓶的造型,也可谓一瓶先春,众瓶竞艳。

  我们不妨将瓷器中的另一经典器形梅瓶与玉壶春瓶的造型作一比较。二者的造型正相反,梅瓶小口,只能插一枝梅花,故日梅瓶,而玉壶春瓶侈口、颈较长,梅瓶最大直径在肩下,而玉壶春瓶却附一圈足。它们的重心一个偏上,一个偏下;一个上重下轻,一个上轻下重。这两种截然相反的造型,就给人以完全不同的视觉效果。梅瓶是高挑挺拔、亭亭玉立的,而玉壶春瓶则是雍容稳健、优雅柔美的。梅瓶的美在肩和腰身线条之流畅,玉壶春瓶美在颈部、腹部线条之柔和。

  人们爱玉壶春瓶,不仅是因其称谓美、造型美、线条美,器形从北宋一直沿续到清代,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历代众多的玉壶春瓶在记录着历代绝顶的制瓷工艺,了解了玉壶春瓶走过的历程,也就大体了解了中国瓷器的辉煌,真可谓“一滴水也能折射出太阳的光辉”。在历代的玉壶春瓶中, 有宋钧窑的、定窑的、有釉里红的、有珐琅彩的、有青花的……在青花瓶中,有的绘龙纹、有的绘人物故事图案,真是不胜枚举。

  纵观瓷瓶的演变历程,越到后期,瓷瓶的式样越多。清代是我国封建社会瓷器制作最为发达的时代,同样也是瓷瓶制作最为繁荣的时代。作为陈设器,多种瓷瓶争奇斗艳,几乎是别种造型的瓷器无法比拟的。清雍正仿钧窑天蓝釉直颈折腹瓶,就是造型特殊的一种,小口,直颈,垂腹下部内敛,形成一较明显的折痕,故我们称之为折腹,这种瓶极少见,令人耳目一新,瓷瓶腹部居然还能有这样的造型!

  三天津博物馆藏“古月轩”玉壶春瓶

  令笔者终生难忘、情有独钟的玉壶春瓶,还是天津博物馆藏那件“乾隆款珐琅彩芍药雉鸡纹玉壶春瓶”,瓶通体高16.3 、口径4 、足径5厘米。釉面如脂,其胎薄如蛋壳,且有很高的透明度。笔者曾有幸将其捧在手中观赏,竞不觉掌中有物,顿时油然而生敬畏。珐琅彩瓷,始烧干清康熙晚期,盛于雍正、乾隆之时,多由宫廷如意馆西洋画师所绘,也称“ 古月轩”瓷,秀美之极,是皇室用器。此瓶腹部用工笔花鸟技法绘雉鸡、湖石、盛开的芍药,色彩艳丽,栩栩如生。纹饰空白处有墨书题诗“青扶承露蕊,红妥出阑枝”。引首有朱文“春和”印,句尾有白文“翠铺” 和朱文“霞映”两方印,是诗、书、画、印合璧的彩瓷艺术珍品。瓶底楷书“乾隆年制” 四字方框款。瓶颈部以蓝料彩绘青花蕉叶纹,与圈足上的一组青花纹饰上下呼应,使绚丽的雉鸡、芍药、山石等主题纹饰又配以素雅的陪衬。此瓶的主题纹饰集中在瓶腹的中下部,颈下和垂腹上部留下空白,瓶口亦为空白,故整体构图疏密有致,愈显底釉之洁白,主题纹饰之艳丽。如若整瓶纹饰密集,空白极少,其艺术效果将大为逊色。如此华丽雍容的宫廷瓷瓶,实为罕见。

  自宋以后,在日常使用价值之外,瓷器的陈设功能、审美价值就在不断提升具有这类作用的瓷器中,瓷瓶为其中之一大宗,而玉壶春瓶更以其特有的造型、柔美的曲线受到皇室和历代收藏家的青睐,它不愧是瓶中奇葩,收藏至爱。

  编辑:古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