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阁”主人庋藏的鼻烟壶

王振 发表于 2013-02-27    阅读 530

  香港张宗宪先生,原籍苏州,出生上海,是一位在海内外文物收藏界和拍卖界享有盛誉和威望的鉴藏巨擘。六十年来藏运亨通,张宗宪先生遍游世界各地搜集法帖书画、赏玩杂件和瓷器精品,几以机舱为家,游走于伦敦、巴黎、纽约、香港等各大拍卖行之间,遂把自己居住的姑苏“张园”颜曰“云海阁”, “云海阁”所藏,既富且精。近年来张先生在藏界和拍卖界可谓老当益壮,2012年吉春对于张宗宪先生来说更是三喜临门:其一,入住位于苏州金鸡湖畔九龙仓国宾一号,张先生把这栋新宅称为“张公馆”,以便于区别原有清代古建筑改装的姑苏“张园”。至于“张公馆”与“张园”有何分别,可以说“张公馆”更具欧式风格,有着欧洲贵族宫廷氛围;其二,张宗宪珍藏中国近代书画于4月3日开槌香港苏富比2012年春季拍卖会,当是今年重磅之举;其三,继2008年在苏州博物馆新馆举办“绚丽·华贵·至尊——香港张宗宪先生珍藏御制宫廷掐丝珐琅器特展”、2009年 “会心之赏 游闲之珍——香港张宗宪先生“荷香书屋”收藏雅玩特展”之后。2012年春天又推出其庋藏鼻烟壶精品大展,于3月24日在苏州博物馆新馆开幕,让欣赏与喜爱鼻烟壶的观众,得以窥见其背后蕴含的中西方文化交流下的意涵。

  鼻烟壶始于明朝,盛于清代,乃是盛放鼻烟的专用器具,虽说是舶来品,却在中华古国开放多彩的怀抱中尽情绽放。中国最早有关鼻烟的文献资料始见于《熙朝定案》中记载的康熙二十三年皇帝在南巡途中接受传教士进贡的情况,传教士将所携四种方物献上,康熙皇帝传旨:“朕已收下,但此等方物,你们而今亦罕有,朕赏赐你们,惟存留西腊,即是准收。”西腊即鼻烟的译音。鼻烟传入中国之后,盛装之器有两种,一为旧式药瓶,一为与鼻烟一起传入中国的鼻烟盒。在当时鼻烟文化盛行的欧洲,人们习惯把鼻烟放在各种形状的扁形盒子里,称之为鼻烟盒,但西洋烟盒终究不符合中国人的审美情趣,兼之吸闻时需完全打开盒盖,使鼻烟容易倾覆、受潮、走气。于是皇帝责成宫中的能工巧匠打造用于盛放鼻烟的专属器皿——鼻烟壶,所以说鼻烟壶是中国独有的。

  《古玩指南全编》载:“盖清时友朋会晤之际,第一事即互惠鼻烟以示恭敬之意,宛如今日招待友朋首须敬烟卷相似……次之则互相鉴赏烟壶。”甚至有人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夸耀自己的财富,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日更换一种质料者;或同一种质料每日更换一种形式,或按每月之日序,而照数更换鸟虫之数目者。如:初一日用一只鹊之烟壶,初二日则用二只鹊之烟壶,初十则用十只者,三十日则用三十只者。每日照日数使用之。更有随四季花草、四季景物以更换者;或依天气之阴、晴、风、雨、寒、暖、冷、热以更换者。总之,当日使用烟壶,以精而多为胜。”

  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中,搜集、研索和鉴赏前人遗留下来的珍玩和一些精巧之作,是一种闲情雅趣,玩物养志,其乐无穷。鼻烟壶由于其自身之优越之处,从它被国人所接受开始,便成为了鉴藏者的垂青之物。特别是在它不仅具有实用功能,且成为财富和社会地位之象征时,鉴藏者更是趋之若骛。由于皇帝的推崇,地方官员也把向皇帝进贡鼻烟壶当作一件重要的事情来做,上行下效,蔚然成风。清朝皇室对鼻烟壶可谓情有独钟,更使其得到了莫大的发展,呈现一派繁荣的景象。鼻烟壶体积微小,不盈一握之物,便于携带,可以随时随地把玩欣赏。鼻烟壶之至妙者,往往能够集琢制、雕刻、绘画、书法等艺术之大成,其品类繁杂,质料精美,形成多样,色彩美观,令人爱不释手。基于此,皇室对鼻烟壶的喜爱之风一传到民间,便带动起一场收藏把玩的热潮。

  《香祖笔记》载:“近京师又有制为鼻烟壶,云可明目,尤有辟疫之功。以玻璃为瓶贮之。瓶之形象种种不一,颜色亦具红、紫、黄、白、黑、绿诸色,白如水晶,红如火齐,极可爱玩。以象齿为匙,就鼻嗅之,还纳于瓶,皆内府制造。民间亦或仿而为之,终不及。” 上有帝王好之,臣下必甚矣。据史料载,清康熙年间已有鼻烟壶的制作,至乾隆年间成为鼻烟壶制作的繁荣时期,嘉庆、道光年间又创制出更具艺术特色的内画鼻烟壶。

  可以说鼻烟壶的取材突破了以往的限制。金、银、铜、瓷、玻璃、玉、松石、玛瑙、碧玺、水晶、翡翠、青金石、孔雀石、煤精石、珊瑚、象牙、虬角、琥珀、蜜蜡、竹、木、漆、葫芦、紫砂、蚌壳等等凡可用者,无所不用。

  造型千姿百态,各种仿生造型大量涌现,荔枝、葫芦、佛手、葡萄、石榴、甜瓜、茄子、人、鹤、鹰、象、鱼、熊、龟、刀、剑、火锅等等凡可作者,无所不作。

  纹饰题材广泛,花鸟虫鱼,山水草木、亭台楼阁、珍禽瑞兽、人物故事、神话传说、诗词歌赋、各种吉祥图案,如松鹤同春、马上封侯、状元及第、二甲传胪、喜上眉梢、瓜瓞绵绵等等凡可饰者,无所不饰。

  阴刻、阳刻、浮雕、镂空等制作工艺的发展推动了鼻烟壶的兴盛,而鼻烟壶的兴盛又刺激了工艺的不断创新。工匠们在单色玻璃基础上开发了套色玻璃、搅色玻璃。备受皇室重视的珐琅技术,更是广泛用于鼻烟壶的制作。各种技术工艺交相辉映,终于开创了鼻烟壶的繁荣时代。此次“金玉满堂 掌中宝——香港张宗宪先生藏鼻烟壶特展”张先生提供了“云海阁”珍藏鼻烟壶523件,共分玻璃、玉、内绘、瓷、金属、有机质料、矿石七大材质门类,可谓五彩缤纷、琳琅满目、金玉满堂。

  丁二仲内画福禄图鼻烟壶

  壶高8厘米。为张先生2010年美国纽约苏富比专拍竞得。烟壶通体用纯净的玻璃制成,内壁图案由清代内画名家丁二仲(1868—1935)所绘。丁二仲祖籍浙江绍兴,不但对内画鼻烟壶艺术精通,而且对金石、篆刻、竹刻颇有研究,是晚清著名的艺术家。其山水、人物、花鸟各类均擅,多数是仿宋、元、明、清绘画,画风博雅深邃,别具一格。存世作品稀少,遂与周乐元、马少宣、叶仲三并称清代内画四大家。此件烟壶正面内绘福禄图,背面仿唐伯虎笔意内绘仕人行旅途与鱼藻图,画意深远,色彩淡雅宜人,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鬼斧神工的内画鼻烟壶最早出现在清嘉道年间,根据Hugh Moss的考证,内绘鼻烟壶与皇室有关,约始于18世纪晚期,其论证以一些具满文轶名的内画烟壶及其落款时间,推定其创作时间约为1801年至1811年间,并因此回溯,推定内绘之发明年代早至18世纪初期。不知什么原因直到晚清时才大放异彩,为日渐衰落的清代晚期工艺,增添了一抹余晖。起初匠人是在透明的玻璃烟壶内作画。而烟壶的内壁光滑,不易着墨和彩绘,所以内画鼻烟壶始做之初,只能画一些线条简单的图案纹饰。后来内画艺人用铁砂、金刚砂将壶内壁磨成砂状,细腻而不光滑,容易附着墨色,效果如同宣纸一样。内画技法从此得到发展。

  古月轩款涅白地浮雕珐琅凤穿牡丹安居图鼻烟壶

  高7厘米,壶呈扁瓶形,椭圆形圈足,白玻璃胎浮雕珐琅工艺。烟壶一面绘“凤穿牡丹”图,色彩至今鲜亮明快,用黑、白、米黄、熟褐、赭石、品蓝、灰青、深绿、浅绿等多种颜色的珐琅料绘制。画面富丽堂皇、绚丽多彩。背面通景饰“安居图”,一对鹌鹑于秀石旁相对而立,雏菊两枝,古雅高洁,寓意吉祥。底书“古月轩”三字楷书款。

  据《香祖笔记》所载,画珐琅玻璃鼻烟壶于康熙中、晚期已由御窑玻璃厂制成,其制作技艺有较高要求,堪称鼻烟壶中之精品。乾隆时期,瓷胎及玻璃胎的画珐琅鼻烟壶深受西方文化的影响,无论造型、纹饰、绘画比前朝更加奇巧。玻璃胎画珐琅鼻烟壶是料制鼻烟壶中的上品,烧制工艺相当复杂。因为玻璃与珐琅的熔点很接近,在玻璃胎上画珐琅彩后焙烧时,温度过低,珐琅釉不能充分熔化,则呈色不佳;温度过高,则胎体变形,成为残品。故这类鼻烟壶存世的数量有限。因制作难度非常高,宫廷画家和设计师们做好设计图案后必先呈交皇帝批阅,待皇帝首肯之后方能交珐琅厂烧制。内府珐琅厂烧制出来的玻璃胎珐琅色彩活泼艳丽,深受皇帝的青睐。尤其在乾隆时期,国家昌盛、繁荣,各类工艺都是集大成之时,在工艺上都加进了创新的元素。如此壶纹饰所含吉祥寓义的花鸟题材在乾隆年间已司空见惯,能拥有精美纹饰的烟壶,成为当时的一种风雅时尚。文献上关于“古月轩”的记载,最早见于同治八年赵之谦所撰的《勇庐闲诘》,学者张临生先生以此书总结并发展引申,并参照雍正朝七年造办处档案,似认为古月轩制器,始于雍正七年,并以郎中海望受命雍正所烧制的一批玻璃制器,为古月轩鼻烟壶之始。其并不单以足底落“古月轩”款为限(即落有“乾隆年制”款者亦属之)。除此之外,有国际鼻烟壶先生之称的Hugh Moss考证,认为古月轩制器始于1767年乾隆朝招入宫内的一批民间工匠。其早期作品落“胡轩”款,后立“古月轩”款。并为此分析风格特色。惟愚意以为,在尚欠缺明确史料文献支持的情况下,都似有将本来就争议不断的古月轩制器之范围,限缩在壶底落款之嫌上。可以明确的是,这批诞生于清代中期的古月轩款画珐琅玻璃胎鼻烟壶,与由民间招募的珐琅工匠的智慧是分不开的,他们勇于尝试扬弃清代宫廷的一贯繁缛堆砌的纹饰风格,比如略去壶身上诸如肩颈与足部装饰纹带,以及珐琅彩满绘器物整体的贵族气息,而一改清新路线,其特殊的留白风格,使得艺术家或者说匠师在壶身布局上从而有了更大的空间供其挥洒,其背后所蕴含的自主精神,颇堪玩味,此类烟壶真堪称玻璃料器中的巅峰之作。

  乾隆款铜胎画珐琅百花图鼻烟壶

  高6厘米,壶呈扁瓶形,椭圆形圈足。通体绘百花图,五彩缤纷,妍丽夺目。底施白釉,书“乾隆年制”四字楷书款。

  珐琅工艺于明朝景泰年间开始由欧洲传入中国,珐琅工艺之所以能在中国流传,康熙皇帝功不可没。康熙二十六年,宫廷请来了一批法国画师,专研如何将铜胎画珐琅釉彩应用在瓷器上,供皇家专用。至康熙五十六年,制作出铜胎画珐琅,用于鼻烟壶、首饰盒上。乾隆朝是鼻烟壶制作的鼎盛时期,特别是画珐琅鼻烟壶,装饰手法和题材内容丰富创新,纹饰繁细,色彩艳丽,工艺精美。如此壶工匠运用了西洋绘画的方法,融入了东方的审美情趣,堪称佳品。

来源:《收藏/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