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近圣仿古墨二品鉴析

李正平 周明礼 发表于 2013-03-28    阅读 659

  清代四大制墨名家之一汪近圣,曾仿造古墨多种,据汪氏《鉴古斋墨品》载,仅仿明方于鲁墨即多至四十式。香港七元墨藏汪近圣仿古墨两种各一锭,分别为仿方于鲁“青琅”墨及程君房“水”墨。二墨式虽仿古,而质则臻于上乘,尤其“青琅”一锭,自题“大卷墨”,更属有清一代优质墨种,不可多得。兹为鉴析,并公诸同好。

  仿古“青琅歼”墨(图1)

竹节形,最长22.2厘米,宽9厘米,厚1.9厘米,重613克。面饰节纹,填蓝,铭“青琅歼”三字篆书,阴识填金。背铭“青琅歼、绿檀乐,青娥洒翰玄霜寒,双鸾衔去五云端”二十字,行书阴以填金,钤“建元”二字篆印,朱文填红。一侧题“同治六年新安汪近圣”九字,另一侧“鉴古斋珍藏”五字,顶题“大卷墨”三字,皆楷书阴识。盒用贵重楠木雕成,盒槽大小仅容墨。盒面中央浮雕篆书“青琅歼”三字,及印式“程君房式”四字,四周饰忍冬冬花纹,装潢极之豪华。

此墨通体洒金。墨质丰肌腻理,烟细胶清,色泽浓黑,犀纹细密,握之感其润腴,古香喜人,乃墨中贵族。

考青琅歼墨式,始于程君房、方于鲁,此后明、清多家墨肆仿制。琅歼,—种美玉石,出昆仑山,《尔雅》:“西北之美者,有昆仑之璆琳、琅歼。”青琅玕常被用来形容竹之美,用作墨名,则喻墨之佳。程、方两家所制“青琅玕”墨,形式相同,铭文则各异。程君房的题铭是:“爱此青琅玕,截来洪水澳。未许伶伦吹,相看殊碌碌。”二铭皆赞叹“青琅玕”墨,旨在宣传。

方于鲁在程君房家当墨匠,后来虽自立门户制墨,形式仍多采用程家,故两家墨种类款式不少相似,但论首创,则应属程氏。此墨盒面“青琅玕”三字下镌刻“程君房氏”印,无疑是为了表示,此式最初系程氏所创,方氏沿用,具有明其先后和尊重原创的企业伦理意涵。

造此墨者,应是汪近圣七世孙应三,因为同治六年甚有可能正由他上理汪近圣墨肆业务。周绍良《清墨谈》著录应三于同治辛未(十年)造的“两笏”墨,距制“青琅歼”墨不过四年。

  大卷墨,本指写大卷宇时的一种传统磨墨方法,先将松烟墨、油烟墨分别研磨,再按多寡羼和使用。后来才有将松烟、油烟两种烟料按比例合剂的墨锭问世,成为松油烟合剂墨的一个新品种,汪近圣、胡开文等大墨肆均制造。据说这种墨之最佳者深黑细润,精光饱璨,研磨后湛湛如小儿睛,除用于写大卷字外,亦多用于写馆阁体文字和擘窠大字。题目有“大卷墨”三字的墨存世至罕,蓄墨千锭的现代收藏大家周绍良,亦仅收得胡开文正记(胡开文的一个分支)造一锭(图2,顶题“大卷墨”三字,见《清墨淡业》),诚属难求。

仿古“噗水”墨(图3)

  长15.8厘米,宽8.8厘米,厚2.3厘米,重363克。长方形,四角化觚为圆, 周边起细棱。面浅浮雕人物喷墨成画图,涂金。背铭文一则,题曰“哄水墨宾上人”,文曰“上人即吕仙也,善画,不用笔墨,但含墨水喷楮帛上,自然成山川、花木、宫室、人物之状,略拂拭而已。” 落款“幼博程大约着”楷书阳识,押“程大约印”,篆文涂金。侧铭“大清新安汪近圣造”,楷书阳识。

墨古朴,有奇趣,存隐喻,宜细玩深思。

“噗水”即喷水,“宾上人”即吕仙,亦即吕洞宾,民间神话故事人物八仙之一。“程大约”即程君房,大约是名,君房是字,大约之字不下六七个,而以君房行。“新安”,古徽州别称,今属安徽,汪近圣新安歙县人。汪氏此墨仿程君房墨式而造,程墨式样载《墨苑》卷十一,绘画者明代著名画家丁云鹏(图4,图旁钤“丁云鹏印”)。仙人吕洞宾喷墨成画故事出《神仙记》。

  在《墨苑》中,在丁云鹏绘画即程君房铭文后,程氏附短文二则,解说墨的功能和吕仙喷墨神话的隐喻。其一,“愚闻墨质凝重,藉水德而后顺行,水德轻清,得墨而后浑化。万石君(指砚)之基托,津津相须;管城子(指笔)之转输,默默自得。故用晦而明,允毕天下之能;以明而晦,久易上古之治功”。墨藉水而顺行。注:与砚研磨,经笔转输,挥洒自如,于是能书能画,能显能晦,“毕天下之能”,缔造了取代上古结绳而治的历史功绩。

其二,“愚闻绘事后素,畴知墨之为功,圬格先工,允求意之豫定。胡然噀水杂图桔帛之间,遂尔成章,妙得丹青之理?故知墨以神用,吞吐妙阖辟之机;人以神仙,浓淡画风云之状”。墨富于表现力,但要得高明如神仙者使用,始能“吞吐妙阖辟之机”,“浓淡画风云之状”,把墨的功用发挥至极致,无往而不妙,而无需圬格先工(匠人施工前先绘好图样),必求意之先定。

综现二文大旨,在于阐明墨的功能效用,需要物质性因素如笔砚纸帛等,以及精神性因素如吕仙般的神明智慧的配合,方可达致最佳境界。文章提醒人们,要从多方面、尤其精神方面着手,利用好墨的潜在功能和表现力,这就是吕仙喷墨成画神话的深层喻意。

注:明郎瑛《七修类稿》卷四十二:“(李延奎墨)刚坚不坏,用必先以水浸磨处,否则必损砚。”凡好墨皆如是。可作程文“藉水而顺行”句的注解。

来源:收藏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