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瓷画过渡时期重要代表人物——陈松

陈建欣 发表于 2013-03-28    阅读 464

  众所周知文人瓷画的发展,经过了浅绛彩瓷画——新彩瓷画——新粉彩瓷画三个阶段。晚清时期由文人士大夫和御窑厂画师以瓷代纸、以画入瓷创作清新淡雅的浅绛瓷画、经过由民国初期以陈松为代表的文人画师以洋彩颜料创作新彩瓷画过渡,进而自民国二三十年代以珠山八友为代表的瓷画大师绘制新粉彩瓷画,使文人瓷画这一艺术形式走向辉煌并影响至今。三个阶段无一不生动地体现着“中国画入中国瓷”的文人瓷画精髓。

随着人们对浅绛彩和新粉彩瓷画文化内涵认识的提高,目前,在收藏界形成了浅绛一器难求、新粉彩价格一路走高的局面。作为文人瓷画过渡期的新彩瓷画由于颜料单薄无力、色艳无华且由创烧到被新粉彩代替的时间短暂,传世作品较少,藏家和网友对这一时期的瓷画作品和画师的认识还有待提高。

  近日由于偶的一件新彩瓷画代表人物陈松(陶峻)的新粉彩山水瓷画作品,引起了我对陈松的兴趣。拜读熊中荣老师《关于文人绘瓷》大作,颇有感触。

“民国初年,洋彩颜料已基本代替了中国传统陶瓷绘画颜料,但文人绘瓷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其时仍有为数不多的画师以洋彩颜料在瓷上作文人画。……只有少数对色调把握恰到好处的文人绘瓷大师如陈松、程声和、钱仙槎、易海翁等,才能以新彩料绘出同浅绛彩瓷意蕴几无差异的作品。”……“其中活跃在清末民初的陈松以新彩料在瓷上所做的文人山水画极具个性。陈松,字雪岩、陶峻,号灵峰外史,江西新建人、以山水、文字见长。其新彩山水瓷画得二米、石谷山水技法之精髓,所作如米家山水者,只见烟云水气朦胧、矾头林石隐约;所作山水画面繁满者,又见王石谷之风韵,山石矾头勾勒运笔纤细、疏密有致,整幅有山势盘旋、峰回路转之感。陈松之书法则有王羲之行草风格。”

通过查阅资料,发现传世的陈松作品多出现在1918——1930年这十几年间,即戊午、己未、庚申、辛酉、壬戌、甲子、庚午等年。1918——1924年期间多作墨彩山水,间有水绿和玛瑙红彩山水。绘画风格确是‘得二米、石谷山水技法之精髓’的两种画风,其中多为陈松自喻“拟米友仁、高房山”的米家横点山水。一般长题多是王羲之的行草风格,显得飘逸洒脱。而提款则多采用行楷,足见其书法功底之深厚。

陈松浅浅绛彩瓷画尚未发现,其新粉彩瓷画仅见作于庚午(1930)年的新粉彩米点山水瓷板,别具一格极为精彩。这一件新粉彩山水的发现足以验证了陈松作为文人瓷画由新彩到新粉彩过渡期起到的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审视此件作品,画面呈现近景几株苍树间茅舍掩映、中景山间云雾缭绕、飞瀑直泻,远山飘渺,平静的湖面上蓑翁独钓,一派湖光山色多以横点厾出。其提款“南宫烟雨唯房山,得其融化浓淡自然……”更道出了由米南宫(米芾)到高房山(高克恭)米家山水的传承。由于新粉彩表现力更强,色彩厚重,较之单纯的墨彩更能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米家山水“用圆深凝重的横点错落排布,连点成线,以点代皴,积点成片,泼、破、积、渍、干、湿并用,辅以渲染表现山林、树木的形象和云烟的神态”的特点。

由于陈松在选用墨彩做山水瓷画时多以陈松、雪岩落款和用印且多用江春画舫斋名,而在新粉彩山水瓷画落款是灵谷子、云峰氏、陶峻。再加之墨彩长题采用飘逸潇洒的行草而新粉彩瓷画以行楷提款。难怪一些藏友很难把陈松和陶峻视为一人。熊氏家族《谦益堂藏瓷》一件绿彩山水瓷板提款“乙丑孟夏之月拟王烟客笔于章门春江画舫净尘制于洪都灵谷外史云峰陶峻写”道出了其中的关联。正是由于本人这方面了解较少,这件落款云峰氏以红色“峻印”的山水瓷板在朋友处冷落四、五年,几乎与我擦肩而过。弄清楚这桩疑案实在是快事一件。

来源:收藏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