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因之梦吴越——感受晚清浅绛山水瓷画里

马景政 发表于 2013-04-16    阅读 323

  笔淡储,一抹浅绿,一点矾红;一带远山,一汪近水,一片疏林;一叶扁舟,一蓑烟雨,一缕轻云……

  一幅幅清新淡雅的浅绛瓷画作品,突然诞生在人才辈出的“同光中兴”这一封建末世的特殊时期,又迅速消失在民国初立的乱世狼烟之中。走过沧桑百年,这些散发着浓浓书卷气息,凝聚着悠悠文人情怀的瓷画作品,被一屏一尊、一壶一盏地承载着,依然优雅地伫立在现代人的书房案几之上。像一曲曲静美的古旋律,奏响着穿越时空的人生主题,营造着魂牵梦绕的精神家园。

  风景旧曾谙

  浅绛山水瓷画,鲜有气势恢宏的写实长卷,多是空灵简约的写意小品,每一幅景色都有似曾相识之感,像是在早年游历过的吴山越水间,又像是在那些耳熟能详的田园诗句里,更像是在亦真亦幻的人生梦境中。

  任焕章笔下的山水,平淡而祥和,深远而宁静,清雅而亲切,如陶渊明诗文中的世外桃园;程焕文的山水浑厚又洒脱,凝练又滋润,豪放又隽永,似李太白笔下的神水仙山;梁楚才的山水灵动逸迈,古韵悠悠,恰如谢灵运诗中的山水江南……

  景若佳时心自快

  要放松快节奏的生活带来的疲惫身心,最妙的办法便是闲暇之时,去细品一件浅绛山水瓷画,画上的美景会带人进入东汉隐者垂钓的江边、魏晋名十放歌的竹林、南朝诗入钥拜的寺院……在一件件瓷画作品里,会找到白己寻觅已久的精神故土和灵魂栖息地,会找到久违的轻松和快乐,会让身心得到真正的宁静和抚慰。

在贾月舫满目秋光的瓷画前,不知不觉会跟随两位老者在红树青山之间步罹寻幽。“山中相送罢,口暮掩柴扉”,梅峰山樵真成了一位山中的憔夫,把自己也画进了盛唐的江南山水中,画进了幽静的林间黄昏里。静静地端详着这件作品,可以用心灵与之对话的那位红衣老者,是王维,也是梅峰樵。“最爱诗成琴静后,—轮明月听松风”,走进张云张于英的山水天地,悠扬的琴曲刚刚停歇,精妙的绝句佳篇已经诞生,两位文人高士伫立岸边,端望山间明月,静听江上清风……

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

江城藏宋青萝拂衣先生,曾有欣赏浅绛彩瓷的最高境界是捧到床上相拥伴的高论。对此我很以为然。浅绛彩瓷画材料特殊的质感,画意高雅的格调。再配以器具精美的造型,因而既可远观,又可近赏,更能上手把玩,上床相伴。

钟情于浅绛山水瓷画,是因为固然瓷画百家风格各异,但他们共同秉承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正宗,传承了宋元以来是中国文人山水画的精髓,表达着远离尘世、回归自然、寄情山水的超然出世的人生梦想和文人情趣。这种梦想和情理,给人的是平和,是宁静,是豁达和清雅,是高远和向上的人生境界。

将一幅心爱的浅绛山水瓷板画挂在床头,挑两件美妙的浅绛彩瓷器置于枕边。瞅着满目春光起床,拥着一泓秋水人梦……守着几件浅绛彩瓷,便可卧游江南胜景了。

“天降时雨,山川起云”,程焕文淋漓的笔墨下,分明是古徽州山间草木秀润、柳岸归舟的美景。罗旸谷的一幅江南春色图,像是当年王安石“春风又绿江南岸”的写意。“一溪春涨钓翁知”,梁楚才把富春江边的人文和自然风光,都生动地留在了这件略显斑驳的茶罐上。“经行塔下几春秋,每恨无因到上头,今日始知高处险,不如归卧旧林邱。”钟情于表现隐土题材,又善于用彩的梅峰樵,又用更加饱满的情感和更加细腻的笔触,描绘了南宋名臣郑清之归隐途中轻松而又复杂的心境。对岸高高耸立的六和塔,近岸几株傲然挺立的劲竹,轻捷的小船行驶在潮涌浪卷的钱塘江中……

海量的人文信息,无尽的审美空间,浅绛山水瓷画上的诗意江南,将时时给予我平淡、恬静的心志,去轻松豁达地面对生活,面对明天。

来源:收藏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