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马兰铜元

袁克林 发表于 2013-07-12    阅读 417

中国铜元的历史背景,是在清代皇朝末期风雨飘摇、内外交困的动荡境况下产生的。它从1900年诞生开始,在清末与民国的动乱年代,始终处于混乱状态,各种五花八门的铜元,一直使用到上世纪四十年代才真正退出历史舞台。

民国时期所铸的各类铜元,较之清末时的铜元更为繁杂。较为通用的铜元,是钱面有交叉五色旗与军旗的铜元,也有“开国纪念币”、“共和纪念币”铜元等同时参与流通。在浩如烟海、庞大繁多的中国铜元家族中,民国时期四川成、渝两地所铸的马兰铜元则独树一帜。其以精妙独特的构图设计,抛开世俗传统的铜元格局,不标示铜元的面值,而是以铜元的直径大小来隐喻铜元的面值。每枚马兰铜元皆令人百看不厌而赏心悦目,它们是中国铜元家族中的一朵奇葩。

四川独有的马兰铜元,其钱面的图案构思设计、造型多是以动物中的骏马为主题材,钱背则以植物中的兰花为主题材构图设计,“马兰”铜元以此而得名。钱面动物图案中飞奔的骏马、昂首回眸马、低头俯首回眸马、卧槽马、反向回首马等,皆设计刻画得多姿矫健、活灵活现而栩栩如生。除此之外,钱面还有以水牛、山羊、狮子、虎、蝴蝶,以及传说中的瑞虫—青蚨等为图案的马兰铜元。

马兰铜元钱背植物图案中数兰花最多,石束兰花、蟹爪兰、红心兰、素心兰、五瓣兰,春兰、折枝兰等比比皆是。除此之外,钱背还有以梅花、菊花、月季、海棠、竹、人名、国民党徽、数字以及佛教中的“万”字符号等为图案的马兰铜元。据《四川铜元研究》一书中的不完全统计,马兰铜元的品种、版式多达百余种之多。

笔者置身蜀地,夹成、渝两地之间,近水楼台先得月,藏马兰钱数十枚,今将所藏四种珍稀马兰铜元作以下简介,与藏界同好共赏。

1、五文型马兰铜元,此币黄铜材质,铜锈包浆S极佳,熟川自然。其直径22毫米,厚1.5毫米,重4.8克。铜元面背图案皆为典型的低俯首回眸‘扎形象生动、栩栩如生,面背均有内齿边,铸工堪称精湛。

以此低头俯首回眸马为图案的马兰铜元较为常见,但马兰钱中的合背、合画钱在相同的图案中则极为罕见。

2、五文型马兰铜元,此币黄铜材质,传世品,铜锈包浆熟旧自然。其直径25.8毫米,厚1.2毫米,重5.6克。此种马兰铜元有白铜、红铜、黄铜三种币材,钱面右侧均饰以传说中的瑞虫青蚨,正中珠圈,隐喻虫卵,青蚨则朝着虫卵奋—龟。左侧铸铭:“青蚨飞去复飞来”铭文。

钱背正中饰一朵盛开的牡丹花,四周以枝叶、待放的倍蕾衬托。此种铜元 ,若按版式的细目区分,铜元正中的珠圈有空心和实心两种版式,珠圈内又分有点圈和无点圈两种。此五文型“青蚨飞去复飞来”之样币,在2010午北京城轩的春季机制币拍卖专场中,其拍卖成交价高达十三万四千元人民币(含拍卖行佣金在内),其珍罕程度以此可见一斑。

3、十文型马兰铜元,此币黄铜材质,传世品,锈色包浆熟旧自然,直径27.5毫米,厚1.8毫米,重10.4克。钱面背皆光边无内齿。币面饰—昂首奔跑的山羊,形象鲜活逼真,栩栩如生,羊背上端铸铭一椭圆形篆书“羊”字。钱背四周饰以折枝梅花,枝上挂满五星形梅花及待放的蓓蕾,正中铸铭一“福”字,铸工精湛。

马兰铜元中以山羊为图案的,此为目前仅见之品,《四川铜元研究》一书中,马兰钱篇无此铜元拓图。马兰钱的铸行时间,大致在民国七年至民国二十六年间(1918—1937年)。以此铜元所铸的动物图案、铸工、形制分析,此币应是民国八年(1919年)羊年铸行的纪念铜币,其铸工较之后期的马兰铜元稍逊、没有后期马兰铜元精致,属马兰铜元的初级阶段,此仅笔者个人之见。

4、二十文型马兰铜元,此币黄铜材质,原始的铜锈包浆极佳(泉界俗称铜光或原光币),铜元面背皆有内齿边,铸工极为精湛。此币直径30毫米,厚1.5毫米,重8.5克。此种图案的二十文型马兰铜元有白铜和黄铜两种,按版别有大样、小样之分,大样者直径30毫米、小样者直径29毫米。

该铜元币面的图案设计独特,主景以清末川炉所铸的“四君子”花钱中的行为主题材,衬以石丛、竹笋、竹丛中铸铭“古今君子”四字(川炉四君子花钱即梅花、兰花、竹子、菊花,整套钱共4枚)。币背篆书铸铭:“方舟制赠”四字,中央饰一圆珠点。方舟者,即民国十五午(1926年)六月任重庆卫戌司令兼重庆铜元局局长工陵甚,号方舟。

自古以来以“梅、兰、竹、菊”为题材的咏题诗、画多不胜数,而川炉花钱中的梅、兰、竹、菊四君子花钱,更是因其融诗、书、画于一体,又以其精湛的铸工而倍受藏家的青睐,使之成为川炉花钱中的荣誉品。旧时的咏竹诗、竹画多以竹喻人之品格气节,如清人郑燮(号板桥)的咏竹诗:“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竿为扶持,明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川炉花钱中的竹诗钱就引用了郑燮咏竹诗的后两句,且对原诗中的“者”、“丈”两字做了改动,成为诗钱中的:“明年再有新生笋,十大龙孙绕风池。”

这枚以竹为主题材的“古今君子”马兰铜元,可明确是时任重庆铜元局长的王陵基以个人名义特铸,赠予文人雅士的清玩之物,也是机制厌胜钱中不可多得的精品。在2010年北京城轩春季机制币专场拍卖会中,此币以高达六万一干六百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含拍卖行佣金在内),其珍罕程度可见一斑。

来源:收藏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