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富贵苏州玉

刘永国 发表于 2013-07-12    阅读 274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这苏州,有雅宅、水巷、锦衣玉食、依侬软语,有虎丘、枫桥、拙政园、寒山寺……它美景如画、美女如云、美食多多!

  这些要素编织着苏州的天堂神话。然而,此番苏州行,我有些大彻大悟的感觉,苏州的天堂之誉,不仅仅只是这些。

  老苏州已经被新苏州(新区)包围了。此番到苏州公干,住在新区心痒痒,我惦着那水巷、那古宅、那拱桥,还有那些染满岁月风霜的老物件。

  我走进了苏州商圈的文化街—观前街,这里有苏州博物馆、苏州文物商店,还有数处玉器店,这里是苏州古玩的聚汇之地。

  走进观前街的苏州文物商店,店里陈列的老物件让人一阵又一阵的欣喜。实事求是地说,苏州文物商店的瓷器沒给我留下什么印象,而玉器却给了我震撼。店中的玉器分几个单元陈列供选购,其中任何一个单元都能拴住爱玉人的脚步。

  苏州文物商店的古旧玉器,准确地说,首先是让我大吃一惊。此前,我在别的一些省级文物商店看到的老玉、老翡翠,一般是清中晚期,说颜色,青玉居多,青白玉少,白玉更少;说档次,多为低端的手镯、佩挂件,工艺较差,多为大众型,价格也很少过万元。而这里就大不相同了。从玉种上看,多为和田玉,温润可人。从玉器品种上看,既有挂件、把玩件,也有佛像、动物等大大小小的立件,给人一种富贵之气。从工艺上看,多为精雕细刻。这些工艺精湛的玉雕主要是明清之物,甚至有少数的唐宋之作。浏览这些玉雕,见识这些披着岁月风霜的艺术品,我仿佛对苏州的天堂之称增加了一些理解。

  只是,作为一般的收藏人,面对这温柔富贵之乡的琳琅玉器,多半只有见识与欣赏的份儿。这些玉器的价格基本在万元以上,甚至数万、数十万。我的目光透过柜台玻璃反复梭巡,好不容易选了一件温润小巧的白玉小挂件。这是一件小葫芦,长约三四厘米,径约一二厘米,一问价,店员师傅说一万二,我再三摩挲,感受它的温柔,但因准备不足,只好作罢。

  步出苏州市文物商店,观前街古玩市场正在举办“苏州玉石文化节”,有多处玉器展。这个古玩市场,从外面看是一座飞檐画栋的明清式建筑。走进这座古色古香的建筑,二楼是一家一家的古玩店,三楼是玉器展览。

  玉器展览是苏州玉石文化节的重要内容。看这个展览,又一次让我欣喜、吃惊。展厅大约有200平方的面积,展出的玉雕作品几乎都是立件、陈设件,而沒有体量较小的挂件、手把件。细看展出的雕件,仍是以和田白玉为主,有山子、有人物、有玉如意等。这些玉雕是苏州近年的新作品,用料或山料或仔料,体量都比较大,玉质都比较好,虽为机雕工,由于料好、题材好,工艺繁简得当,仍给人一种温润美。而这个玉器展整体传达的则是一种强烈的富贵之气。我猛然悟到,苏杭为人间天堂,不仅仅因为它的山水与园林,还包含着它的文明内蕴与财宝的聚集。

  和田玉长于西域,生于昆仑,电光石火、雷电风雨,一经面世,成为文明的使者、财富的象征。莽昆仑山下的和田市有大大小小的玉店,店内有大大小小的玉件。到了苏州,显然财富在流动中有了趋向性的挑选,出现在苏州的古今和田玉是经过财富之手筛选后的精品。这不免令人感慨,大西北的一种特殊石头,丰富了江南水乡的富贵与温柔,也悄然揭示了中国几百年乃至几千年的财富流动趋向。

  三楼的和田玉雕大件精品,对于多数人来说只可看、不可买。既如此,一番欣赏与感叹之后,我退到了二楼,流连于那些精致典雅的大小店子之中。

  数十家店主营和田玉及其雕件,少数店间有翡翠、黄龙玉。匆匆浏览,寻找购买力范围内的可买之物。这些店的玉件,虽然价格偏贵,但初步判断基本上是地道的和田料,给人一种可信赖之感。

  在一家收拾得井然有序的小店里,我的脚步停住了。留意女店主柜内的和田玉手镯工艺大气、玉质油润,上手的感觉特别好。这手镯为宽条半圆状,径为5.6厘米,白地,有微微的黑花,似岁月留下的沁,给人一种历史的沧桑感。我说:“这该是仔料啊!”女店主名叫苑小玉,却不同意我的看法,声称是山料、几十年前的老山料,要价也不甚高,我稍稍砍价,便买下了不同价位的两只。

  苏州玉店的诚实、玉器的档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触发了我的许多感慨。在二楼的一个小店里,我请教了一位河南籍店主,问他为什么不卖仿古玉,这位50多岁的店主回答我:“人家都卖真东西、好东西,你要是卖仿品,有谁要啊?”店主继续说:“苏州文庙主要是摆地摊的,档次低;还有相王玉器城;想买精品,就到园林路;光福镇太远,好东西不多,这都需要靠自个儿的眼力……”在店主的指引下,我来到了南石皮弄,里面曲曲折折连接了很多小弄,一走进那条里弄,耳朵里都是高速电钻的声音,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无法考证这条里弄里到底有多少家玉雕作坊,反正到处都是。这里的玉雕作坊一般都是采用“前店后坊”的经营方式,有单干的,有三五个人的,有十几个人的,治玉的水平也参差不齐。只见一家店里悬挂着“苏州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玉雕专业委员会会员单位”的铜牌,就信步进去。店主叫刘蒲,是一位个头中等,皮肤黝黑,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与他攀谈起来,得知他来自安徽,自小家境贫寒,为了不再像父辈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初中毕业就来到苏州玉雕厂当学徒工,为了学艺,第一年把所有吃早点的钱都给师傅买烟了……不努力就得回家种地呀!哈、哈……爽朗的笑声带走了往日的艰辛,流露出一丝自信和对未来生活憧憬的向上精神。他的一件“瑞兽”玉雕作品,获得了苏州市首届“子冈杯”玉雕精品展的优秀奖。很难想象,店里玻璃柜内精美的玉雕作品出自他那双粗糙的大手。

  苏州,真诚、美丽、富庶的苏州,这里不愧为软玉温馨之地,富贵温柔之乡!那件件精美的玉雕作品后面,凝结了多少玉雕师的心血,凝结了多少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来源:收藏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