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弘一法师其人其书

朱浩云 发表于 2013-08-05    阅读 463

提起李叔同或是弘一法师,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对于二十世纪的文化名人而言,李叔同恐怕是为数不多的不存在任何异议的人物,也是最值得后人津津乐道的高僧。

艺术天才 雄视古今

弘一法师(1880—1942年),俗名李叔同,号息霜,出家后法名演音,字弘一,暮年号晚清老人,平生所用笔名别号有二百余,浙江平湖人。他出身于一个官宦富裕之家,后父亲又经商,尽管父亲在他出生不久就去世了,家庭又遭变故,母亲也只是一个侧室,但李叔同自幼饱读诗书,兼习书法篆刻,很小的时候便写出了“富贵如同瓦上霜”一类的诗句。 1898年李叔同陪同生母南迁上海,在上海南洋公学读书时受业于蔡元培,诗文唱和,潇洒无羁,所做诗赋冠绝一时,成为“二十文章惊海内”的风流才子,并加入上海文坛著名的沪学会,应沪学会征文,名字屡列第一。当时有诗咏他:“李也文名大似斗,等身著作脍人口:酒酣诗思涌如泉,直把杜陵呼小友!”从此他即为沪上名人所器重,以“才子”驰名于十里洋场的大上海。1905年东渡日本求学,次年入日本东京上野美术专门学校,从黑田清辉学习油画、水彩。1907年入音乐学校兼习钢琴,从藤泽浅二郎学习西洋戏剧,并加入孙中山组织的同盟会。1910年回国,先后任教于天津高等工业学堂、浙江两级师范和南京高等师范。后在《太平洋报》任文艺主编,又与柳亚子主编《文美》杂志,把现代的话剧、油画和音乐介绍到了中国。他是第一个向中国传播西方音乐的先驱者,光后创办了第一份音乐杂志《音乐小杂志》,尤其是所创作的《送别》是我国最早的流行歌曲,历经几十年传唱经久不衰。他在日本留学时创办了我国第一个话剧团体“春柳社”,并编演了《茶花女》和《黑奴吁天录》,轰动一时。同时,他也是中国第一个开创裸体写生的教师。他广泛引进西方的美术派别和艺术思潮,组织西洋画研究会,其撰写的《西洋美术史》《欧洲文学之概观》《石膏模型用法》等著述,皆创下同时期国人研究之第一。他的金石,同字一样秀美。出家前,他的友人把他所刻的印章集合起来,藏在西湖边西泠印社的石壁洞里,洞口用水泥封好,题着“息翁印藏“四字。有《李庐印谱》《晚清空印聚》存世。可以说,弘地法师学贯中西、多才多艺,集绘画、音乐,戏剧、篆刻、诗词、书法、文学、佛学于一身。开中华灿烂文化艺术之先河。此外,弘一大师还培养出不少文化名人,如丰子恺、刘质平、曹聚仁、吴梦非、潘天寿等。

僧俗两界 皆受敬仰

1918年38岁的李叔同在杭州虎跑定慧寺披剃为僧,精研禅学,弘扬佛法,被佛门弟子奉为“重兴南山律宗第十—代祖师”,成为一代宗师。抗日战争时期,弘一法师把自己的境遇同祖国和民族命运联系在一起,创作了《祖国歌》《大中华》等大量的爱国诗词歌曲,洋溢着强烈的爱国主义激情,深深地鼓舞了民众投身抗日救亡的时代洪流中,并自题居室为“殉教堂”,表明自己誓与民族共存亡的决心。弘一圆寂之前,留下意味深长的“悲欣交集”四字。我国佛教界的领袖赵朴初先生评价大师的一生为:“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朱光潜评价他是“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李叔同的同事、国学光驱夏丐尊评价:“综师一生,为翩翩之佳公子,为激昂之志士,为多才之艺人,为严肃之教育者,为戒律精严之头陀,而以倾心西极,吉祥善逝。”弘一法师一生著述甚丰,为后人留下极其宝贵的财富。杭州虎跑寺、浙江平湖、天津、福建泉州、厦门古浪屿等都建有弘一法师纪念馆和舍利塔,台湾和厦门还成立了弘一法师纪念学会和弘一法师研究会。有关介绍弘一大师的书籍有数十种。现代绘画大家徐悲鸿、丰子恺、黄永玉、范曾、方楚雄等都为大师画过像。由此可见,弘一法师影响之大。

“弘体”书法 无与伦比

从青少午时期临帖,直到杭州师范执敦时期的李叔同书法,基本上依然沿着“碑学”的道路深造。李叔同所临,篆书有《石鼓文》《峰山碑》《祀三公山碑》《天发神谶碑》等:魏齐碑版甚多,有《张猛龙碑》及龙门造像记、六墓志多种;帖学一路有《十七帖》,宋人法书有黄山谷《松风阁诗》,由此可见李叔同学之广博。从其早年临摹作品看,无论方圆翕张,一一忠实原作,严肃认真,心追手摹,一如其毕生做事为人作风。据说当时,吴昌硕以写《石鼓文》名重天下,李叔同临来平正清劲,不作歌侧起落,未入吴氏笼罩。吴昌硕其甚至认为将来李叔同要超过自己,可见其以篆书与北碑为基调。弘一法师走的是由凡入圣的路子,出家前的李叔同,可以称得上是全能的艺术家,出家后的弘一法师,将诸般艺能基本抛弃,仅留下写字一科,而他的“书法”老而弥笃,也渐变成有书无“法”,并完成了他在书法艺术上的脱胎换骨。应该讲,民国时期释家书法,也有很多高僧可称可点。如太虚、虚云、印顺、圆瑛等诸大德高僧均名闻遐迩。但是,能把中国古代的书法艺术推向极至的当推弘一大师。细细欣赏他的晚年书法,绝去圭角峥嵘,归于恬静平淡,多以楷书作经文偈浯,或以行书作信札,通过藏锋稚拙之线条,表现出一种超然物外的禅趣。他以禅人书,以书悟禅,造诣极高,达到了“朴拙圆满,浑若天成”的境界,是真正的佛教高僧的书法艺术,后人称其为“弘体”书法。马一浮曾往弘一书《华严集联》的跋语中写道:“大师书法,得力于张猛龙碑。晚岁离尘,刊锋落颖,乃一味恬静,在书家中当为逸品。”而弘一法师晚年曾自评曰:“无论写字刻印,皆是以表示作者之性格,朽人之字所示者,平淡、恬静、冲逸之致也。”笔者在总结20世纪中国书法成就时提出,若要选出能与古代名家分庭抗礼的现代书家,恐怕只有弘一大师和毛泽东,故笔者将他与毛泽东一起列为20世纪最杰出书法家。可以说,他是如此无可挑剔也无从挑剔。

弘一作品 广受青睐

弘一法师的作品历来受藏家的青睐和迫捧,他的存世作品较多,且很早就流传于市场。像鲁迅、郭沫若等文化巨匠以得到弘一大师一幅字为无尚的荣耀。鲁迅先生曾经说:“朴拙圆满,浑若天成。得李师手书,幸甚!”朱光潜更是将丰子恺转送给他的弘—法师练字的墨迹——《大方广佛华严经》中的一段偈文,作为他的座右铭。抗日战争胜利后,他的弟子刘质平曾往上海举办了弘一大师遗墨展,时任国民党财政部长的孔祥熙曾出价500两黄金,以后孔又看上了弘一的精品《佛说阿弥陀经》16屏条,出价数百两黄金,但均被刘质平谢绝。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的作品每幅都在五六十元,九十年代大陆艺术品拍卖兴起后,弘一法师的作品价格大幅攀升,1993年在朵云轩旨届艺术品拍卖会上,他的《楷书偈语》估价1.5至2万元,最后以6.6万元成交;翌年拍卖其《楷书》对联以7.04万元成交;以后,弘一法师的作品在市场更是居高不下,在1996年朵云轩春拍会上,弘一法师的《行书十言对联》和《行书七言对联》分别以5.72万元和2.64万元成交;1997年翰海拍卖推出的《行书十言联》以6.6万元成交。后由于受到膺品的冲击,行情一度回落,但遇精品仍倍受青睐。尤值得一提的是:在2002午朵云轩春季拍卖会上,朵云轩重点推出了刘质平居士旧藏的19件弘一法师书法精品,这批作品是弘一法师早期留学到晚期1939年创作的,为世人比较完整地展示了弘一法师书法创作的演变轨迹。后经各路买家踊跃竞投,19件作品全部拍出,总成交金额高达380余万元,超过估价5倍之多。其中1930年创作的《楷书普贤行愿品赞》5]开册以143万元成交,不仅创下当时弘一作品的市场最高价,而且为近现代名家书法的市场最高价。2010年北京传是推出的《圆缘斋》,仅小小三个字,拍卖从5万元起,经过数十轮较量。最后以224万元成交;同年,《释迦佛像图》在嘉德估价200至300万元,成交价高达924万元;《如来造像》尽管尺幅仅2平方尺,但在北京匡时国际获价1463.4万元,轰动拍场。2011年北京匡时集中推出弘一19件书作,获价5000多万元;同年《华严集联三百》被上海天衡以6095万元拍出,创近现代书家作品市场最高价;《人物册页在正北京九歌获价9775万元,距离亿元仅一步之遥。现市场上只要有可靠的弘—作品亮相,必会引末海内外大藏家的青睐和追捧。

题材众多 后市看好

作为二十世纪最著名的文化名人,他的名望已深入人心;他的作品屡创佳绩、经久不衰。如果细细分析,我们还可以发现弘一大师题材多多,根据笔者研究,弘一大师的题材至少有以下五点:

一是传奇的艺术人生。纵观弘一大师前身后世传奇色彩,突出表现在弘一大师由艺术升华到宗教。笔籽以为人的生活,可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即衣食), 二是精神生活(即学术文艺),三是灵魂生活(即宗教)。弘—法师的“人生欲”非常之强,他的做人,一定要做得彻底,每一层都是他脚踏实地走上去的。

二是无可挑剔的高尚人品。集中体现在僧俗两界都受到敬仰的大师。大凡与弘一大师有过接触的人,无不为大师高尚的人品所折服。如一向孤傲不羁的刘海粟和张爱玲在评价弘一大师时也是无比敬佩。刘海粟曾说,我一生唯一佩服的人就是弘—大师;张爱玲说“不要认为我是个高傲的人,我从来不是的,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转围墙外面,我是如此的谦卑。”

三是已惮入书的弘体书法。弘一大师的书法曾被书法界评为“二十世纪十大杰出书法家”。有专家点评弘一大师书法:点画线条,一概削繁就简,不见起迄,既无大起大落的跳跃,亦无纠缠曲折的回环,一笔是一笔,不作牵丝映带,平平写来,波澜不兴。弘—用笔简明,但决不是单调。点画线条,关乎形质,乃是神采的物质基础和所出。弘一笔意的宁静与分布的疏朗相合,遂成其独有的书法神采。一切巧妙都隐到了平淡神采的背后去了,所以弘—书法耐人玩味,意蕴不尽。更有人认为,晚年风格大变,给人一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感觉,由此我们可以探知,师之所书,实在是传法,而不是彰显自己的能为,真无愧南山律宗祖师!

四是经久耐看的视觉效果。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作品参悟天机,警醒世人。弘一大师的书作大都是富有哲理的警醒世人,不少是寄托了大师的心境,读来回味无穷。如弘—大师曾言:“话不可道尽,事不可做尽,势不可依尽,福不可享尽。”另一方面是他的书作犹如不食人间烟火,作品平淡如水,没有一点火气,让人百看不厌。

五是品位身价的标志。无论是民国时期还是21世纪的今天,能拥有弘一大师的作品是一种荣耀,一种品位,更是—种身价。记得有专家这样说过:弘一法师的书法是“予”而不是“取”。如此评价,恐前所未有。

总之,弘一是以人传书和以书传书的典范。未来弘一书法仍将是海内外市场上的热门收藏品种,他的市场价位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来源:收藏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