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青

周国信 发表于 2014-02-10    阅读 450

石青是画界对该颜料的尊称,其化学名称为碱式碳酸铜,矿物名称为蓝铜矿(Azurite),分子式是Cu3(CO3)2(OH)2。历史上它的名称很多,《本草纲目》、《本草经》称其为“扁青”,释名又称“大青”(此名易与花绀青,别名大青相混);生武都、蜀郡称其为“绿青”;腹中空者称为“空青”;简州、梓州形扁作片,而有色浅者称扁青或白青(也有人说白青是指部分风化的硫酸铜,但在考古分析研究中没有发现过白青);《本草图经》记载:“曾青,生于蜀郡石山”。

蓝铜矿,块体呈靛蓝色,土状集合体呈浅蓝色,小晶簇或致密粒状,呈放射状集合体——画家喜欢并收藏这种集合体。人类接触、认识,并利用蓝铜矿,应从青铜器时期开始。

秦始皇兵马俑上的蓝色颜料是石青,且为蓝色的主要颜料:兵马俑3号坑中的蓝色土块是石青;残片009—1998蓝紫色条带由汉紫、石青、少量辰砂、铅白等调成。

秦代壁画——秦咸阳宫壁画残迹(约440余块咸阳宫壁画残片)所用的颜料中有石青。这证实了至少从公元前250年起,我们的祖先便开始使用石青,并且用于绘画。长沙马王堆汉墓是汉代出土遗址中最著名者,该墓出土的T字形帛画(又称彩绘非衣)上使用了石青。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夏寅用偏光显微粉末法测得秦俑上使用了石青,还发现汉景帝墓中壁画用了石青。唐墓壁画中也使用了石青颜料。
有人认为,陕西古代是蓝铜矿和孔雀石的产地。理由有三:一是相传炎帝神农氏在陕西“采峻锾之铜以为器”;二是中国地质科学事业奠基人章鸿剑遗著《古矿录》引用古籍记述甘陕多处铜矿,如《旧唐书食货志》有“今商州有红崖冶,出铜益多”,《宋史食货志》有“始采珞南,红崖山青铜”,《明史地理志》有“商州南有丹崖山。旧产铜”,《太平寰宇记》有“华山首曰钱来山,其上多铜”,“商州土产朱砂石青”,《元丰九域志》有“兴州顺政县青铜场”,《明一统志》有“洛南县出石青有洞,兴安山出石青、石绿、自然铜”,《清文献通志》有“安康县青绿山,山有石洞十二,产青绿”;三是《山海经》记载,“西八十里曰符禺山(今华山西南)其阴多铜,又西六十里曰石月色山,其阴多铜”。

石青广泛使用在石窟寺院的壁画彩塑之上。各石窟寺院在各朝代均有使用石青的情况。

石青还是古代画论中必有记述的颜料之一,与石绿、辰砂等共为重彩,国画且称“丹青”。目前,石青仍是画界重视的传统国画颜料之一。

石青历来都是用天然矿石研磨制成颜料。一般加胶研磨十至十五天,轻至研磨无声,清沸水冲洗,澄清后撇去水,再冲洗多次,意在除胶。然后分出头青(色最深者)、二青、三青、四青,工艺非常讲究。《芥子园画谱》在设色各法中也说:“石青只宜用所谓梅花片一种。以其形似故名,取置乳钵中轻轻着水乳细,不可太用力,太用力则顿成青粉矣。然即不用力,亦有此粉,但少耳。研就倾时入瓷盏,略加清水搅匀,置少顷将上面粉者撇起,谓之油子,油子只可作青粉用,着人衣服。中间一层是好青,用画正面青绿山水。着底一层颜色太深用以嵌点夹叶及衬绢背,是之谓头青、二青、三青。凡正面用青绿者,其后必以青绿衬之,其色方饱满。”用时“最上轻清色淡者用染正面绿叶,方得深厚之色。其中为质粗细得宜,为色深浅正当者,用着纯青花瓣及鸟之头背。最下质重而色深者,用着鸟之翅尾及衬深绿叶后。凡着鸟身花瓣,青浅者以靛青分染,深者以胭脂分染”此乃正式国画规则。

上述文字用现代术语解释为:1.石青着色力和遮盖力均不足,方有着色不足和露底现象;2.分成头青、二青、三青的依据是粒度和纯度,粒度大时色深,杂质比重多小于蓝铜矿,所以多浮于水上层。

铜器锈蚀产物中的蓝色铜锈为蓝铜矿型碱式碳酸铜,历史中石青有无采用这种蓝色铜锈,有待今后研究。

来源:中国文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