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汉代尚方规矩纹青铜镜

 发表于 2014-02-12    阅读 431

现藏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博物馆的汉代尚方规矩纹青铜镜,是本文作者于上世纪80年代在本州境内的临潭县新城镇(当时为扁都乡)一农民家中征集的。

此镜质地为青铜,直径13.8厘米、厚0.4厘米、重400克。半圆形钮,正方形钮座,上饰对称的肆只蝙蝠,运用浅浮雕的手法与方矩组成钮座,方矩的四边各向外伸出规矩文“T”字型纹饰,“T”字两侧有互相对应的四组柿蒂乳钉,共八个。于“T”字相对应的是规矩纹“L”字型纹饰。方矩四角与规矩纹“v”字型纹饰相对,这样由规矩纹“T、L、V”将镜的内区划分为八个等分,并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羽人、避邪、吉羊、鹌鹑”等神禽珍鸟各置其中,组成主题图案。

外区双线环带内有镜铭文三十九字,为汉简体,铭文为:“尚方作竟(镜)大毋伤,左龙右虎辟(避)不羊(祥),朱雀玄武顺阴阳,子孙备具君中央,长保二亲乐富昌,宜侯王兮”。铭文外为一周短线形纹,边饰是三组同心圆,为锯齿纹、云水波纹、锯齿纹各一圈。

镜分两面一阴一阳,背面为阴,正面为阳,阳面照形整容,阴面寄情、纳意、凝志、托望。半圆形钮恰似太极,钮的两系正是太极生出的两翼。整体纹饰构图共设九层或九圈,取天有九重九霄,地有九洲九派之意。第一圈无纹饰,意为大地;第二圈锯齿纹意为小草;第三圈为水波纹是江、河、湖、海之意;第四圈又是锯齿纹寓意山川;第五圈短线纹比喻为生活在球体上的一切具有生命的动物及人类;第六圈是铭文,寄托作者的祝愿;第七圈为乳钉鸟兽纹表达了作者的追求;第八圈为方城,对祝愿者的环境愿望;第九圈是浮雕蝙蝠,传递着作者的信仰。

铜镜是中华民族青铜器中独具体系的梳妆器和工艺品,它不仅可以照容、正衣冠,而且是研究我国古代冶炼技术,图案装饰,宗教艺术,民间传说的实物资料。

铜镜早在公元前三千多年前的齐家文化时期就以出现,它经历了春秋战国时期的大发展,汉代时达到了空前的繁荣,由于受秦始皇,汉武帝求长生不老思想的影响,使这一思想直接影响到了制作铜镜的内容,尚方规矩纹镜就是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该镜镜面微凸,色泽青白,光洁度高,器型浑厚凝重,铸造工艺缜密精湛,纹理清晰可辩,所刻画动物栩栩如生,生动再现了瑞兽奔跑,珍禽飞翔时的强烈动感。

通观该镜整体纹饰,它内涵极其丰富,主体突出,既有儒家追求孝道,子孙满堂,向往侯王的入世思想,也有道家富贵长寿,永保安康的追求,更有五行阴阳家所崇尚的相生相克顺其自然的哲学理念。然而,最为核心最为突出的思想还是追求平安,康泰,充分的展示了作者对美好幸福生活的祈求和向往。从纹饰图案以及铭文中所采用的文字、物象、谐音、故事、用典等,巧夺天工的构图、造型、雕塑,让我们清晰的看到亲友在惜别自己最心爱的人或女儿出嫁,或是爱子远行时送上一镜,所有的思念,所有的祝愿,无不刻满在这一面小小的铜镜上。

总体来讲,此镜镜体圆润厚重,纹饰精美奢华,恢弘大气,铭文成熟庄重,以其优美的造型,巧妙的构思向世人展示着汉代的丰饶,折射出大汉帝国光辉灿烂的青铜文化底蕴。1997年被甘肃省文物局专家组鉴定为一级文物。

来源:中国文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