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琢玉的光彩篇章——晋侯墓地出土玉器概

丁哲 发表于 2014-03-20    阅读 261

  山西曲沃北赵晋侯墓地自1992年以来,历经数次发掘清理,发现多座晋侯及其夫人墓,起止年代从西周早中期之际至春秋初年,早晚序列比较清楚,出土的铜、金、玉、石、陶、原始瓷、牙、骨、蚌、漆等大量珍贵文物扩大了人们的眼界,提升了既有认识,而其中的数千件玉器由于提供了准确的时代演变脉络,更为学术界所瞩目

  晋侯墓地出土的玉器品类纷呈。其玉器从使用功能上分,大致可归为礼器、佩饰器、丧葬器等。礼器如玉璧、玉钺、玉戚、玉戈等。佩饰器所占数量最多,也是最为精彩的品类。大型佩饰如三璜双环双玦组玉佩、四璜联珠组玉佩、四璜四珩联珠组玉佩、五璜联珠组玉佩、六璜联珠组玉佩、多璜过珩连环胸腹组玉佩、玉牌联珠串饰、玉牌玉戈联珠串饰等,其他佩饰有玉环、玉珩、玉璜、玉玦、玉人、玉龙人、玉龙、玉虎、玉熊、玉马、玉牛、玉羊、玉鹿、玉猴、玉凤鸟、玉鹰、玉蝉、玉螳螂、玉蚕、玉蛇、玉龟、玉鱼、玉牌、玉管、玉珠、玉柄形器、玉发饰等。丧葬器主要有玉覆面、玉晗等。玉覆面出有多组,均为数十件不同形状的玉石片组合而成,有的可多至79件,还有双层缀玉覆面等。

  晋侯墓地出土的玉器装饰手法变换多样,既有写实性的龙纹、凤鸟纹、龙凤纹、虎纹、马纹、牛纹、羊纹、鹿纹、猴纹、鹰纹、蝉纹、蛇纹、龟纹等,亦有几何形的卷云纹、鳞纹、重环纹、螺旋纹等;既有双龙连体,亦有人兽复合;既有阴刻、浮雕,亦有透雕、圆雕,具像与抽像结合,想象与装饰协调,创意新颖,工艺超群。

  晋侯墓地玉器质地及产地尚未进行科学鉴定,质地较为通透,从表面色泽看,有白、青、绿、黄褐等,以黄褐色最多,其中有的当为新疆和田玉,有的可能属地方玉。

  由于晋侯墓地历经西周早中期之际至春秋初年,墓葬排列规整,演变序列清楚,王世基本明确,器物种类较全,这就为玉器的断代分期研究提供了可靠标尺,此阶段的传世玉器也可借以找到自己的归宿。而复杂多样的完整组玉佩则对研究高级别的玉器组合关系规律、男女用玉制度差异、等级差别等具有重要的价值,使以前因为不甚了解导致的假设复原得以极大摆脱。其次,晋侯墓地出上的玉器不论在形制、纹饰、琢工上均较商代大大推进了一步。不仅大量繁复组合的佩饰和覆面为前代所不见,还有想象奇特的人兽复合纹、龙凤组合纹等尤为独创,而技艺上除了把商代晚期的阴钩双线发展为将其中一线斜磨的手法,形成西周典型特点外,在线条的运用上也较商代的朴拙凝滞来得婉转流畅,更富于韵律感,显示出琢玉技术的进步和水平的提高。



来源:古玉鉴定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