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绘画精品

 发表于 2014-04-25    阅读 377

帛画人物御龙图 (战国)

帛画人物御龙图 (战国)

绢本墨绘淡设色彩 纵37.5厘米,横28厘米

湖南省博物馆藏

此画于1973年在湖南省长沙市子弹库一号墓出土,从共存器物的组合判断,应是战国中期作品。画幅出土时平放在椁盖板兴棺材之间,应是引魂升天的铭旌,因年代久远已呈棕黄色。

图正中画一男子,有胡须,侧身直立,神情自若,身材修长,高冠长袍,腰佩长剑,手执缰绳,特御一巨龙。龙尾翘起,龙身平伏,略呈舟形,似在冲风扬波。所绘当为墓主乘龙升天,反映了战国时盛行的神仙思想。龙尾上立一鹤,圆目长喙,昂首仰天,古时种鹤为神乌,高踞于天国,并供神人骑乘。人物上方舆盖,三条飘带随风拂动,画幅左下角有鲤鱼,似在为龙舟前导。画中人物比例相当准确,使用单线勾勒和平涂于渲染兼用的画法,技巧已越成熟。人物略施彩色、龙、鹤、舆盖基本上用白描。画上有的部分用了金白粉彩,是迄今发现用此画法的最早作品。

古代王图


古代王图 司马炎 唐

绢本设色 纵51.3厘米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古帝王图》或者《历代帝王图》,画了十三位帝王形象:前汉昭帝刘弗陵,汉光武帝刘秀,魏文帝曹丕,吴主孙权,蜀主刘备,晋武帝司马炎,陈废帝陈伯宗,陈宣帝陈顼,陈后主陈叔宝,北周武帝宇文邕,隋文帝杨坚,隋炀帝杨广,加上侍人共四十六人。帝王均有榜书,有的还记述其在位年代及对佛道的态度。画家既注意到刻划作为封建统治 者的共同特性和气质仪容,而又根据每个帝王的政治作为,不同的境遇命运,成功在塑造了个性突出的典型历史人物形象,体现了作者对这些帝王的评仪。本书选印其中晋武帝司马炎一幅。

作品没有名款,长期以来一直传为阎立本的作品,主要依据是宋代富弼题识。根据史籍记载,现在流传的绢本,是宋代杨褒根据白麻纸唐画传摹,设色附彩的。

明皇幸蜀图


明皇幸蜀图 唐 李昭道

绢本设色 纵55.9厘米,横81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画为青绿设色,崇山峻邻间一队骑旅自右侧山间穿出,向远山桡道行进,前方一骑者着红衣乘三花黑马正待过桥,应为唐明皇(玄宗),恰是:“嘉陵山川,帝乘赤缥起三骏,于诸王及嫔御十数骑,出飞仙岭下,初见平陆,马皆若驾,而帝马见小桥,作徘徊不进状。”嫔妃则着胡装戴帷帽,展示着当时的习俗。中部侍,驭者数人解马放驼略作歇息。山势突兀,白云萦绕,山石有勾勒无皴法,设色全用青绿。该画传本较多,此图虽可能为宋代传摹本,但比较接近李思训父子画派的风格。

李昭道,字建,盛唐人,李思训之子,亦工着色山水,于其父同享盛名;官至太子中舍,画史亦称小李将军。他能“变父之势,妙又过之”,为历代所称颂,《唐朝名画绿》则称他画的山水鸟兽“甚多繁巧,智慧笔力不及思训”。他生活于唐玄宗时代,有可能画安史之乱时明皇避难入蜀的题材,《明皇幸蜀图》体现了二李画派的典型风格,时代特徵明显,是反映唐代山水画面貌的重要传世作品。

虢国夫人游春图


虢国夫人游春图 唐 张萱(宋摹本)

绢本设色 纵52厘米,横148厘米

辽宁省博物馆藏

张萱,唐代开元天宝间享有盛名的杰出画家。在当时“唐尚新题”风气的影响下,画家采取现实生活中有典型意义的题材,创作出主题如此突出的杰作,于大诗人杜甫的《丽人行》史诗交相辉映,有其深远历史意义。

原作曾藏宣和内府,由画院高手摹装。作品再现号国夫人挥鞭骤马,盛装出游,“道路为(之)耻骇”的典型环境。画面描写了一个在行进中的行列,人马疏密有度,以少胜多。作品重人物内心刻划,通过劲细的线描和色调的敷设,浓艳而不失其秀雅,精工而不板滞。原作已失,摹本犹存盛唐风貌。此图在两宋时为史弥远,贾似道收藏,后经台州榷场流入金内府,金章宗完颜琼在卷前隔水题签,指为宋徽宗赵佶所摹。见《庚子销夏录》,《墨缘汇观》,《石渠宝笈续编》诸书著录。为流传有绪的唐宋名迹中稀有瑰宝之一。

簪花仕女图


簪花仕女图 唐 周方

绢本设色 纵46厘米, 横180厘米

辽宁省博物馆藏

繁荣的唐代绘画艺术,以人物画为主流,一时名家辈出,周方就是在唐中期驰誉丹青的人物画家之一。《簪花仕女图》传为周方所作,取材当时贵族仕女游乐的典型生活。丰颊厚体的形象,打扮艳丽入时,用同时代的大诗人元稹,白居易的题咏之作进行验证,悉合符节。此图不作概景,仕女,白鹤,狨子几乎作等距离安排,画后以辛夷花点缀,时代特徵显著,是一幅具有典型的唐贞元年贵族风尚的真实写照。 此图在流传一千余年中,北宋以前无记载可考,后入南宋绍兴内府,晚归权相贾似道所藏。元、明时期流入民间,清初为名鉴藏家梁清标,安岐收藏,后进入清内府。见《中兴馆阁录》,《阅古堂》,《墨缘汇观》,《石渠宝笈》、《石渠随笔》诸家著录,是流传有绪的珍名。

照夜白图


照夜白图 唐 韩干

纸本设色

纵30.8厘米,横33.5厘米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照夜白”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坐骑,图中“照夜白”系一木椿上,昂首嘶呜,四蹄腾骧,似欲挣脱缰索。北图用笔简练,线条织细有劲,马身微加渲染,雄骏神态已表现出来。图左上题“韩干照夜白”六字,系南唐后主李煜题字。左边上方有“彦远”二字,似为唐代著名美术史家张彦远的题名;左下有宋米芾题名,并盖有“天生真赏”朱文印。是流传有绪的名迹。 韩干,陕西蓝田人,生活在唐玄宗时代。少时家境清寒,常为酒家送酒。大诗人五维发现他的才能,资助他学画,“初师曹霸,后自独擅”,遂成为画马名家,玄宗时供奉内廷,玄宗曾令他师事陈闳画马,他说;“臣自有师,陛下内厩之马,皆臣之师也。”(《唐朝名画缘》)可见他的成就是从现实生活的观察,写生所取得的。

牧马图 唐 韩干

牧马图


绢本淡设色 纵27.5厘米,横34.1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唐代大诗人杜甫《丹青引》,曾间接评论曹霸的弟子韩干画马的技巧。《牧马图》描绘骏马肥硕雄骏马的英姿。图中画黑白二马,一奚官虬髻戴头巾,手执缰缓行。此图线条纤细遒劲,勾出马的健壮体形,黑马身配朱地花纹锦鞍,更示出其神彩;人物衣纹疏密有致,结构严谨,用笔沉着,神采生动,纯是从写生中得来。元汤垕《画鉴》说韩干“画马得骨肉停匀法……至于传染,色入兼素”。宋董卣《广川画跋》说;“世传韩干凡作马,必考时日,面方位,然后定形骨毛色。”这些记载从这幅《牧马图》可得见其大概。《牧马图》原为《名绘集珍》册中之一帧,左有宋徽宗赵佶的“韩干真迹,丁亥御笔”题字。

弈棋仕女图 唐

弈棋仕女图


绢本设色 纵63厘米

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吐鲁番阿斯塔那187号墓出土,墓主张氏是武则天时安西都护府的官员,曾被授予上柱国勋爵。此画原为木框联屏,出土时已破碎,经修复,重现了大体完整的十一位妇女,儿童形象,描绘贵族妇女家庭生活场面,弈棋贵妇为画的中心人物。她头束高髻,簪花耀顶,眉作倒八字晕饰,面色红润,丰肌肥体。上穿绯地蓝花袄,还有白纱披肩,下着绿花罗裙,当为六品官吏之妻。 人物线条刚劲均匀,赋彩单纯明丽,还加以晕染,特别是夹棋欲置的手指和全神贯注的生动神态描绘得惟妙惟肖,有典范“曲眉丰颊,肌胜于骨”的唐代画风。

匡卢图


匡卢图 五代 荆浩

绢本水墨 纵185.8厘米,横106.8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传为荆浩名作。清孙承泽[庚子消夏记]说:“中挺一峰,秀拔欲动。而高峰之右,群峰瓒集,如芙蓉初绽,飞瀑一线,扶摇而落。亭屋、桥梁、林木,曲曲掩映,方悟华原(范宽)、营邱(李成)、河阳(郭熙)诸家,无一不脱胎于此者。”对此画评价极高。画中庐山及附近一带景色结构严密,气势宏大,构图以“高远”和“平远”二法结合,而其深远、奥冥、飘渺尽得其当。画法皴染兼备,皴法用小披麻皴,层次井然。全幅用水墨画出,充分发挥了水墨画的长处,正如他自己所说:“吴道子画山水,有笔无墨;项容有墨无笔,吾当采二子之所长,成一家之体。”图上有“荆浩真迹神品”六字(孙承泽认为是南宋高宗构的笔迹),上钤“御书之宝”印,有元韩屿、柯九思等题诗,并有清梁清标收藏印和乾隆诸玺。 荆浩,字浩然,隐于太行山之洪谷,因号洪谷子。沁水人(今山西),生活于唐末至后梁(约公元889—923年间)。博通经史,善属文,书法学柳公权,擅长山水画。因隐于太行山,朝夕观察山水树石的变化,写松树“凡树万本”,分析总结了唐人山水画的经验,创立了北方水墨山水画派,对后代山水画的发展影响极大,著有山水画论[笔法记]。

写生珍禽图


写生珍禽图 五代 黄筌

绢本设色 纵41.5厘米,横70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画各类飞禽,昆虫,龟等二十余种。形象准确生动,笔法工细,色调柔丽协调,可看出写生功力之深。构图无一定章法,乌虫互不呼应,画左下方署小字一行“付子居宝习”,当为传子习画范本。《石渠实笈初编》著录。黄筌的作品经《宣和画谱》著录时还有349件,但流传至今只此一件。 黄筌(公元十世纪),字要叔,成都(今四川成都)人。生年不详,约卒于公元965的(宋乾德三年)。五代西蜀时任翰林待诏,权院事(皇家画院的主管人员)等职。善画山水,人物,龙水,尤以花乌为最著名,画法精工富丽。又曾从光胤,孙位,李升学画,善于吸取诸家之长,自成一体,对北宋和以后的花鸟画有重大影响。其子黄居采,黄居宝承继了家法。

来源:一路书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