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雅谈】雕漆:历经数百道工序的“红色

 发表于 2014-06-04    阅读 330

清乾隆 剔红团香宝盒

元 杨茂造 剔红观瀑图八方盘

明早期 剔红五禽图菱花式盘

清乾隆 剔红海水游龙纹盒

文乾刚 听涛图挂屏

清 乾隆 剔红云蝠纹三层提盒

明永乐 剔红《周敦颐爱莲图》圆盒

明—永乐 乾隆御题剔红雕双凤莲花盏托

在中国工艺美术界有着“三长”的说法,瓷器、湘绣,再有就是雕漆。雕漆艺术品典雅高贵,纹饰精美考究,是中华民族传统工艺的瑰宝,那一抹庄重大气的“中国红”,也总能夺人眼球。在收藏市场,精美的雕漆作品也越来越受到关注和追捧。



始于唐 兴于宋元 盛于明清
雕漆工艺的历史悠久,横跨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据我国现存的唯一一部古代漆工专著《髹饰录》记载,在唐代已有“剔红”的制作。这里的“剔红”就是雕漆的一种。(雕漆根据漆色的不同,有剔红、剔黄、剔绿、剔黑、剔彩、剔犀之分,其中以剔红器最多见)。在《髹饰录》中,记述了多种漆工艺技法。其中“镂雕第十”中记述有:“剔红,即雕红漆也,髹层之厚薄,朱色之明暗,雕镂之精粗,亦甚有巧拙。唐制多印板刻平锦朱色,雕法古拙可赏,复有陷地黄锦者。”此外,唐代雕漆制品刀法快利,非后人所能及。
雕漆发展至宋元,工艺日益成熟。“宋元之制,藏锋清楚,隐起圆滑,纤细精致。”这一时期的雕漆多以金银为胎,以朱漆厚堆,纤细精致,刀入三层,书画极工。在元代,还出现了两个在漆器工艺史上名传千古的雕漆大师张成和杨茂。



到了明清时期,雕漆制品成为宫廷享用的器具,宫廷内专门机构的设立,皇家的赏识让雕漆艺术迎来了鼎盛时期。

雕漆工艺与两位皇帝
雕漆工艺在明清时期的辉煌与明清的两位帝王关系密切,一个是明成祖朱棣,另一个是清乾隆皇帝。
明成祖朱棣十分酷爱雕漆工艺品,著名的漆器创作基地——果园厂,即为其在位时所创建。雕漆制品在当时常常被作为国礼,被朱棣赠送给其他国家的君王。《明史》中有载,明王朝曾三次赠送日本国王源道义和王妃许多雕漆礼品。



清朝的乾隆皇帝也对雕漆的发展贡献很大。乾隆帝非常推崇雕漆工艺,并且时常亲自参与雕漆作品的设计,这一时期的雕漆作品种类丰富,从大型屏风到把玩小件,可谓无所不包。作品以木胎、锡胎为主,也有用脱胎的,并且还有与玉石镶嵌结合而成的产品,精致华丽,工艺精美。



民间雕漆的风采
到了清末,国力衰微,政治动荡,皇宫对雕漆的需求锐减,雕漆技艺近乎失传,雕漆在民间渐渐兴起。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由油漆彩画艺人萧兴达、李茂隆等合作创办的雕漆作坊“继古斋雕漆商会”开业。“继古斋”继承了中断的雕漆工艺,对近代北京雕漆技艺的发展,起了重要的作用。
1914年,美国旧金山举办的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由萧兴达、萧乐安、李茂隆等人制作的“群仙祝寿”雕漆大围屏获得一等奖,受到国际友人的好评,雕漆名扬海内外。
一直到解放初期,北京的雕漆艺人大都是从“继古斋”作坊出师,雕漆作坊最多时发展到几十家,产品也日渐丰富,漆色鲜艳,雕刻精细。



工序复杂 精品雕漆要涂500道
雕漆工艺的工序十分复杂,要经过设计、制胎、涂漆、描样、雕刻、磨光等十几道工序,一件好的作品最终制成往往需要三到四年的时间。其中,涂漆的工序是作品制作中花费周期相对较长的一道工序。着漆需逐层涂积,涂一层,晾干后再涂一层,漆层往往有几公分厚。一件纯雕漆作品至少需要300至500道漆,仅是涂漆就要一年左右的时间。在漆半干时,再根据设计用刀在漆层之上雕刻出各种图案、纹样,并衬托以各种精美的锦纹,使漆层具有浮雕效果。
雕漆雕漆,自然是以“雕”见长。雕漆技法多样,既有平雕,也有大量浮雕、镂空雕和立体圆雕等。由于漆层很厚,所以雕出的作品图案生动饱满,极为精细。



雕漆品种丰富,传统作品有瓶、罐、盒、盘、茶具、烟具、酒具、挂屏、围屏、墙壁画、立体鸟兽、小件首饰等。除此之外,雕漆还顺应时代,生产了不少日用品,比如台灯、餐盘和家具等。

小众收藏的大众化
雕漆精品的稀少性使得这个比较冷门的收藏近些年来逐渐走热,在刚刚结束的2014年的香港苏富比春拍推出的“抱一斋珍藏中国漆器”专场,总成交2094万港元。其中一件明—永乐剔红《周敦颐爱莲图》圆盒以260万港元落槌。



在历年拍卖中,精品级的雕漆艺术品更是以千万元成交。2008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中,一件明永乐年“乾隆御题剔红雕双凤莲花盏托”以3314万港元成交,这也是剔红器最高价成交记录。



雕漆艺术品的工艺精细,而且耐磨性很好,抚摸越久,它的色泽越亮。从长远来看,雕漆艺术品的升值空间广阔,投资前景看好,尤其是名家制作的漆雕制品。
对于如何判别雕漆作品的级别,则可以参照明代曹昭在其《格古要论》中的论述:剔红器皿,无新旧,但看朱厚色鲜红润坚重者为好。在收藏时,把握这点极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