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名窑瓷片

 发表于 2014-08-19    阅读 363

宋代名窑瓷片

对历年来杭州城区出土宋代名窑瓷片的几处情况作些粗略的介绍,为历史留真,与同好共鉴。

一、老虎洞窑址。1996年被发现,并很快被业余文物研究爱好者确定为南宋修内司官窑(陈方晓、华雨农《南宋修内司官窑初论》,《中国文物报》1997年1月12日第3版)。这一发现是中国陶瓷史研究的重大突破,极大地推动了相关问题的深入研究。

二、杭州卷烟厂。在1997年的地下车库基建工程中,出土了一批官窑类型的乳浊釉青瓷和一些支钉窑具。这批瓷片和窑具,经过比对研究,大多数被确定为老虎洞修内司官窑的产品。由于这一地点同老虎洞窑址相距不远,彼此间处于万松岭山上山下的位置,中间有山路和溪流相连,因此有学者认为这批瓷片和窑具当为前者的窑业废弃物,被人工或自然的力量湮埋在此。

对照南宋《咸淳临安志》所附《京城图》可以发现,这一地点与当时的阁子库和内司房的位置大致相合。由于这批遗物中的窑具只是一些支烧窑具,并没有匣钵之类,因此这一地点也有可能是储藏修内司官窑最新产品的一处仓库。至于支钉窑具的出现,可能是刚出窑时部分尚与器物粘连,到这里后再进行剥离的缘故。

三、凤山门。也称凤山水门,或又称为六部桥,这一地点距离杭州卷烟厂也不远,在其南侧百米左右,六部桥则是南宋京城故称,沿用至今。这一地点瓷片的出土,是因为1999年至2001年在这里修建贯通南北的中河高架,因此在那段时间陆续有瓷片出现。事后曾去现场踏勘,惜已被钢筋混凝土覆盖,具体地点在今万松岭路与中河高架的十字交叉点上。而集中出土的时间是1999年至2000年之间的春节期间,民间考古爱好者利用春节工地放假的间隙,进行了全面认真的“考古发掘”。

瓷片出现在50平方米左右的水平地面上,下面是精致的方砖铺地,方砖之下便是生土层。在堆积中有明显的木炭、火烧土遗存,给人以大劫之后狼藉满地的感觉。这里以出土精美的高丽瓷为主,汝窑次之,官窑最少。器物有梅瓶、盏托、套盒和小瓶等,均属高档的陈设生活用具,碗盘类日常器具几乎不见。

高丽瓷主要有挺秀端庄的梅瓶和形制精雅的盏托,釉色青翠,素面较少,盛行繁缛的刻划花装饰。以梅瓶为例,往往在肩腹部开四个菱形锦地开光,开光内再刻划四爪龙纹,而在开光之间饰以缠枝花卉。

汝窑也有梅瓶、盏托,而圆形套盒有5个之多,其中两件之外底有“奉华”两字楷书铭文,为烧成后砣轮镌刻的。

官窑可确定者为规格小巧的瓶子,其胎釉品质与南宋修内司官窑和郊坛下官窑遗址出土者有别,可能是北宋官窑的产品。

这批名窑瓷片质量均极其精美。据当事者告知,梅瓶等器物碎片散落一地,显系瞬间破损后埋藏的,今天采集后竟能大致粘合完整。这是高丽瓷和汝官瓷在杭州的一次重要发现,曾引起了个别学者的关注。对照南宋《京城图》,这一地点与当时的内司东库位置基本吻合。而据《咸淳临安志》载明,内司东库与另外西南北三库、八作司、教乐场及青器窑地位并列,均属御前内辖司管理,而且注明御前内辖司“在东华门外东库内”,八作司“在内辖司东库内”。因此大家的意见也基本一致,认为这批高丽瓷应该是高丽国进贡给赵宋王朝的贡品,而汝瓷和官瓷则是北宋王朝旧物,它们被南宋王朝视为珍品而独辟一室存放在内司东库。

四、密渡桥路。在今天杭州市中心白马公寓一带,隔运河与西湖文化广场相望。这一地点已超出南宋《京城图》的范围,但却是当时出入京城的交通要津运河码头。这一片地方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是房地产开发的热土,因此不断有各个时代、不同窑口的精美瓷片出土。既有浙江本土的越窑、龙泉窑,也有宋元之际其他名窑的产品。但需要明确的是,这里没有出官窑产品。

以南宋龙泉窑为例,器物种类丰富多样,个别器物是我们在龙泉窑址的调查和发掘中迄今没有发现过的。至于胎釉品质和刻划花之刚柔相济也是较窑址现场采集的瓷片要精美得多。总之,我们有一个明显的感觉,这些宋代名窑瓷片的质量要明显上一个档次。当然稍加推敲,原因也很简单,当年遗存在窑址现场的残件碎片在刚出窑时便是夭折件和残次品,而能够不远千里来到南宋首都的自然是其中的精英和佼佼者。明陆容《菽园杂记》说得对:“然上等价高,皆转货它处,县官未尝见也。”这些事实提醒我们,要全面深入地认识一代名窑的风采,光凭窑址的考古实践是远远不够的。

五、东南化工厂。这里的瓷片是在2009年底至2010年初这段时间出土的,属于近年杭州宋代名窑瓷片的一次大发现,一时在民间收藏圈掀起了一股人人竞说东南化工厂的热潮。

东南化工厂的位置在今江城路与上仓桥路的交叉处,这里离上文提到的杭州卷烟厂和凤山门均不远。对照南宋《京城图》,这一瓷片集中出土地点与当时的都亭驿和从官宅位置最为接近。出土的原因是,按照城市发展规划,东南化工厂要搬离中心市区,腾出后的空地用于商品房开发。正是商品房的建筑又为人们解密那个朝代的一些重要信息提供了十分难得的出土瓷片,成为珍贵的文物资料。现在这方地面上已没有东南化工厂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现代气派的商品房。

经过反复的采访和核实,现将东南化工厂的这批瓷片的基本情况和学术价值介绍如下。它们以越窑系青瓷和定窑系白瓷为主,建窑黑瓷和高丽青瓷也有一定比例,几乎没有官窑青瓷和龙泉窑青瓷。这批瓷片的出土地点相对集中,所处地层也基本一致,可以认定为在同一时间段被废弃的。器物种类以日常生活所需的碗、盘、盏、瓶为主。它们的最大学术亮点是部分器底刻有“御厨”、“后苑”、“殿”、“坤”、“慈宁殿”、“尚药局”、“贵妃”等楷书铭款。这种刻款有烧成前刻下的,如“御厨”、“慈宁殿”、“尚药局”等,称为釉下刻款;更多的是烧成后用砣轮再刻在盘、碗的底部。不论是越窑、定窑还是高丽瓷,均有这样的刻铭。而建窑产品则没有这种刻款,但在个别盏底有墨书文字,惜模糊难辨认。建窑以茶盏为主,也有规格小巧的瓶类,黑釉乌黑发亮,其中有一件变天目茶盏残件,极为精美,令人叹为观止。

还有一个学术亮点是,个别定窑器物上的髹漆装饰,有红漆、黑漆两种,往往装饰在器物的口沿和外壁,内壁是透明的白釉下线条流畅的刻划花,而外壁素胎无釉,髹饰一层丰厚的朱黑漆,虽历经沧桑巨变,竞瓷漆一体少有分离。这些发现丰富了我们对宋代瓷器烧成后再加工的认识,除了金扣银扣,还有砣轮刻铭和髹漆工艺。

这批瓷器的时代当属南宋初期。因为其中的越窑系青瓷,经过比对研究,可以肯定是今慈溪古银锭湖低岭头、寺龙口、开刀山等南宋初期窑场的产品。低岭头这几处窑场在南宋初期仍在生产精美的青瓷,既有类官型的乳浊釉青瓷,也有传统型的越窑系青瓷。早在上世纪80年代已被学者考古调查证实(张翔《南宋余姚窑窑址的发现记低岭头类型古窑址调查》,中国古陶瓷研究会1986年西安年会论文)。后来经过多位学者的深入研究,这里被学术界确认为史籍记载的(南宋文献《中兴礼书》和《宋会要辑稿》)在绍兴四年为南宋宫廷生产用瓷的地方。

这些碗盘类残件,不论是越窑青瓷还是定窑白瓷,它们的造型和刻划花装饰风格均十分类似,如底部圈足宽矮,足端满釉,而腹壁往往有折腰的处理,外壁素雅,而内壁装饰遒劲流畅的刻划花。这些与越窑青瓷形制和时代特征均相同的定窑白瓷,按传统的观点,其产地当在北方,而在南宋绍兴初年,宋金对峙,南北阻隔,它们能大量进入南宋宫廷并按不同的分配方案刻上相应的铭文,它们确凿的产地在哪里?生产性质又属哪一种类型?这无疑是一个新的课题。

六、建兰中学瓷片。这些瓷片出土于2010年底至2011年初,也就是兔年春节期间。这是最近的一次重要发现,其学术价值更是不可低估,坊间口碑也很明确。当时建兰中学正在进行配套的体育场馆建设,春节期间基建停工,门卫保安相对薄弱,从事古瓷片搜集买卖的一线人士便利用这一间隙获取了大量有重要价值的瓷片,又一次在民间古瓷收藏爱好者中引起轰动。

建兰中学与著名的胡雪岩故居隔一条元宝街,呈西北与东南相望之布局,集中出土瓷片的地点紧挨着元宝街。其左右两侧是两条古意盎然的小巷,分别是牛羊司巷和金钗袋巷。再对照南宋《咸淳临安志》中的《京城图》,这一地点对应南宋时期的雄武营、榷货务、杂买务和都茶场,并隔望仙桥与德寿宫相望。

建兰中学出土瓷片以官窑瓷片和高丽瓷片为主,也有少量属于南宋早期的定窑、越窑和龙泉窑瓷片。这些瓷片残损情况相对较好,大部分有天有地,可修复率较高,基本上可明确其造型和种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