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洪流:广州再造永乐宫

 发表于 2014-09-11    阅读 451

曾小桦站在她父亲壁画作品前,展览馆几条简陋的白电棒灯管裸露在天花板上,展厅没空调,也最基本的射灯都没有,没专业的抽湿机,一个长玻璃柜里一个小抽湿机……
9月11日上午9.30由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美协壁画艺委会共同主办,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国画学院承办的“广州美术学院壁画教学二十年——壁画艺术与教育研讨会暨曾洪流艺术回顾展”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本次“艺术教学与实践结合”的艺术大展,是首届全国壁画教学研究的大型学术展览,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共三层同时展示了曾洪流艺术作品,也体现一次规格较高的艺术展览活动的盛事。
展览期间主办单位组织策划了一系列艺术互动的教研活动,包括有三部分组成的活动,及美术馆三层分别展示了曾洪流艺术作品。
曾洪流:广州再造永乐宫
遗憾没缘亲自采访到曾洪流老师,站在他作品面前,被之震撼,不知所措。
错觉中,觉得已到永乐宫,我们广州也有永乐宫。
原来广州也有那么好的宝贝。可惜它深藏“闺房”而不露,我采访它时,它们孤寂地藏在番禺一座没开门的展览馆里。
这条题今年初就开始采访了,但一直觉得没什么由头而不写,直到现在,曾洪流的壁画展本月11日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这令人振奋。这些宝贝就似再生一样见人……

临摹永乐宫壁画白虎星君局部

临摹永乐宫壁画局部

临摹永乐宫壁画金木水火土星、月孛、紫无罗喉什部等局部

临摹永乐宫壁画局部

曾洪流当年临摹永乐宫壁画留影(资料图)

曾洪流2000创作《大闹天宫》大型壁画时留影(资料图)

讲讲这些宝贝的身世。

2.化龙镇楠山画居现状
大门旁就是一个小作坊,一根乌黑的烟囱冒着黑烟,豆腐的味道弥漫着,在展厅都可嗅得到。
这里就藏有曾洪流所有作品。
盛名之下,曾洪流没有陶醉。带着征战中采拮到的中华民族璀璨艺术的瑰宝,1989年曾洪流携家眷到番禺化龙当时还是一个小村庄创立了“木之韵”工作室。远离都市的尘嚣,他带着本科生、研究生,一边教学,一边进行艺术创作。抛开物质世界与各种诱惑的束缚,更为自然任性地在艺术海洋中表达自己的情感。
2009年,在“木之韵”工作室地方由化龙镇政府斥资为曾洪流而建的楠山画居正式开馆,它占地3500平方米,室内建筑面积达3000多平方米,收藏了曾洪流大部分心血之作,包括书法木雕、浮雕、国画、壁画等,成为从事艺术创作、展出和培养青少年艺术人才的一个重要平台。
楠山画居成为了曾洪流晚年主要工作和创作的地方,陪伴他走过了最后的时光。
“当时,这里都是一片田地,现周围都建满了民房。”曾老女儿曾小桦说。
曾何时,它们成了孤独的宝贝。
一条狗无聊得很,在大门草地上睡也无聊,站也无聊。
曾小桦很心疼,“有人专程而来看门不开,遗憾而走……”
曾几何时,宝贝在默默地“流血”。
曾小桦说,原来家人有钥匙,父亲去世后,政府有关部门把锁都换了……“其实这些作品可捐给政府,但看到这里这样条件,这些作品很快也会坏掉。”
这种担心不是没道理,现在展览馆几条简陋的白电棒灯管裸露在天花板上,展厅没空调,也最基本的射灯都没有,没专业的抽湿机,一个长玻璃柜里一个小抽湿机……
一幅画因绳子老化脱落,也只是简单地用塑料带包住……随便丢放在地板上。
有一年,暴雨让水进来,把几幅画的底部泡在水中……现还有清晰的痕迹……
曾小桦说,自2009年楠山画居陈列室落成后,化龙镇文化部门用心用力管理陈列室的日常运作,由于现有条件和专业基础的缺省,也存在不少的隐患:
1,对艺术家作品的妥善保管及收藏存在着隐患:馆内主要藏品为木雕、纸本重彩国画,藏品在保管过程中,对展厅环境、日常维护都有严格的要求,更需有专业的人才对保管过程中艺术品应对环境变化,比如空气干湿度、温度,虫害等有及时的应对措施。同时,恒湿恒温展览场所的智能化管理、藏品保管室的建立都是必要的,以确保艺术品的妥善保管,尊重艺术家的艺术成果。但,陈列室的现有基础设施和人员配备尚未能达到艺术品保管的要求,存在着隐患;
2,陈列室在现有的硬件条件下,存在着安全隐患:如防盗系统的建立,消防喷淋系统的完善、对自然灾害的应对措施等;
3,资金的不足,是造成以上三点隐患的直接原因,造成管理、维护不力,对外交流的缺省;

曾老儿子蹲在父亲壁画作品下,有一年,暴雨让水进来,把几幅画的底部泡在水中……现还有清晰的痕迹……

一条狗无聊得很,在楠山画居大门草地上睡也无聊,站也无聊……

一幅画因绳子老化脱落,也只是简单地用塑料带包住……随便丢放在地板上……

4,美术馆对政府文化建设的功能没有充分发挥;
……

3.枯木逢春重振雄风
谈起这次展览,曾小桦兴奋地很,她说这是一次高大上的规格。这次展览也证明社会还没忘掉她的父亲。
真的有点枯木逢春的感觉。

曾洪流当年创作木雕时留影(资料图)

曾老女儿曾小桦站在她父亲壁画作品前,展览馆几条简陋的白电棒灯管裸露在天花板上,展厅没空调,也最基本的射灯都没有,没专业的抽湿机,一个长玻璃柜里一个小抽湿机……

除了永乐宫壁画临摹作品47幅,这次也展出曾老木雕创作作品100件,那刀刀斧斧之下,一锤一凿之间,看出曾老当时创造生命的灵感和快感,显示出了他对生活的非凡敏感性、崇尚自然的率真秉性。在曾老抽象造型的作品面前感受到了艺术家洒脱自如的创作风格以及刀法流畅、浑然天成的功力,在众多作品所表现的主题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我国民族的艺术养份对曾洪流的浸润,亦可窥视到曾洪流对传统艺术的融会贯通之后进行再创造的张力。中华沉淀几千年的文化以及古印度的雕刻艺术风格、印第安玛雅文化和彩陶壁画的影响给予了艺术家丰富的艺术创作的素养,宇宙的大同与民族文化的沉淀的撞击开辟了艺术家自成一格的艺术风格。曾洪流以那种海纳百川的胸怀气度,借先人之神韵,树自家之长,在当代木雕艺术界增添了非凡的一笔。
此次学术活动得到了中国美协壁画艺委会、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中国美术学院壁画系等八大美院专业教学单位以及敦煌研究院、龟兹研究院、永乐宫艺术研究所等科研院所的大力支持和协助,本次“艺术教学与实践结合”的艺术大展,是首届全国壁画教学研究的大型学术展览,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共三层同时展示了曾洪流艺术作品,也体现一次规格较高的艺术展览活动的盛事。
值得好好观摩。

4.女儿眼里的父亲
说起父亲,曾小桦很诗意说了,很骄傲,也很自豪:永乐宫壁画临摹工作在父亲的从艺生涯中,有着不同凡响的意义,多年之后,每每提及,总是感慨万千。冰天雪地里的一碗热面汤,大年除夕挥就一幅迎春
她六岁才叫爸爸,“为创作,似乎不在家,就算在家也很严肃。”
但也有不解,同样爱艺术的她,高三毕业却考了三年过不了,“没关系,可以给你考到25岁。”那时父亲也坚决不找关系不开后门。后来,她考上景德镇陶瓷学院。父亲当时来信:从开放城市过去,不要有优越感,要认真学习。
父亲为了他孜孜以求的艺术,他放弃了很多东西,饮早茶,是广州人生活的小点缀。在广州生活了50多年,他们全家却没有去茶楼饮过一次早茶。长期以来,父亲的头发均由妈妈修剪,因为他觉得上街理发太浪费时间。他回避、谢绝了无数的社交应酬,因为他不愿把时间消耗在交际场上。
他对穿着衣服从来不讲究,简单到极点,基本是我们几姊妹为他准备的;我们子女们每次回家,第一时间就会到书房报到,与父亲一同分享音乐、他的创作构思与书籍(他喜欢买书,每年至少用万元)等等;我们每一次交谈、分享都像是一个小小的研讨会;而令他最高兴的莫过于每一个与我们共同度过的假期了。

曾老儿子站在父亲壁画作品的展厅……

父亲属虎,他对事业的探索与追求,尤如猛虎下山一往无前;他像一匹不知疲倦的马,“不用扬鞭自奋蹄”;他又具有牛的韧劲,在艺术的天地里埋头苦干,乐而忘忧。父亲常说,在此岸到彼岸的过程是一种享受。一个人,把奋斗、搏击的过程看作是享受,完全忘却了过中的酸甜苦辣,到了这种境界,他在艺术的征途上已经不可能停步了……
父亲乐于助人,他不仅仅注重自己的艺术创作,还对当地的民间艺人提供了无条件的支持,包括了工作创作的条件和技术的指导。并且,在教学上,他经常无偿的给学生们提供一个良好的学习条件……

曾老遗孀常到展厅看丈夫留下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