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釉是唐秘色之后青瓷审美的顶峰

 发表于 2014-11-09    阅读 406

各位老师就天青釉色系的基准、发展的脉络、窑口间的工艺传承等诸多方面内容进行探讨。
我们录取几位老师的发言内容,供大家继续学习和研讨。
李昊:刚刚阅读了日本森达也先生论述清凉寺汝窑天青釉与耀州窑之传承关系的文章,我想请教赵老师一个问题:汝窑清凉寺窑址区域真有烧造临汝窑风格(类北宋耀州剔刻花工艺)的窑区吗?这是否说明在北宋前期与中期,汝窑一直处于模仿、学习耀州窑的阶段呢?

青青伊川:有,量也很大,主要集中在韩庄到清凉寺二公里区域。这在汝窑考古资料中也提到了。

李昊:赵永川老师—清庐主人,学习了,谢谢您!汝窑的窑址考古资料很难了解到,期盼您的大作上市。说到天青釉,我曾见过几件东晋——隋代时期的越窑器物,皆绝类天青釉,不知尚越老师是否认可?

尙越:从未见过晋唐越窑的天青釉瓷器!但液相分离造成的全器蓝窑变的瓷器有。不仅是晋唐,再早也有。不均匀而已。凡铁发色青瓷,绿、红、黄、蓝、灰、黑等等,因火之艺术,皆有可能产生。关键看有意还是无意。


柴菲:赞同尚越有意之说!有意也就是技术可以实现设想!产品在天青色调的基准上,达到基本一致。从耀州、汝窑、南宋官等几个烧造天青釉青瓷的窑口制作工艺看,天青釉瓷的釉料配方、支烧方法、匣钵选择、窑炉气氛等诸多工艺,有着接近一致的相似性。应该说,当时的匠师在技术层面,已经达到按自己设定的釉质、釉色进行可控性烧制的工艺高度。这也是天青釉青瓷系列受后世推崇的重要因素。

尚越:耀州的天青釉虽似有所闻所见,但总是认识不深也不清。柴兄有空发些典型的上来,让我学习。这个天青釉课题,是个好课题。

宋瓷情缘 :五代与两宋天青釉的学术讨论是一个全新的话题,是人们常用之而又未深究的一个课题,谈论这个话题,本人拙见首先要理清以下几点。一、何谓天青色?大自然天体的颜色是深浅、浓淡变幻的,这种象征意义上的比喻存在颜色上的宽泛性。古代文人视觉上所指的天青色,往往指天空中最美丽的那种自然现象,例如“雨过天晴云破处”,它和现实中的灰青、粉青等是相区别的,我们在评判天青色时,应该对釉色的指向和颜色上的认识,达成一个基本共识。


二、在以上基础上再讨论这种天青色釉形成的机理,它的有意和无意性,即刻意为之和偶尔出现。我们在此讨论的课题是人们主观可控的范畴,如果是无意的巧合,可能在唐以前的青釉中也会出现极少的个案。

三、主观上可控天青色釉的产生,是窑工在长期实践中不断改进中形成的,是青瓷发展史上的巅峰之作。它和釉料、瓷胎的配方、温控、氧化还原的气氛等综合原理密切联系,尤为瓷胎中的金属元素的比例等对釉的影响,以及对釉色产生的反衬作用等。例如我们所看到的所谓天青色釉,其胎的颜色往往呈淡灰或浅灰色。为此,五代与宋青瓷中,各名窑之间虽然存在地域上制瓷原料和传统工艺上的个性差异,但为了达到天青色的主观目的,存在相互间的交流与结合自己个性上,产生许多工艺上的类同性,例如支烧满釉等阶段性的一致性。这里帝王个人的艺术嗜好和社会审美时尚的趋势,以及工艺上的成熟等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柴菲:赞同宋瓷情缘兄的观点。一是天青色系的基准。二是物理与化学形成机理。三是工艺探讨。我认为社会、历史、宗教与审美也是一个值得探索的方向。

感谢诸位老师的精彩解读。期待更多老师,参与天青釉瓷的探讨,不吝赐教。再次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