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梅赏器随笔:慧极情深

 发表于 2014-11-10    阅读 386

是,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但一俟相近,又如何能止得住这千般的柔情,这万般的氤氲。
湖水其间,薄烟笼罩。
南宋影青莲纹印花粉盒;元末明初龙泉窑暗刻花碗;南宋影青瓜棱花口瓶。
真是谦谦君子绝尘相,我偏情钟玉琳琅。
你若美在咫尺,我怎可心在潇湘。
你若似惊鸿爪泥,我怎肯才华无殇。
便是这闲昼帘幕,便是这翠径向晚;便是这一波随动,便是这寒江月霄。
我只将这思绪慢碾,我只将这二分醉影小沉香。
更兼纤手素弦,瘦别天荒。
尽爱这眼中稀辉,尽珍这浮世飞霭。若得游冶之盛,化潋滟晴芳。
以身默许。亲则个,受则个;痴则个,守则个。就平生,弄此风月,声声细细,夜息俱绝。

玫梅
昆明.滇池.如归阁
2014.7.1夜
玫梅,国家一级艺术品鉴定师,清华大学清美艺术品鉴定评估研究会常务理事,云南观妙自得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自得其所>主人,“无位茶道”的创始者及倡导者。